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 DUST3 打火機
  11/14, Sunday. 2:29, p.m.
  
  
  好樣的,一覺醒來,手機上顯示的時間已經是一點四十三分了。縱使連日熬夜,極需睡眠,但大半美好光陰就這麼給虛度了,感覺實在很差勁。
  
  
  拉開冰箱,我愣了一下。偌大的空間裡面孤伶伶的躺著一罐金牌啤酒,和一片包裝紙已經揉的稀爛的巧克力殘骸,至於其他,沒有了。
  
  
  我滿心喜悅得發現,我的冰箱是這麼的乾淨……
  
  
  所以我去洗澡。從頭到腳,洗得香噴噴…呃,或許以我的肥皂還達不到那種境界。
  
  
  出了浴室,在床角發現幾件散落的內衣褲,我從枕頭底下抽出乾淨的休閒襯衫,跨過腳下無言地躺著的西裝褲,我決定打開衣櫃,臨幸其中一條久未見天日的牛仔褲。
  
  
  穿戴整齊,我還到浴室裡,用那面我整間房裡唯一的鏡子,哦,如果落地窗不算的話,做後確認。
  
  
  嗯,不錯,總算恢復人形了。我不禁萬分自信的想著,憑這副德行,應當嚇不了人。
  
  
  確認完畢,抄起皮夾,按往例,到最近的一家7-11補貨——
  
  
  微波即食的海鮮炒飯七盒。泡麵?不,我討厭泡麵。隨便抓了幾包香辣口味的洋芋片,最後才繞去冷藏櫃,取出單身貴族的良伴——金牌啤酒,一打。
  
  
  其實單身貴族真正的良伴,是保險套吧?
  
  
  我忍不住為了這個蠢斃了的想法笑了一下,還好替我結帳的店員只是拿著我的千元大鈔翻來覆去仔細檢查,沒能發現我的怪異。
  
  
  正當自動門打開時,突然傳來吵架的聲音,我好奇的張望一番,哦!有群不良少年在對街一個小咖啡廳門口跟店員起了衝突。
  
  
  不是我無聊,是我真的很無聊。因此我仔細的觀察了一會兒,詳情如下。
  
  
  登場的總共五人,四個不良少年,為首的一個揪住那束著長髮的男店員,逼問一個叫“小生”的人,真是個怪名字。撇掉那幾個不成氣候、欺善怕惡的混混不談,那店員實在還滿酷的。前襟微敞,兩邊袖子隨意捲上,近麥色的手腕套著不少銀飾。第一次看到有人可以把制服襯衫穿得這麼率性。
  
  
  
  那店員一派悠然地回答「不知道」,讓我不禁懷疑他是不是也混過。他的態度惹的對方更加不滿,惡狠狠的推了他一把,輪番叫囂著「再不說實話就給你好看」之類的白爛台詞。
  
  
  我靠在路邊停放的轎車上,開了一瓶啤酒。
  
  
  沒辦法,啤酒就是要冰的才好喝。
  
  
  看著那店員冷靜自若的應對,我實在佩服的很。換做是我,早就臉色大變、全身發顫地叫大爺了也說不定。
  
  
  灌了一口啤酒,暗自祈禱那店員的災難早點結束,這樣我也好早點回家睡回籠覺。
  
  
  突然一個女孩子的聲音響起:「小謹,廁所又壞掉了!」接著人也冒了出來。
  
  「幹!你再說不知道啊!你再裝傻啊!」那不良少年發現女孩,大喝一聲。
  
  
  只見那店員回頭推開女孩,不良少年抬手一支酒瓶「鏘」地砸在店員的頭側!
  
  
  該死!這算刑事案件了吧!我慌忙的摸索我的手機。
  
  
  那店員身形矮了矮,正當我以為他快掛點的時候,他突然一記右勾拳結實得砸中剛剛打他的不良少年臉上,對方立刻倒地!我內心忍不住歡呼了一下。
  
  
  剩下的三個臉色更難看了。我沒想過,原來吉普賽臉還有更高一層的修練空間。
  
  
  這下妙了,剩下的三個只怕動了殺機…
  
  
  『天啊,為什麼路上這麼多人都在等我打110啊!你們就是沒發現我其實半支手機也沒帶嗎?』我內心瘋狂得吶喊著,偏偏對面遛狗的富婆就是沒發現!
  
  
  「喂!那個…」
  
  完了,我好像天見我那發抖的聲音,還好那幾個傢伙沒發現,繼續拚鬥著。
  
  
  不、不對,我怎麼有鬆了一口氣的感覺!?
  
  「那個…警察來了,警察剛剛從SEVEN…」ELEVEN晃出來。我話還沒說完,三個少年仔趕緊架起躺在地上的同伴,臨跑之前還撂了不少髒話。
  
  
  那店員左手撐膝蓋,用另一隻手擦去嘴角的血跡。我看見他抬起的手閃了一閃,原來他靠握著汽油式打火機來增加出拳的威力,怪不得輕輕鬆鬆便撂倒一人。他十分寶貝地了握打火機,才收進口袋裡。
  
  
  他伸手將左額沾血的頭髮爬向腦後,皺著眉頭瞪我,緩緩道:「你不要命啦?」
  
  
  聞言,我回瞪他。
  
  
  「要不是我,等會兒仆街倒地的就是你!」嘿,年紀比我小,講話還這麼衝!
  
