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 DUST2 第三杯咖啡
  11/9, Thu. 7:32, p.m.
  
  我看著台上滔滔不絕、賣力演說近半年來市場調查結果的後輩,一不小心,打了第四個呵欠。
  
  
  
  將手上的會議摘要翻到空白較多的一面,看著我歷時三十二分鐘嘔心瀝血所整理出來的精華:
  
  
  
  1. 簡報字體竟然用新細明!超級不專業,扣十分!
  
  
  
  2. PPT內容長篇大論,拉裡拉雜,你當這是小抄嗎?扣三十分!
  
  
  
  3. PPT沒有標示頁碼,扣五分!
  
  
  
  4. 圖表沒有顯示單位,扣重分!
  
  …
  
  
  
  我在一旁計算了一下他的失分,忍不住笑了出來,趕緊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用目光四處梭巡一番。
  
  
  
  處長死盯著台上,眉頭深鎖。我懷疑他到底有沒有聽出重點。行銷企劃長又開始翻會議摘要,這已經是第五遍了。
  
  
  
  小心翼翼的把會議摘要闔上,我還特地壓了壓,努力消去認真做筆記時所造成的折痕,再小心地溜去茶水間。
  
  
  
  剛剛倒出我今天的第三杯咖啡,正要喝的時候,茶水間的門開了。
  
  
  
  來的正是陳友亮。
  
  
  
  「難得你今天沒有狂批那新來的傢伙的簡報!今天怎麼大發慈悲了?」他推了推黑框眼鏡,笑了笑。轉身也倒了一杯咖啡。
  
  
  
  「對新來的可要手下留情些,要不把新人都嚇跑了,那剩下來的苦差事難道要自己享用嗎?」喝了一口不熱的咖啡,我又接著說。「等我做完市場調查,怕你以後只能請我吃元寶蠟燭了!」噗的一聲,他被他的咖啡嗆了一記。他邊咳嗽,還不忘瞪我一眼。不過,我看得出來,他是在笑。
  
  
  
  我勉力又灌了一口咖啡,順利的將水位降了一半。
  
  
  
  唉,真難喝,全是糖的味道。
  
  
  
  陳友亮終於發現我喝的是咖啡,皺眉道:「又喝?第三杯了吧?」
  
  
  
  我白了他一眼。
  
  
  
  「這麼難喝,你以為我願意啊!經過那個聰明絕頂的〤大學生精闢無比的演說洗禮,怎麼也要硬撐一下,以表誠意嘛!」怪了,我倒咖啡喝有這麼招搖嗎?
  
  
  
  這回換他白了我一眼。他繼續喝著我逼不得已才會喝第二口的咖啡。我懷疑他覺得那很好喝。
  
  
  
  越過那下三分之二橫漆著白紋的落地窗,知道會議還在“熱烈”的進行著,我忍不住癱靠在牆壁上,慣性的把手插到口袋裡。
  
  
  
  我摸到了手機,又摸到了一個方方的東西。
  
  
  
  哦,那是Red Dust的火柴盒。
  
  
  
  我忽然想起了一個有趣的問題。
  
  
  
  「你是怎麼發現這間店的?」
  
  
  
  他看到我手中的火柴盒,又被他的咖啡狠狠地嗆了一記。這次來勢洶洶,竟然可以讓他嗆到臉紅,紅的跟火柴盒一樣!
  
  
  
  火柴盒啊火柴盒,我佩服你的力量。
  
  
  
  看到他的窘狀,不由得心情大好,順利的把殘存的咖啡灌光。
  
  
  
  他狼狽的擦著嘴,好不容易擠出一句話:「那是…那是…我…女朋友發現的。」
  
  
  
  「咦~矣、哦~喔。是嗎?」
  
  
  
  他抬起他那張還泛著紅的臉,瞪我。
  
  
  
  「對前輩說話這麼沒禮貌!」喔,還真有說服力啊!
  
  
  
  我猜,我的表情一定半分不差的傳達出我內心深處的感覺。因為他已忍不住笑了起來。
  
  「好吧,千錯萬錯,都是小弟的錯,我請你去Red Dust喝一杯!」
  
  這回他竟然沒有笑。
  
  他偏過頭看著會議室,匆忙地丟下一句話。
  
  「會議好像結束了,快走吧!」他開了門,先出去了。
  
  
  
  謝天謝地,我可以繼續加班趕工了!
  
  不、晚餐,先來頓晚餐吧!
  
  
  
  8:36, p.m.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enasi 的頭像
menasi

日光小巷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