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會喜歡喝黑咖啡?」
  「你知道我喜歡喝黑咖啡?」
  「嗯。」他的表情十分理所當然。
  「我並不是向來都喝黑的,你是怎麼注意到的?」這就有趣了。比起回答他的問題,我更想知道他為什麼會留意到這樣的細節。
  他笑了笑,道:「就我所知,你喝的大多都是調味過的,但你曾說過,在你家附近有間店,現煮的咖啡很好喝,我問點什麼,你說黑咖啡。所以我想,你喜歡的,應該是黑咖啡。」
  我想起那間,有著有趣店員、名叫Blue seven的咖啡廳,點點頭道:「我喜歡濃烈的味道。」
  他了然,又問:「那麼,你平常在公司,為什麼都加奶精呢?」
  我好笑地瞪他一眼,道:「這麼好奇,就賞你個痛快!一方面即溶的味道我不喜歡,用奶精或多或少可以蓋掉那股怪味,另一方面…」
  「因為你喝的凶,不想傷胃,沒錯吧?」我點頭。
  「那為什麼不加糖?」
  「加糖會酸。」
  「我以為加糖只會變甜?」
  「久了,在舌頭上就變酸了。」愛情也是這樣?
  他若有所思地點點頭,我轉頭去看電視,沒一會,他突然又問道:「那,你為什麼會抽煙?」
  他的問題讓我想到過去。那久遠的時光。
  「我以為男人抽煙,就跟女人會化妝是一樣自然的事情。」
  他挑眉頭,不以為然道:「像我就不會抽,還不是一樣自然?而且,你又怎麼知道女人化妝是很自然的事?」
  我仔細瞧他臉色,要不是他一副認真好學樣,我還以為他是故意找碴。
  「我想,男生學抽煙,總是有什麼動機理由吧?」他又加了一句,令我忍不住皺眉頭,不是很想去處理他沒頭沒腦的問話,但那的殷切神情讓人難以忽略。
  「你想先知道哪一項?」我長長呼了一口氣。
  「動機。」他靦腆地笑笑,似乎終於知道他的態度過於急切。
  「勉強要說的話…跟咖啡一樣吧,有人說菸的味道很嗆。但,我覺得菸給我一種期待,對味蕾刺激的期待。」
  他深深地點點頭,那神態令我有種被當成老師尊敬的錯覺,惹得我有點哭笑不得。
  我皺眉笑道:「有必要這樣嘛?這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你在公司太神秘,讓人想多瞭解瞭解啊!」
  「哪裡神秘?我的私生活不都給你看光光了?賠來啊!」我踢踢他坐在沙發上的臀部,聊表我深切的不滿。
  他邊閃躲著我的攻擊邊道:「別這樣、別這樣,你還沒回答完勒!快,新時代尖端的男性,讓我見識見識如何進攻女性心靈世界!」
  我啐了一聲,道:「沒營養!你要問什麼啦?」我給他一副『那種亂七八糟的東西我才不會知道』的鄙視表情。
  他以為我又在裝傻,捶了我肩膀一下,道:「我說,你怎麼會知道女人會化妝是一樣自然的事情?」說著,那光亮有神的雙眼又湊過來。
  我嘆口氣,閃過他的逼視,自腦海深處翻出那陳舊的人影。
  「那是我學生時代的女朋友說的。」想起舊事,那一味酸甜甘苦夾纏,當時的刻骨銘心,到現在,還留下什麼?
  那時,不知道該說是年輕吧?還是我的個性一直都比我想的還要難搞?我跟她相處,隨著了解觀察的深入,內心總是起起伏伏,就連『喜歡』這個感覺,都能讓令我感到不安。
  
  不知道為什麼,等我回過神來,面前那人的表情,竟然比我這當事人還要複雜。
  「你幹麼擺那一張臉啊?分手的又不是你!」
  「那…你為什麼分手?」他的聲音有點乾澀。是因為同情嗎?
  「就個性不合囉。」
  「就這麼簡單?」
  「唉,就這麼簡單,只不過當時並不好受。好不容易交往這麼久,卻發現彼此已經沒有力氣再繼續下去了,就算再怎麼回想當初對方的好,也沒有辦法再心回意轉。」
  「能不能再講詳細點?呃…如果你願意的話。」
  「當時的痛苦,到了現在…早已只剩下漣漪也激不起的兩個字了。
  其實我們交往也不久,差不多一年半的時間吧,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儘管加上之前還只是朋友的時間也五年了,但我總是在無意間惹她生氣,然後才又多了解她一點。分手後,每次想起與她的種種回憶,總覺得遺憾,遺憾彼此對了解、體諒對方的心都不夠深切,才會在磨合期初就輕易分手。」
  他輕輕皺著眉頭。「原來懂一個人,這麼難。」
  我回他一笑。
  「若你懂得一個人,那麼不論他做了多麼可笑、荒謬的事,你也只覺得他可憐、可愛…只是我們當時還太年輕了。」
  他低下頭,笑得靦腆:「你會這麼說,是因為你愛著對方吧?」
  「嗯…也許是因為愛,也許是因為感受性強,也許…都有。」
  突然想起他似乎也交了女朋友,我語重心長地拍拍他的肩膀。
  「你也好不容易交了一個,好好珍惜啊!」
  「你要我怎麼加油啊…」他的眉頭瞬間都垮了下來。
  我看他一臉糾結的德性,也不知道是不是聽到我悲慘的經歷而感到壓力。
  「喂,時間差不多了,我們去吃飯吧?」
  他勉強地笑笑。
  「這回就真的是我請客、你出錢了喔!」
  
