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魯斯有十足的把握相信今天一整日的行程皆與食物無緣絕對是身為管家最為心酸血淚的偉大報復。


  布魯斯以極具挑釁偉恩家規意味的坐相攤在高譚最具有學術氣息的大學講堂最前排的特等席列,十分難得地忽略自動摺疊座椅膨散著的霉味與足以透過西裝布料扎著他肌膚的毛鬚,亦十分自動地忽略掉遠方台上美女學者關於瀕臨絕種動物兼具學術性與熱血熾情演講,直接將思緒跳脫到評估投影片放映出的所有物種的可食性與營養價值上。

  當他今早終於在七點五十五分因為飢餓與對於危機的預感本能而驚醒時,他在餐廳所能拜謁的,決非美味、經過巧手精心烹調的餐點,而是成群列隊的食材以其最初始的樣貌冷冰冰地迎接他。

  可議的一點是,堪堪在遲到邊緣才驚醒過來的預感決不能夠定性為本能,更該說是猶如死屍一般鈍然無感,布魯斯無奈地想。
 
  沒一會兒,阿福如同鬼魅的行蹤恰巧出現,顯然看透肚皮底下空無一物而當下腦袋更是如此的少爺那一點兒心思,針對那只會出現在流理臺或花籃裏而非白磁碗盤琉璃缽餐具內的生鮮食材──或者根本就是針對呈現明顯放空狀態的布魯斯發表簡短說明。

  「早上好,布魯斯少爺,我相信您在享受夜生活這麼久之後,也許應該想要回味一下早晨那充滿著希望與各種可能性的美好。」

  布魯斯當下的反應是,他的管家正操弄著他所知悉熟稔的多種語言以外的任何一種。

  阿福當然也料到此刻少爺的神智正受到血糖濃度過低的擺佈。他特意放緩聲調與節奏,配合布魯斯將動作放大、嘴型放慢,好似面對挾持人質且情緒激動的歹徒繳械一般,將一套精美的不鏽鋼刀具擺上檯面。

  「鑒於您七年的專業訓練,自行料理應該難不倒您。」

  布魯斯認為他沒有承認──其實他只知道怎麼用一把生鏽的小刀替倒楣栽到他角邊的野兔、冬眠未醒的蛇開膛剖肚串在樹枝上烤到熟、並很肯定他在撕咬著血肉的同時,他的飢餓總能恰如其分地令他的大腦專注在飽足感這等務實面的訊息而忽略掉脣齒之間所感受到的那與美味之間的差異,而不是站在流理臺前操使那套象徵著人類器物文明的廚具,折磨他顯然分配到其他方面的天份──然後倨傲地撇下一句「我要遲到了載我出門」,是他一整天下來對於捍衛他越來越微薄的尊嚴最為清醒的表現。

  不過,顯然的,尊嚴不能當飯吃。布魯斯不無後悔地想著。尤其是當你晚上還要忙著打擊犯罪時,飢餓就成了所有邪惡的淵藪。

  可悲啊──人類終究擺脫不了屈服在馬斯洛的五階(註)之下的命運,在暖飽的渴望下毫無尊嚴地望著遙遠而漠然觀望的文明與靈性,醜陋地為著飢餓的肚皮吶喊嘶吼甚至廝殺。

  因為思念早餐而嚴重走神甚至開始哲學性論思的布魯斯被美女學者點名上台發表感言時,多花了好幾秒的時間才省悟過來。這幾秒的時間已經足夠小丑像作蝴蝶標本一樣將你用小刀永遠釘在地上──布魯斯邊冒著冷汗警醒自己邊以優雅的姿態緩慢站起身掩飾自己的失態。

  他一派從容優雅地走上臺,用這短短的路程將思緒整頓,在麥克風面前他已然是那個風流倜黨的花花公子。

  對於瀕臨絕種的動物,一個花花公子還能說點什麼?  

