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無配對,有也是你的幻覺
真實閉嘴,在這裡謊言最大。 V怪客一片中語到: "小說是用謊言敘述真實。" 我想,這就是小說對我的意象。 故事會自己說下去,而我們所能做的,唯獨忠誠地記錄它。

目前分類:Aerogonie Knight (1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風之子的運氣,果然受到風靈眷顧。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狂嵐
能在平原上找到食物的機會,除了進入城鎮,也只有圍獵一途。由於最近平原並不安寧,好不容易才從強盜、馬賊及旅團三方勢力脫身的卑微旅人,為免多生是非,自然是避開消息傳遞快速的城鎮。而狩獵,對埃若岡尼恩族來說絕無可能。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下定決心是很容易的。待到要執行時,真正的考驗也才開始而已。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4. 去往
Leax與能通人語的諾林馬藍天並肩而行,沿著山腳緩緩向北東前進。
草原秋風呼冽,彷彿呼喚催促著旅人踏上前行之路。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3. 牛奶濃湯
隔天,Leax從尼若恩所帶來的醫生口中得知,原來座狼所造成的傷口損及內臟。雖然為了Shaxfer受傷這點他並不在意,不過想到往後幾天就都要躺在床上度過就有些煩躁。這表示,他必須在這裡呆上一陣子,而且必須跟人類接觸,他的內心霎時被自己的血統與種族陰影所籠罩。
所以當Shaxfer來看他時,他第一句話就是「我想離開」。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2. 兩名傷患
Leax一醒來,只覺得無數把鋸子在抽拉他的腦袋。想抬手按壓發脹的太陽穴,卻一點力氣也沒有。他突然愣住了。
民房?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ug 16 Wed 2006 23:48
  • 座狼

1. 座狼
Leax不待坐騎停止,倉皇翻下馬鞍、撲向大樹。
「Shaxfer!」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6. 開戰時刻
沉雄的號角聲聲撕裂了平原。
秋日的艷陽在無數高聳的槍矛上閃耀,干戈擊響,千蹄濤滾,昂巴斯旅團軍容盛大,彷若示威一般緩緩向南方山脈開進。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翌日,Leax 一大早就跟昂巴斯的成員離開了。Shaxfer百無聊賴地玩著斗篷,研究縫邊花樣。Markthon來到Shaxfer身邊,好心給他帶來一塊麵包。
「早啊!Markthon大哥。睡的好嗎?我可是難得睡了個好覺啊!」
Markthon苦著臉:「不好! 昨晚風這麼大,只有你才睡得著!」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方臉騎士又來到兩人所在的大樹下。
Markthon清清喉嚨道:「黑髮旅人,我們團長想要見你。」
Leax一語不發,頭也不回起身便走。跟在方臉騎士身後來到樹林中心的一快空地。營帳內坐著唯一一名戎裝的中年男子,棕灰長髮蓄著短鬍,將菱角分明的五官修飾地圓滑些,他垂著眼簾,似乎正在沉思,身邊並沒有武器。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天,當Leax幫Shaxfer換藥時,後者很高興地發現腹部的刀創開始結痂。他一得意、便放肆地在Leax肩上大力胡亂拍了起來。
「哈哈哈哈─你爺爺天生神力、體健魄強、運氣無敵一級棒!瞧這會兒傷口不就咻一下自己好了嘛!」Leax神色不動,換藥的手惡意地擦過對方傷處。若只不小心碰到也就算了,偏偏那若有似無的摩擦反而又麻又癢、令Shaxfer抓也不是、不抓也不是。
自作孽的傷患忍不住臉部扭曲、放聲鬼叫:「啊嘶─呼、Le、Leax 您大爺真、真是妙手回、回春,呼嘶─起、起沉疴…那個救、還是復什麼…唉喲普救世人、不求回報、如此高尚人格─」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時間無數猜測想法化成千萬個單字在Shaxfer腦袋中炸開!
Leax注意到對方的失常,將手中黑黑濕濕的東西遞給他,Shaxfer順手接過,原來那是頂用黑麻紮成的假髮。
「就是這樣。」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翌日,Shaxfer醒來時Leax已不在一旁,但他那陳舊但乾淨的斗篷現正蓋在自己身上。轉頭一看,在他手邊有幾粒Leax 留下來的果子。老實說,對方小小的體貼舉動雖然令Shaxfer有些受寵若驚,卻又感到有些不安。畢竟哪個正常人會對在這荒原遇到的陌生人這麼好?尤其抓到馬賊,哪個人不是將之五花大綁提去領賞,更別提在那之前往往還有一頓飽拳等著伺候。
Shaxfer對於灰暗的前途越想越害怕,不知不覺用斗篷把自己蒙頭蓋臉地包起來。
「Shaxfer,你不餓嗎?」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入了秋草黃了平原,只聞風聲列列。
不如眼前的平靜,這草原前幾天發生了一場激烈的戰鬥。一批馬賊與強盜集團在此狹路相逢,為了爭奪對方劫掠來的財富而彼此廝殺,然馬賊敵不過強盜凶狠,節節敗退,終於仗著好馬撤走。
Shaxfer躺在地上,創口使他發燒暈迷。他因為重傷落馬,幸虧摔在土坑裡,要不然早就被強盜了結,但也因此急著撤走的同伴沒有發現Shaxfer脫隊了。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
在淒島之戰發生前,Aerogonien內發生了一見罕為人知的大事。
長久在大陸飄流的Ceoqulio,知悉艾爾若札王爭戰他國的企圖,便偽裝成人類,屢次暗中阻撓。艾爾若札王發現有異,即派遣最得力、親信的助手赴前線調查。雙方不斷鬥智周旋,卻在不知對方真面目下結識深交。首次,Aerogonien與人類有了更深入的來往。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淒島的龍族
淒島是這個世上最稀有民族的棲地,長年嵐霧環繞,罕有外人能一窺外貌。據位於大陸北方港都冰城最富航海經驗的水手間流傳,先輩們一次遠航夜歸時遭逢暴風狂雨的掠襲,就當眾人幾乎放棄求生意念之際,眼前隱約現出一塊陸地,船員們捉住微薄希望通力合作將船駛進,萬幸平安度過危機。在曙光照耀下,赫然發現眼前竟是渾然天成、從未見過的港灣!船員們雖然驚奇,但基於對這如同神蹟般庇護的敬意,不敢妄加滋擾,只是修補船隻時在港灣邊略加探看,隨即心懷感激地歸航冰城,這才發現該島竟位於冰河出海口,埃羅尼爾灣(Aeronear Bay)的西方,與家鄉竟是如此的近。埃羅尼爾灣沿岸的居民在此之前始終不知道該島的存在,因為這個傳說,促使許多人投入冒險之列,尋找那座日光閃耀下依舊煙嵐裊繞的神秘島嶼,多年後的偶然,才有人類登上島嶼,並見到了島上的住民,龍族Aerogonien。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