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九凌的網誌,看了男妲。

一開始以為粗俗的,只是除卻世俗禮教的靑澀原始,到了後頭,
就是一片輕柔細膩。我很喜歡裡面的對話。個人認為,這是種很合自己胃口的冷靜客觀所描寫的探尋過程,帶著點不會令人討厭的荒誕。
儘管這議題,不論向誰提出,能回答的人,還是只有自己,也唯有自己。

我認為其實它裡面的情感描寫很客觀冷靜,卻在放下書本的片刻,
為了一點點激動,想要吶喊出內心那不成熟的熱情,明知道是因為如此渺小的自己,最真實也脆弱的表現。
彷彿追尋著不適合自己的東西一樣, 燦爛發光,代價卻是焚燒自己

我不是很喜歡這樣。
但低頭細看,卻又不得不承認,進而產生出消滅它的欲望

現在,不知不覺就感到與其去渴望,接受現狀還來的更輕鬆

失去熱情,就是指這樣嗎?
這應該是社會化學習的結果吧?



人類童少對於性別的體認其實都是很模糊的,可以說曖昧吧?
若是一直維持這樣,恐怕變成雙性戀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

一切的謎底都解開了~!

長久以來疑惑的東西,只是這麼簡單的現象,有種鬆了一口氣又覺得很可笑的感覺。

不過,覺得喜歡同性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這種想法還是一樣驚世駭俗吧?

果然男生多好啊。
第三種選擇
男妲這部就很好玩了
因為主角沒有女性的第二性徵,問題相較單純。
如果有的話,這部小說就沒那容易寫出來了
或者說,假設較難成立。


其中,我覺得書中提道某個女記者對藝妲展開女性意識的鼓吹講座
挺諷刺的

「對於把生存擺在第一位的人,講究那些意識形態的人,腦袋到底有沒有清醒啊」的感覺
那是他們自己的想像,與旁人無涉
然而,如果因此被鼓吹,卻也不能推卸責任

如果他們有意識到責任,還會這樣鼓吹嗎?



因為愛那個形象,所以將他放到那個人面前,因為渴望被需要,所以那兩個人才會在一起,又因為兩個人都是我的投射,所以,終究,我愛的還是自己。
的迷思
畢竟,寫文的時候根本就很少把情感帶進去的關係吧


對了
網路論壇上有個人告訴我如果想要更多回應,就要多去回別人的文
老實說,我覺得很好笑
除了我討厭勉強別人外,我也討厭因為希望自己被注意,而喋喋不休的行為出現在自己身上
結果我回了他一句
那樣,聽起來很像條件交換
寫文,真的還是開心就好


追求理想
最大機率
就是花上一輩子
結果,沒有人知道

一生唯一的熱情

就用在這裡

正因為沒有人知道結果

才有投注的樂趣
今天突然的很意識型態,真不像我

原來我一直都很意識型態
哈哈哈哈哈


相較於朱少麟的隱諱與灰暗苦澀
我覺得男妲寫的要好多了,應該說,很好理解,至少冷靜過後,能夠激出對光明的追求。
得獎啊。
我不認為那些獎項代表什麼。
畢卡索有得獎嗎?但那是在作品中奔放出熱情的傢伙。

文學與藝術
本質是一樣的。
所以獎不獎的,一點說服力也沒有。
差別只在於能不能騙自己,靠這些就能活下去
真是憤世嫉俗


覺得弔詭的很有趣--
人可以一邊苦苦思索、想要為自己的一切下個漂亮的定義
卻也一邊安於現狀,明明難以滿足
其實,要去推翻這一切壓在心頭的陰鬱,是多麼簡單的事情。
人卻又很容易沉溺在這樣的情緒裡
這就是哲學的弔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enasi 的頭像
menasi

日光小巷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