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因為種種不值得一提的原因把龍族騎士的紙本拿書來看。
故事的情節因為時間經過而陌生,但看著文字的同時,當初打下這些字句背後的光景都回來了。

再次證明我這個人的記日子的方式不是一般的弔詭。
更顯然我是個好用外部記憶體的人。(←Ghost in Shell重度中毒者)

看著那從頭到尾都十分亂來的敘述方式,覺得青春真好。
會要重新統整,也有許多細節因為設定變動需要修改。但我還是會覺得很不可思議,當初怎麼能夠再這麼短的時間內飆出這麼多東西來,就只因為一句話,一個人。

成就了一個舉足輕重的角色,顛覆了歷時多年的基礎設定與世界觀。今天再次挖掘出來這個故事,也是同一原因。

寫這個故事,基本上就代表了我的思念了。
同樣是個不值一提的小事。


說到思念,就讓我想到魍魎之匣。
從這想到那詭譎陰森的小說,也是一個莫名詭異的妙點XD
說是,該書中談論到私小說,京極堂將關口與久保兩個以同樣源頭寫作的作者稍作比較,而分析了一下私小說這種東西的性質與定義,提出一番論述。

小說這種東西本來就是以作者的經驗紡織而成,價值觀的構築、理念的闡述,只是裡面獨特、私密的個人經驗、感受成分多寡、原始呈現或改造的程度、文字表現力以及讀者的解讀,撞擊出了千百種變化。

因此寫手之間常常會以「作品公開出來之後,讀者的解讀就不是我們所能控制的事情了」這句話相互安勉。

雖然我們常常會以外表來粗略判斷一個人的某些特質,也多半有些可以經驗驗證的根據,築文者也可藉觀文而知其人。
但個人認為,要藉由小說這種東西來了解作者時,反而不是從字句裡推敲,而是整部小說之後深幽處,才能驚鴻一瞥,窺見一縷模糊的身影。

說這些拉裡拉雜,簡單講還不就是,很困難?

不過,我想這是一個讀者適合放在心底,當作與作者之間的一點小秘密。當然,有時候會是幾個同好私底下交流的竊竊私語。

一種很私密的事情。


變成了一種,作者會好奇,但多半也會懼怕的東西吧?
像是一則切身的預言一般,如果是好,姑且聽之信之,但總難保聽到令人畏懼的未來。
一個本來是要幫助我們破除對未知的恐懼的東西,後來也成了一種咒。


雖然話題扯遠了,不過我依舊還是得提一下,個人還挺喜歡京極大師藉由京極堂之口論那些被我們以民俗學輕易歸類了事的那些神秘領域。經此,我覺得不論是哪種信仰、理論,如果不能夠透徹地客觀地站在多種角度去觀察、進出、重新理解,縱使是理性嚴苛的科學,到頭來也會因為個人的堅持與盲點,變成迷信,使我們看不清事務的一個咒。

理解這些學問是一回事。

理解人又更困難了。
不過,要了解凱薩,其實不需要成為凱薩。

人心理的變化,總是能夠比那些推陳出新的學問快上太多。
身邊的人事物在改變,我也在改變。

意識到這點,莫名地安心起來。

因為你們,我的朋友,讓我發現儘管都會變動,但總有些依舊維持而散發令人安心的陳舊氣味的存在。
在名為友情的心匣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enasi 的頭像
menasi

日光小巷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