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名片
Hackuls是個很有趣的人。從認識的方式,就令足以令人永遠不會忘記。

BLUE SEVEN的落地窗旁。
「我說你哪兒撿到的女朋友?唉唉,你可別糟蹋咱們國家幼苗啊!」
陳友亮赫然抬起頭,呆望著我。
「你不是說你剛剛交到了女朋友?怎麼樣,相處的好不好?」
「這個…這個…」他笑得有些尷尬,這年紀了不應該還害羞吧?
「好啦,方便說再講,看你這副德行,該不會是第一次吧?」瞧他不自在,我也不再追問,就這樣兩人沉默了一陣子。
藍謹將套餐端上來,突然道:「難得看你帶人來,竟然是帶這種角色,你太對不起我了!」
我皺眉:「喂,什麼話嘛,猛男的消費力可比妹高多了!而且猛男可兼吊妹,一魚多吃,算對得起你啦!」
陳友亮哼笑道:「你說的猛男是誰啊?」
「你啊,鈔票砸得起,靓妹養得起,熱量吃得起,肥肉長得起,您的大駕光臨讓這店蓬蓽生輝吶!」
「去去去,要蓬蓽生輝等正妹都帶上了再說!喂,咖啡吃飽再上啊!」藍謹似乎對於今天店裡顯然缺乏正妹的情況感到不滿,吊兒啷當地上完菜又心浮氣燥地晃走。
「這家店的店員是怎樣?他跟你很熟喔?」
「他就是上次拿咖啡豆去公司的那個人。」
我隨意回應一下,轉頭巡視店裡高朋滿座,獨不見小笙人影。估計這恐怕就是藍謹失常的原因。

席間我們拉里拉雜從工作聊到休閒再到瞎扯,爾後,陳友亮心繫工作未完先行離開,我到落得悠哉,斜倚沙發,藉由咖啡香氣冥想。望著窗外人來人往,心裡思緒也隨意亂飄。

「這裡有人坐嗎?」
一名梳著整齊包頭,身穿灰色套裝的女性指著對座。
我一愣,隨即笑道:「沒有。想不到今天人這麼多,大家擠一擠吧。」
「謝謝,你真好。」那女性回我一個由衷微笑。
隨手整理著桌面,將雜誌拉開。暗自慶幸剛剛的杯盤狼藉已經被店長兼店員酷著臉收去,省得現在尷尬。
她點了一杯咖啡,似乎終於放鬆了,隨意靠上沙發。薄施脂粉的臉孔十分清秀,專業的形象下隱隱透出純真,眼波流轉間又流洩著成熟,單就這麼看,恐怕屢屢讓人錯估了年紀。我怕被誤會,不敢盯著她,翻開雜誌隨便看起來。
咖啡送上,檸檬混著酒香濃郁。
「藍色曼特寧。」BLUE SEVEN的招牌脫口而出。
「想不到遇上老饕了。」她笑道。「我還以為男人不愛喝黑咖啡?」
「這是真男人的嗜好。想必你之前碰到的都不算,從現在起好好認識個真男人吧。」我忍不住開玩笑,見她笑得慧黠。
「那好。真男人,咱們交個朋友吧?」說著,她從桌上抽出一張BLUE SEVEN的名片,「筆?」

接過我遞去的藍筆,隨手落下飛揚的英文字體,後面粘著一串號碼。

「不要用名字認識我,不要用職業事業評價我,不要從家世背景推算我…」她邊寫邊道,最後將名片推過來。
「然後,請認識真正的我。」
我看著她認真的雙眼,笑了起來。
「剝離了名字,世俗評價的工具與指標,最後才是見到一個人真面目的方法嗎?那麼,我要求平等對待。」我取出手機,撥通名片上的號碼。看著她儲存我的電話,我道:「你怎麼敢隨意跟陌生人交朋友?不怕遇到壞人?」
她笑的很有自信:「只怕你沒有我十分之一的壞。你不覺得與陌生人所能說的話,遠比跟同事、朋友那些熟悉自己、朝夕相處的人還要毫無顧忌嗎?」
我點頭認同。
「再說,這樣也比較刺激啊!你不覺得這就好像間諜片一樣羅曼蒂克嗎?」
我思索一陣,決定從善如流,說出心裡話:「現代人恐怕平常都帶慣了假面具,每說句話都要掂量再三。這樣認識一個人的確輕鬆有趣而無顧忌。」
「而且還要跟自己的生活圈完全不相干。這樣子雙方更能毫無忌諱坦承來往。」她啜口咖啡,甜甜一笑。
「這又是現代人的通病了。真羨慕古人的坦蕩。」
「沒錯、沒錯,現在科技這麼發達,消息流通更加快速密切,人與人之間的關聯更緊密,世風日下、人心不古,互相影響的幅度也更大了。所以我打算嘗試這個方法放開懷,交個朋友。」
「的確。看看我們能努力到什麼程度呢?」

我掂著名片,唸出那串英文。
「Ha…Hacko…」
「Hackuls,這是我的筆名。你可以叫我Hacks。」
「可以問一下由來嗎?」
Hackuls倩笑:「這是本人的小小興趣。我喜歡寫小說,這是我創造出來的角色,一個狐狸的名字。」
「所以你現在是狐狸,以狐狸姿態出現在我眼前。」Hackuls樂壞了,咯咯笑了起來。
「對啊,這樣才有角色再度活過來的感覺!順便告訴你,Hackuls是我的一部分,我也是Hackuls的一部分。」
「我懂。他是你創造出來的,而你是用自己的一部分來構成他,對吧?」
「Bingo!」

人其實很脆弱、軟弱,或說懦弱。走入社會,滾滾紅塵,因為自保的本能與意識太強烈,見了人往往戴著厚重面具,說話僅有三分實,浮誇、濫攀交情的卻有七分之高。說是朋友,恐怕還只是場面話,聽過就算,全作不得準,當真了還會被笑作天兵、傻子。
然後,痛切的發現,投注了三分之一生命、三分之二心力的職場,一切都是虛幻。一切都是昭然示現的謎。
職場百態,什麼都搞不懂,但,什麼也都不需搞懂。
當每個人都假的時候,真的那個就是異類。
人很懦弱,真不起來只好鄙視真實,使得真正坦蕩的人遭受排斥。所以,惡性循環,軟弱的人永遠坦蕩不起來,我們就永遠缺乏真實的人。
Hackuls與我,都只是個平凡的人。
我們都很懦弱膽小。但是Hackuls用這樣的方法,找到一線希望。

讓我們不會被現代虛偽的交際隔絕在自我的孤島上,因為欠缺精神灌溉而餓死的一線希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enasi 的頭像
menasi

日光小巷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