  
  他倒笑了笑,道:「嘿,馬的,你真帶種!」好樣的,半張臉都是血,還笑得出來,有沒有這麼瀟灑啊?這時反倒顯得我好像沒見過啥大風大浪,為了表現我的風度,我越過馬路。
  
  
  「馬的你這小子,對你恩人講話不會客氣點嗎!」我是瞪他沒錯,但我的手卻很不爭氣的擺出「喂,我扶你一把」的動作…太失敗了吧…
  
  
  他先是一愣,便笑著抬起左臂搭在我的肩上。
  
  
  說『搭』還太含蓄,他根本是將全身的重量都壓過來,還拿沾血的手做作地拍了拍我的肩膀,我不禁在心中咒罵。要不是我今天穿的是休閒襯衫,我馬上一拳削過去。
  
  
  算了,好人做到底,不跟你計較。
  
  
  我將他扶進店裡,突然從吧台後冒出個人,就是剛剛出聲的女孩,早已哭得淅哩嘩啦。
  
  
  「對不起、對不起!」我看那女孩衝過來,趕緊放開店員往旁邊涼快。
  
  
  那女孩身高只及店員的胸口,這會兒正揪著他的衣服在他懷裡邊哭邊哽咽的道歉。那店員拍了拍她的頭道:「沒事、沒事。」
  
  
  這實在是個很溫馨、很浪漫的畫面。但當我看到,那店員被女孩扒著不放、動彈不得;而他領口一片濕紅有向下延伸的趨勢時,我只好不識相地舉手。
  
  
  「醫藥箱在哪?」
  
  
  那女孩終於驚覺到『流血,就需要止血』的鐵律,適時地放開店員,我也適時的發現他無奈得翻了翻白眼。
  
  
  他將女孩向後推開了幾步,交代她:「我自己來。」慎重得好像被那女孩碰到,會榮登救護車的模樣。他從吧台底下的櫃子裡拿出醫藥箱,開始清理身上大小傷口。
  
  
  那女孩盯著他看了會兒,終於發現我的存在,胡亂擦去眼淚,拉住我的手搖了搖。
  
  
  「謝謝你救了小謹。」我看到那位『小謹』用一副受不了的表情背地裡瞪了那女孩,我內心突然湧現了一種很痛快的感覺。
  
  
  「不,我實在沒幫上什麼。」我十分正經地扯了扯嘴角,艱難地掩飾我內心的狂笑。
  
  
  那女孩一雙大眼眨呀眨,噘著小嘴默默看著我一分鐘多,眼角還含著淚光,真只有『楚楚可憐』可以形容。害我腦袋差點一陣空白,面對這種表情絕對沒有人能說出任何個「不」字!
  
  
  雖然我明白她是在表達她誠摯的謝意,但我還是忍不住對『小謹』拋出求救信號。
  
  
  『小謹』手腳十分俐落,已經將所有的傷口包紮妥當。他發現我熱切的眼光時,竟然回我一個萬分囂張的微笑。
  
  
  「阿生,你去把鐵門拉下來。」總算你有良心。
  
  「那今天不做生意了喔?」
  
  「你是想操死我嗎?小心我請你喝摻血的咖啡!」女孩摀著耳朵,邊尖叫邊跑出去。
  
  「坐,我請你喝咖啡,黑的。」『小謹』雙手撐著吧台道。
  
  「這的確是最好的報答!」我們兩個忍不住都笑了起來。
  
  
  『小謹』立刻洗手,開始動手煮咖啡。他用的不是動輒三、四十萬的義式咖啡機,而是相當耗時的虹吸壺[1]。這種器材看似簡單,技術性卻很高,用它可以表現出咖啡最細膩的性情;但要一不小心,會把咖啡的味道給徹底毀掉。
  
  
  他套上黑色工作圍裙,上面歪歪地別著名牌:『店長:藍謹』。啊哈,這麼有特色的名字也可以扭曲成『小謹』,難怪他要叫那女孩『阿生』。
  
  
  那女孩回到吧台,滿心希望能插上一腳,卻被藍謹用眼神逼退,只好轉移目標。她倒了一杯開水給我。
  
  「你好,我叫小生…」真的叫小生!?我點了點頭,滿心遺憾的喝了一口水。
  
  「夜夜笙歌的笙。」藍謹面無表情的解釋道。
  
  我「噗」得一聲把剛入喉的水全數送還給空氣。
  
  
  小笙瞪大了眼,狠狠拍了下藍謹未受傷的腹側,痛得藍謹蹲到地上。看他糾結的表情,只有一個字可以形容,爽!
  
  
  接下來的時間裡,小笙便和我聊了起來。藍謹不時插個兩句狂吐小笙的槽,他的眼神還一直沒有離開虹吸壺。要是小笙講不過藍謹,立刻眼也不眨的伸手便往他身上招呼,每招必“重”,毫不留情,其兇狠程度與先前的不良少年有得比。但藍謹每每挨打,卻還是絲毫不鬆口。只怕是被打出慣性了吧?
  
  
  真是開眼界,我從來沒看過有人能在煮咖啡的同時還能打鬧。
  
  我腦海中浮現出一幅大貓貓跟小貓貓大鬥法的畫面…
  
  
  因此,我在這看似溫馨,實則暴戾的氣氛中,喝到了難能可貴的好咖啡。
  
  
  那味道,就像那個店員(姑且不看他挨小笙打的挫樣),脫去了一般人慣有的修飾與枷鎖,留下的很狂,很野,卻是一派率真。
  
  
  
  
  5:12, p.m.
  
  
  (BIG MACHINE)
  
  註:虹吸壺(syphon),俗稱塞風,是利用熱壓來煮咖啡的器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enasi 的頭像
menasi

日光小巷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