月滿西樓相思稠,稠過酒一籌,飲罷,最是朦朧。
一指禿筆酒作墨,寫不盡,一江風月滿腔愁。
今宵一別後,何處把酒道遭逢?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