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殺的什麼「既然如此」既然什麼如此!布魯斯你大學之所以肄業就是因為你終於發現你的邏輯崩壞嘛──然而這段腹誹還沒來得及脫口,轉眼兩人已經站在禮堂內神父前,那個布魯斯之前被管家培尼沃斯先生喻為消失的地平線般的身材,此際套上正裝之後益發顯得寬肩窄腰線條筆挺有稜有角有弧度,讓當初為了吉爾達在婚禮之前整整一個禮拜開水當晚餐的哈維恨不得狠狠地連皮帶肉擰住對方腰部360度轉一圈再360度反向扭回來。

停!現在的重點不在於腰!


哈維此刻彷彿打了鋼筋灌了水泥的頸部好半天才讓他用力拽彎,俯視那一整片猶如鑲滿高危險重度躁鬱症患者隔離病房的一襲白色衣裙。

這不是真的。


這不是真的──




如果他是個男的還帶著那麼他對於穿低胸爆乳露背到溝的禮服站在他的死黨旁邊這點幽默還有有的,但如果要他挺著這兩團該死的外星阿米巴寄生生物、這、這真的太超過了──
更別提站在這隨便扔把花生米都可以打到一堆人腦袋的大禮堂當中,他實在沒有勇氣派任何一隻手下去確認小哈維到底有沒有站在他這邊。



然而就在哈維盯著胸前那兩團當著大禮堂所有人的面露出彷彿自己剛被宣布得了痲瘋般的扭曲神情,而那邊用沙啞嗓音壓低音量說著「親愛的你真美」邊往自己遞來的手不是身處在十八層地獄水深火熱之中佛祖自西方極樂世界降下來超度你的蜘蛛索;而是當你好不容易從地獄爬回人間卻因為道路暨下水道施工不良讓你一腳踩空又摔回最深處般的絕望。

哈維踟躕著到底要將一旁花童捧在絲絨軟墊上的對戒一把奪過來塞進神職人員的嘴裡還是掐在手裡揮向他打從被告白以來就被他右鉤拳準心鎖定的那個天殺的下巴。





然而,遺憾的是打從哈維•丹特睜眼以來,事情就沒有一件順利如意的。





因此哈維只能眼睜睜看著那從學生時代看到大的臉部一點一點攻占他的視野然後那灼燙的大手緊緊摀上他自雙足站立就不曾這麼裸露在外(泳裝除外,泳裝並不如此引人遐想)的下腰處──
哈維決定臨時更改計畫,雙手往他氣管一錯掐給他死會更乾淨俐落然而就在此時他真無法想像有哪個人類可以將摟腰這個動作執行地這麼情色喔…那該死的小指若有似無地輕點撫觸──

我、我、我的老天爺啊!!!
哈維只覺的全身上下、打從娘胎出生至老死嗝屁所有雞皮疙瘩可以冒出來的可用分量在此際瞬間告盡。
就在哈維於內心滾下恥辱的淚水同時神父的講詞已經來到新人互相發誓的局面。因故錯過異議的哈維慘痛地體誤到他之前視為好友的人類剛才的動作根本是多麼陰險無恥卑鄙下流骯髒龌齰。


「親愛的,能夠見到你這麼歡喜,我真的──真的──」那緊貼著他卻要仰角才能看到的英俊臉龐感動而哽咽──顯然是因為他不知道身旁默認承諾他生死不棄病老不惘的新婚妻子已經在內心無數遍策動虐殺親夫的冷血陰謀。


「禮成──新郎,你現在可以親吻你的新娘了。」

看著那放大的臉龐與一生多磨難得染上溫煦笑意的嘴唇哈維決定將暗殺名單擴大到偉恩全家──鑑於偉恩夫婦──願他們安息──已經亡故的事實他決定親身前往冥界將兩人逮回來再送回去一次。


看著距離他臉部十五公分距離那含著笑意形狀完美微啟的性感粉色嘴唇喔他改變主意了,他要用前面的燭台把自己送回老家!



我有異議!」


哈維立刻一掌根將布魯斯自下顎打掀,讓後者差點在自己的大喜之日咬舌自盡,感激地看像向那使布魯斯狼吻猶如梅杜莎的凝目般石化的恩人,他的天命真女──

吉爾達──

「哈薇是我的!」



對我當然是你的可是親愛的你怎麼變成男的了啊啊啊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enasi 的頭像
menasi

日光小巷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