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維噗 警告:真的,惡搞有!高譚最受歡迎的檢察官哈維丹特形象破滅,不正當詩意形容有]

剛自國外回來的吉爾達一踏入家門便迫不急待地深吸口氣,期望熟悉的氣味能夠安撫她出差兩週奔波勞碌的心,然而這不到200ml的空氣抽樣品質卻讓她渾身打了個冷戰,瞬間自好不容易返家的溫暖欣喜與安全感中驚醒,而不祥的回憶立刻自記憶深處勾起,佔據心頭。

吉爾達在客廳扔下所有的行李包袱,前往廚房短短幾步路途踏得如履薄冰。好不容易駐足於碗櫥前,她預先做好諾曼第登陸次日清點傷員的心理準備,痛下決心砰然打開櫃門。


婚前吉爾達便親身證實有哈維存在的空間裡,鍋碗瓢盆必將以正當理由不正常快速耗損的定理,但這依然不減再次目睹眼前不堪的局面的膽顫心驚──尤其當她發現他們倆結結婚時布魯斯送的那一套市面上絕無僅有的骨董維吉伍德下午茶套件於此刻被她下意識地用碩果僅存來形容時不禁眼前一黑。

吉爾達用力攫握櫃門把手好撐住自己──而她不愧是白騎士深愛的人,基於對丈夫的愛,吉爾達憑藉著自己的雙足重新站起,將緊閉的雙眼睜開,重新邁開腳步。

距離流理臺三公尺之遙她卻彷彿有種穿越時空置身二戰末被彈火蹂躪摧殘的土地──她已經認不出來買下這房子時精挑細選甚至不惜動用數成積蓄打造的德國系統廚具當初的面貌與原先的黑色。轉頭,吉爾達在佈滿不明焦黑黏稠物質的水槽中發現早先她半開玩笑買給她丈夫的不鏽鋼碗裹上渾身的碳元素,像個戰爭受難者紀念碑一般徒然地矗立在殘骸之中以無言斥責人性之惡。

吉爾達心想,今年預定送給哈維的聖誕節禮物──胸前綴有白底黑色數字的灰色、仿受監護人制服的套裝來搭配他專用的那套餐具的計畫顯然趕不上變化。

就在她掙扎於是否試圖去辨識那團猶如凝固龐貝城人民生命中最驚恐、最終的那一剎那的火山泥的不明物體成分時,吉爾達的目光被一旁突出垃圾桶的異形攫獲。


那猶如自地心探出、吸取一切希望與光明的闐暗──吉爾達為自己忍不住利用詩意逃離現實的一時脆弱冷顫,她下意識地搓揉雙臂,告訴自己經歷過眼下這關將再也沒有什麼東西能夠使她感到意外驚嚇。

當她極盡所能用三根手指頭將那如同地獄惡鬼探向人間的手臂舉起來時,發現那只不過是隻燒穿了的平底鍋。






燒穿了的不鏽鋼平底鍋──?













吉爾達在心裡將那張Harv’s gift list用紅色奇異筆用力槓掉將表頭狠狠塗銷,並發誓既然她對哈維的良性道德勸說在檢察官眼裡如同貼在犯罪現場的封鎖線那般薄弱,那麼將沒有任何事物、理由可以阻止她挪用今年度、甚至下年度所有的禮物預算來頂替慘烈犧牲的那件印有「好丈夫就是常常下廚」字樣哈維自買自用廚房圍裙,好實現吉爾達心中最新成立的Harv’s Urgent Need Top One──一套足以媲美紅龍裡漢尼拔醫師穿的防護衣

後記:
靈感來自於從過年期間便不斷地以正當理由不正常消耗家中陳年碗盤以及試圖不顧一切將所有鍋具鍍上黑色、用微波爐烘烤洋芋片卻誤將整個內容物回歸有機物原始定義與大宗連帶將整個碗啪啦一聲變成笑杯的我的親身經歷改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enasi 的頭像
menasi

日光小巷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