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輔、輔導長、我、我喜歡你!」

x!我像Gay嗎?

冷靜、冷靜!身為輔導長,我一定要冷靜、絕不能惡言相向!

 

 

「……你會生小孩嗎?」

 

 

那菜鳥聞言,慚愧的低下頭。

「報告……輔導長……我不會…」

「你當然不會。所以,你可以走了!」我深怕他迷路,還好心指引他出口就在他正後方。

那菜鳥抬頭,用那被險惡婆婆陰險小姑聯手荼毒凌虐之後那泛著水光的哀怨萬年媳婦臉瞪我一眼,隨即哭著跑出輔導室。

對,他哭了。

 

 

隔天我被叫到辦公室,連長遞給我一張申訴狀。

他千萬分、萬萬分難以理解的看著我:「為什麼他要投訴你?」

為什麼不是重點,我想連長真正想要知道的是──為什麼是這種理由。

 

 

那張申訴狀上寫著:

『…輔導長因為我不會生小孩所以羞辱我…』

 

 

x

你這樣搞,讓我連幫你保留點面子都很困難耶!

「報告連長,要實話實說嗎?」

連長瞪我一眼,那意思是說,要不是我人現在在辦公室、耳目眾多,他那沙鍋大的拳頭就樣往我腦門上親近。

「那菜鳥……」可真的講了咱們往後在軍中怎麼做人?

我苦苦搜索枯腸百轉,看到連長桌上成堆的假單,我靈機一動:

 

 

「那菜鳥想要請產假,我…我只是試圖阻止他。」這麼說好歹也仁至義盡了。

連長的臉,就跟他那緊握的拳頭一樣狠狠扭曲。

 

 

菜鳥,不要怪我,我真的很想讓你順利退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enasi 的頭像
menasi

日光小巷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