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懂低、你不懂低。我問你,蓬萊仙島上住什麼人?」他以那賤到死的口氣問。
我挑眉,敢考我?敢挑戰我?叫你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龜仙人。」我惡意答道。

一連串劇響過後,阿亮終於從地底灰燼中重生,但他現在呈現一副合力搬火藥時被同學用飛彈惡意A到弟弟般Orz真人版。
「如果你不想再繼續說,你可以隨時離開。」我甚至體貼地爲他拉開鋁門。

阿亮聞言瞬間起身,以他粗黑大手戟指向我喝道:「就是你!」

那神態之妙肖只差沒喊出『我以爺爺的名義』,以致於犯人兩字沒說等於有說。
「對,犯人就是我。只可惜針對你的虐殺計畫只差臨門一腳就要著手,你最多只能指控我有謀殺意圖。」看在你病得不輕的份上,我犧牲一下配合演出嫌疑犯。

「啊?」金田二腦袋瞬間當機,畢竟是偽貨腦型號估計不出286。
我好心提醒他:「我國刑法第271條殺人不罰內心活動,只從著手陰謀開始論罪。」
「欸!輔導長,你很不上道耶!這樣別人要怎麼接啊?笑點會空窗耶!」

GO and EAT SHIT!!!

忍不過我只得立刻轉頭,免得不小心失控的條件反射徹底傷害這無知少年的脆弱自尊。他M的輔導長真不是好人幹的,半句實話都不能說出一個字!
阿亮自以為是寬宏大量道:「再給你一次機會,我剛剛說什麼?」
我從架上抽下一本檔案,翻到其中一行若有其事道:「你說……我查查看……你說,你想看精神科。」
他瞬間擺了張吉普賽臉給我鑑賞。看來我不拿出真心態度配合他,今天休想得到安寧,要做這種腦殘舉動,我的自尊在內心真是幹到不行。
「蓬萊仙島上住著什麼。」我早已將求知欲給滅了,可以的話,我也想維護世界正義、愛與和平、做做功德,將眼前這屎腦男一個小宇宙徹底Shift Delete以免污染這美麗的藍星。
真懷疑他當初入伍時是不是塞紅包或者使用強暴脅迫,體檢才會過?
然而,我一回答,阿亮就High了起來!「蓬萊仙島上住著──」
他自己配上一段遊戲勝利曲:「鐺鐺鐺鐺鐺鐺鐺啷啷……住著蓬萊仙人!」然後單膝跪下,雙臂打直,手心朝上對著我,只差指間沒夾上一朵玫瑰或一枚鑽戒。
我的臉部肌肉終於突破神經元的控制忍不住抽動──

「報告輔導長!」

突然一個不識字兼沒衛生的天兵破門而入,隨即放聲尖叫,以他兄貴身軀效法凡爾賽玫瑰女角扭腰轉身淚奔的華麗scenes──

X!猿野明美真實版!真殺眼細胞!

兄貴雄壯身軀閃開後,現出其後倍顯纖細嬌小的身影。

又是你這告白痴!

然後,那菜鳥臉色抽白,一個西施捧心,甩過水袖(最好是有!),然後,對,你猜的沒錯,他該死地又哭著跑掉了。

轉過頭來,阿亮還愣在那裡,以一張無辜純潔的表情無謂的堅持那該死的求婚姿勢,若不是一陣暈眩我大概早已克制不住犯下當場激於義憤殺人罪(刑273)再加上損壞屍體罪。(如鞭屍,該當刑247)

隔沒兩天,我又被叫去辦公室。
連長黑青著臉瞪我,彷彿我倒了他十會八會逃亡海外返鄉探親被當場堵到。

「你知道為什麼這幾天晚上宿舍四處傳出哭聲嗎?」
他們都穿超小丁字褲睡覺--

卡到陰啦!
你問我我問誰啊!
「回連長,我不明白這件事跟我有任何關係。」
連長又這麼捏了捏沙鍋般大的拳頭用力扣上桌面。
「有好幾個菜鳥跟我哭訴,說你毀掉他們唯一的心靈支柱……要知道,現在草莓氾濫,輕輕一碰就爛了,上面要是關切下來,你要怎麼辦啊你!你說啊!」
你們喜歡白爛亮甘我屁事?他GM的,扯我下水,哪個混帳說的站出來啊,敢作敢當,我保證讓你無地自容、再也不敢在藍星混下去!

這種心裡活動實在不便在連長面前娓娓道來,逼得我只得翻遍枯腸乾腦努力榨點理由活過這關。
突然瞥見連長的螢保程式,有了!

「報告連長,我只是引用了陳X亮班長的名言,勸導他們不要憋尿……」
「你怎麼說?」連長不耐煩道。
「我只是跟他們說,林誌玲也會有需要上廁所的時候。」
連長臉色大變,隨即摀著臉趴上桌,肩膀抖了起來。依稀聽得到「我的誌玲姊姊……」幾字。

好一會,才抬頭一個榴蓮帶雨哽咽道:「輔導長!你可以滾了!」


從此輔導室白淨牆面上多了一張醒目告示:

『陳X亮與狗不得逗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enasi 的頭像
menasi

日光小巷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