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有麻煩了!」

那個黑髮女孩吼叫著以失速火車頭之姿衝進來,就差那麼一公分險險摔翻進他的病床裡。

「去呼叫休士頓。」
布魯斯懶洋洋地仰在床上,被輸液管心電圖血壓夾綁架脅持,使他電視劇看得一點兒也不起勁更不願分神賞她一瞥。

「我是說真的!現在這樣子我要怎麼去上班!」
「請假。親愛的--我們人類有一種科技叫作電話--」

「我打啦、但沒有人相信我是克拉克!」

你真的打了--!」布魯斯嚇得手貼心口。

克拉克用力握拳硬是將羞惱咬在牙根裡。


「噢天哪真的是非常抱歉,我忘了你依然、還是、不能說謊。」該死的那雙藍眼睛還真誠到泛著水光。

不待超人發作,布魯斯打個噤聲手勢,接著單手飛快地操作面板,將電視劇切換為音頻播放模式,調高音量之後撥號。電話接通時整個病房內人聲嘈雜。

「請問您是克拉克肯特的親人嗎?」玩世不恭絲毫不見蹤跡,急促卻權威、完全陌生的腔調,「這裡是郡立醫院,克拉克肯特發生車禍,我應該跟您聯繫嗎?
「是的,我們在肯薩斯州;他的意識清醒,但大腿骨折,內臟是否受損還要長時間觀察。
「是這個號碼嗎?好的,我會跟他的家人聯繫,謝謝您。」

嘟。


克拉克站在那裡,半天找不到自己的下巴,直到他發現牆面上那黑底螢幕緩緩跑過的大字顯示為「急診室的春天背景音擷取檔.MP4」才反應過來。

「你不能這麼做!這是詐欺!」
「好,那你就這樣回去,我會幫你找件白色蛋糕裙禮服塞進去打個蝴蝶結讓路瑟開著長禮車捧著大把紅玫瑰迎接你。我相信他會替你準備紅地毯,而且我賭上所有身家你下半輩子絕對不用工作。」

我不要--!」克拉克.肯特.極可能路瑟用力扯住頭毛大叫。

「那我說的話你要不要聽?」

那隻黑色長毛大狗用力點頭。

「每一句話、每一個字,完全照辦不讓我說第二遍?」

頭點得幾乎出現殘影。

「成交。」

等一下,克拉克怎麼覺得床上那傢伙燦笑得那麼陰險狡詐?



「五分鐘後會議室集合。」

「你還不能下床!」克拉克終於想起他手中握有潘泥渥斯先生賦予的生殺不、監護大權,腰桿瞬間挺個筆直。

「親愛的克拉克.肯特,你現在是打算讓我再說一次?嗯?」

布魯斯看著那個衝出去的人影在高速過彎時不幸踩到過長的褲管來個結結實實的五體投地,心裡忍不住翻白眼,自己只是拿來看看電視劇殺殺時間而已,那傢伙就當這間高度人工智慧病房裡面的內部通訊系統都死了嗎?

等克拉克.差點成為路瑟上氣不接下氣好不容易扒開會議室的門--因為全聯盟唯一能夠更改通行權限的人還躺在病床上,在最後一刻堪堪想起來應該要動動手指修正時,所有的人早已就定位,陰暗的室內只見那一雙雙眼睛齊刷刷掃過來還真的是非常駭人。

「工作分配如上。還有什麼問題?」陰暗粗礫的腔嗓,那個喪盡天良的幕後黑手只開了音訊連線。

「沒有」回答此起彼落。
「好運,各位。蝙蝠俠離線。」
「那麼,克拉拉行動(Klara Operetion)*現在開始!」重新振作起來的小閃揮舉雙手大喊。

火星人老成持重還算鎮定,黛安娜卻將剛抿進嘴裡的水噴出來,用盡全力憋著笑尷尬地道歉,對面的綠燈擦著臉安慰黛安娜,神情深切的表達了同理與明白。




*註:詳參日本經典動畫「阿爾卑斯山的少女」。




***

「為什麼你要跟著我回家?你應該靜養!」
某個穿著過大絲質襯衫、捲了不曉得幾折的西褲與顯然不合腳的人字拖的黑髮女孩邊跟冥頑不靈拚命滑落的袖子奮鬥邊轉開鎖匙,忿忿不平道。