  「雖然牠們看起來很好吃、實際上也很美味──」,當他瞥見身旁美女學者明顯發青的臉色時真心話已然出口──不、當然不是這個!他絕望地想著,好奇心或許可以真的殺死貓,但真心話絕對可以殺死任何一個男人!布魯斯內臟彷彿被塞灌了無數冰塊,無奈騎虎難下,他只得儘可能控制自己的舌頭與咽喉將那個顯然可以證實他失智發言的「呃」音混著飢餓吞回腹裡。站上檯,他終於發現參與的好歹也是有記者、有攝影機及時連線的國際性會議!

  該死這下精采了──他彷彿可以預見坐在廚房電視機前面的阿福因為布魯斯失當的言行而不小心捏碎一顆帶殼的核桃

  「──或許真的也很美味──不過,他們在學術上的價值更高──與其讓一個生命在我們的脣齒之間流逝,讓一個物種在顯然並非為了溫飽、為了延續生命的餐宴享樂間滅絕,為何不讓他們在美麗的草原上奔騰、在孤高冷峭的懸崖上點綴、讓我們的子孫代代都能夠驚嘆造物主的神奇與生命的堅忍不拔,從而獲得面對各種困難的勇氣?」

  布魯斯情急之下用蝙蝠俠的邏輯與冷靜將話說完,心虛地捏著兩手的冷汗讓滿堂彩聲淹沒自己。他知道他成功破除布魯斯偉恩關於智商方面不名譽的傳言,同時那個美女學者正用其泛著淚光的漂亮眼眸看著他,激動地鼓掌。

  他獲得了邀約一頓飯的機會。


  老天、那是一頓飯耶!







  然後,心中還不時澎湃著對於美食無數幻想泡泡的布魯斯昏頭昏腦地隨著美女學者走上街道,看到餐廳招牌時,他忽然覺得他眼前似乎產生了小丑著女裝在他面前搔首弄姿的恐怖幻象。

  「聽過您發自肺腑的精采演說,我相信您一定也會贊成生機飲食才是這個地球的救星。」

  
  聰明如布魯斯,一時卻也想不出任何文明的話語去反駁方才憑蝙蝠俠的智慧所發表的言論。

  在這個飢餓的當口其實他也不太在意待會能夠塞進嘴裡的是什麼東西,反正只要能夠填飽肚子都好。真的。事實上,這個世界上好歹也有個相當比例的人口是素食主義者,他們不都是活的好好的?

  平心而論,撇開小丑臉上的那道疤,他穿女裝其實也還不至於太難看──至少就那個人的邏輯而言這樣的行為舉止實在不算出人意表──接受了這個事實之後,布魯斯的良心為小丑平反著,一邊以碩果僅存的最後一點清醒神志作出取高效率而捨卻味覺享受的抉擇,為自己點了一杯光聽名字就可以想像到實物的濃稠五榖精力湯。

  學者自然是博學多聞的。捍衛物種生存權的美女學者在布魯斯偉恩破除花花公子愚蠢假象的那番演講之後,更是卸下心防滔滔不絕地與他分享在世界各地為了動物奔波、無私奉獻的學者們默默的努力。

  布魯斯優雅地啜著杯中的飲料,微笑聽著。


  因為他知道對方絕對猜不到他的微笑是因為他發現對街有個流動攤販在賣甜甜圈與潛艇堡。 


 
  潛艇堡才是高譚真正的救星!

  他可以聽見體內的蝙蝠俠激動地狺吼。

  天知道他是用了多少定力才能夠將他的屁股牢牢粘在廉價塑膠椅上,而不是奔去用瀕臨強盜的速度劫越任何一個夾著熱騰騰肉片的潛艇堡!

  對,就是因為天知道,所以他繼續在內心詛咒致令他得如此顧忌的偉恩之名邊阻止自己那股想要甩下簽妥發票人姓名的空白支票換一個走人機會的衝動,確保他的言行能夠符合阿福嘔心瀝血的教導──或者將任何可能招致阿福言行譴責追緝的愚行的可能性消滅成無。




註:此指馬斯洛的需求階層理論,馬斯洛將人的需求分成五個層次,由生理需求開始,由低至高依序是安全、社會、自尊與自我實現。人們的需求會在低階層的獲得滿足之後,逐級上爬。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enasi 的頭像
menasi

日光小巷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