  ***
  
  「如果是我的話,我會想盡辦法、絕不讓你生氣的。」
  我呆愣了會,噴笑道:「這話你留著跟你女朋友說吧!」
  「再說,朋友之間,本來就是要經得起吵架的,嗯,其實人都是這樣,感情若經不起挑戰,那分離也是遲早的事。」
  我們兩個並肩走在人行道上,不經意看向一旁商家的落地窗,在陽光反射下,映出了陳友亮高挑的身軀、健康緊實的肌肉,在不合身的襯衫底下勾勒的甚為性感。
  性感,這是女性同胞們大抵上一致認同的論點。但,可惜我是男人,我只覺得他這副德性很可笑。
  我實在不懂,衣櫃裡衣服這麼多,更寬大的T-shirt也不是沒有,為什麼偏偏挑了這件沒有彈性的襯衫?
  就算我對襯衫頗為挑剔,但買的也不是什麼多稀奇的牌子,他實在也不像是平常會穿這麼拘束的人。
  「你平常在家是穿肉T加四角褲的吧?」
  「嗄?」他愣著杵在路中央,活像個廢棄路障,不曉得他是不是藉機裝傻,還是他天生傻起來就是這模樣。
  「我的意思是說,你平常在家裡不是穿這樣的吧?幹麻這麼拘束,硬要在我面前搞形象?」
  「呃…」
  「你怕我去公司宣傳啊?」
  看他節節敗退,令我玩心大起。
  「不、不是這樣的。我…」
  「不要說謊嘿,我都這麼好心幫你請病假了,哪會去幫你放送啦!」
  他抓抓頭、搔搔臉,吞吞吐吐講不出半個字,倒好像默認了似的。
  「真的只穿四角褲啊?」
  「才、才不是!我只是、我只是看你穿襯衫很好看,也想穿穿看而已…」
  「喔?是這樣嗎?咱們平常上班還不是穿襯衫打領帶?」我忍不住拉長尾音壞笑。
  他慌忙地搔頭道:「這、這不一樣啦…唉呦,怎麼講,反正不一樣就是了!」
  看到他這副模樣,再捉弄下去反顯得我壞心了。
  「你愛穿怎樣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的,我只是好奇,明明衣櫃裡還有更輕鬆的T-Shirt,你卻要選這種沒彈性的襯衫?」
  微低著,看著路面的臉,有些紅了。
  我想,多半是因為我穿著雖然寬鬆,但他沒有想到兩人身材上的差異,當衣服套上去時發現不對,卻又不好意思換了。
  「那你為什麼喜歡穿襯衫?」
  「並不特別喜歡。」
  他一愣,腳步也停了下來。
  「我會穿,只是因為我媽喜歡。她老愛買襯衫給我,說我穿著好看。」
  「那你真正喜歡什麼?」
  「西部牛仔、龐克、頹廢、復古、黑色、骷髏、鐵鍊、咖啡色皮帶…」
  他望著我,兩眼都直了。
  「還好、還好,還好你是個孝順的好孩子。」
  「我知道我喜歡的東西不適合我。」
  「你喜歡的東西太狂野,與你的和平完全兜不上邊!我覺得你媽媽的眼光是正確的!」
  我只是抽了抽嘴角,便沒再說話了。
  我是想用微笑來掩飾我的苦悶,還是苦悶讓我沉默?
  
  我到底該讓人了解平和的我,還是狂傲的我?我的性格中充滿了太多矛盾,矛盾地讓我時時惶然失措。
  平順的生活沒有辦法澆息我對狂野奔放的渴望。因為,平凡,並不是沒有代價。
  
  親愛的Bartender,我對你的印象,是不是同樣的對你也產生了束縛?
  我不希望,我真的不希望。
  我愛海鷗,因為我愛牠高飛的自由自在。如果我的愛只會成為束縛,那我寧可沒有愛上。
  但,很可惜的,說過愛我的她,將我放在她的金絲籠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enasi 的頭像
menasi

日光小巷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