「你確定你有足夠的常識能夠扮演好克拉拉的角色?」
那個即使左手臂裹著石膏用三角巾吊著、凌亂的黑髮與狼狽只能增添他瀟灑倜儻的傢伙涼涼道。

「我叫克拉克肯特!」
「你聽過這世界上那個女孩子叫克拉克?幫我問候他父母的常識。」
「我真覺得你的確需要靜養。」


「我也這麼覺得。」布魯斯轉身就走,遠遠拋下一句「這陣子就委屈你穿著你的法蘭絨衫--上空和四角褲過日子吧。噢,不,我記得你裸露習慣了,時不時走光應該不成問題」。

克拉克.臉紅得要滴血.肯特在電梯門打開之前堪堪追上、氣喘吁吁地跩住某人衣角,但由於身體縮水,那障礙物質量簡直微不足道。

「你可以考慮用膠布纏著,不過記得撕的時候小心別連自己的皮也扯下來。噢對,順便幫我算一下你換回自己的牛仔褲後一天可以摔幾次跤,我相信這個統計數據對流行服飾業的剪裁設計深具意義。」每說一個字就往前挪一步。

克拉克拚命甩頭嘟喃著什麼聽不清楚,雙腳抵地十指絞住布魯斯襯衫下擺力圖阻止後者前進。

「記得當你穿上那身行頭去請假時幫我把你老闆的表情拍下來,那想必非常精彩!」

又是一陣含糊彆扭的嚅囁與累贅磨地聲。

「容我先走一步畢竟我被告知需要靜養。」布魯斯將衣角扯回。

「我說、拜託你幫我買胸罩啦!」克拉克大吼,一旁的住戶、那剛遛完愛犬吉娃娃的老太太一臉鄙夷無法苟同地瞪了她迅速將門甩上,「我的老天爺啊!現在的女生真是不知廉恥、你千萬不能這樣呦我親愛的伊莉莎白!」那猶如歌劇女中音演員的嗓門就算多疊幾面門板照樣餘音繞樑三日不絕。

布魯斯終於停下來,轉身聳了聳他完好那邊的肩膀,笑得一臉天真無邪、人畜無害。



***


「我能不能選運動型的就好?」

「我很遺憾你這麼年輕就出現五十肩徵兆。」

「我是認真的!」

「我也是認真的覺得封箱膠帶就很夠了。你還可以隨心所欲的做造型。」
說著,那個花花公子還下流的比了擠一下的動作。


所以克拉克不、是氣得要死的克拉拉,在陪笑不已的女店員將自己架入更衣室前一秒還扒著門死命瞪著那個混蛋。

而那心情顯然異常好的布魯斯悠哉地坐在沙發上翻雜誌,全然無視更衣室傳來詭異的哀嚎、抽氣與喘息,直到那個頭髮凌亂、臉頰異常紅潤但表情非常之臭的女孩連滾帶爬的出來時才抬起頭。

「噢,親愛的你真的長大了,我的小女孩。」那視線掃過某個焦點之後,誠摯感動之餘還附贈了電力過量的魅眼微笑。


克拉拉心裡的那個克拉克表示他非常想要找面牆一頭撞死。
他還覺得那面牆的人選非布魯斯莫屬。


***



克拉克對於布魯斯竟然連大都會的服飾店都一清二楚感到意外。不過考慮到這世間沒有蝙蝠俠不能辦到的事,他毅然地收回自己的訝異。天幸衣褲鞋子布魯斯的意見不那麼多,似乎覺得牛仔褲與法蘭絨只要剪裁得宜,在女孩子身上勉強可以接受。

對此布魯斯表示,「你真的不需要打扮得太有魅力,」幽然一笑,「畢竟你扮演的是克拉克的堂妹。」

或者,他只是在他的報復計畫中再次劃下勝利的一筆而已。

於是克拉克繼續坐在他的副駕駛座上生悶氣。因為他搶不過也不敢搶布魯斯的車鑰匙--他該死的開了一台全球限量三部的藍寶堅尼。以他的駕車資歷要是碰凹刮花別說兩個腎、有第三顆也賠不起,所以他只能眼睜睜看著那個應該要靜養的傷患吊著左臂單憑一隻右手打檔轉方向盤依然從容優雅還該死的俐落帥勁。


然而,人生總是充滿意外,布魯斯為了閃一個突然衝出來的年輕孩子緊急煞車,兩個人立刻因衝擊力道狠狠挨了一下,那肋骨斷三根的人吭都沒吭,那個胸前多了點什麼的卻慘叫起來。

「怎麼了!」

「我、我、」克拉克蜷縮在座位裡一手抓肩半天說不出話來。
「撞到背了嗎?別動我看看!」

「不是!我、我、」
「到底怎麼了你說啊!」

「欸嘔翁挨了。」不但含滷蛋還蚊子聲。
「什麼你說清楚!」布魯斯真急了。



「背扣鬆開了啦!」




要不是後面喇叭聲大作,偉恩氏最後的血脈真的會斷送在笑到斷氣這般非常不名譽的死因之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enasi 的頭像
menasi

日光小巷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