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手燈光,右手月亮說

早上做了一個夢,夢到我被曾經喜歡過的那個誰告白。
他告訴我他很想我,問我有沒有時間,想好好聊聊。
他給我寫了封信,白色橫式信封,綴著粉紫色優雅的花藤邊框,遞到我面前。
我心裡知道他寫了什麼。但我一直沒有開。
我只是對他笑。
他輕輕搭了我的肩,在我於他身側落座,又輕輕放下。

心裡是有那麼點虛榮,我想啊,你終於知道我的好了。
可我還是拒絕了。只因那段青澀的時間過去了。

是個挺溫暖的夢。可是我後來是痛醒的。牙齒矯正造成的疼痛。


醒來後,我覺得很好笑。

怎麼應該是夢的,我卻還是這麼理性啊?
好像我老早就準備好拒絕的話了。似乎是藉由這個夢,讓我們之間的任何關聯──塵埃落定。
因此而感到無比安心。

我是挺懷念夢裡,那時融洽的氣氛。
他不再是往常那樣的沉悶表情,好像終於擺脫那些日常煩苦。
不太像我記憶中的樣子,看起來年輕單純多了,有點含蓄靦腆。
他敘敘地問著我話,我笑了,只答他一句,你過的好不好。

你說,果然是夢,跟真實還是有點不同,我說,對啊。
我醒後仔細想想,我確實是很喜歡他,不然我不會付出這麼多努力、憑藉這麼多儀式來遺忘,也不會在隔了這麼久後,又夢見,鮮明。
不過,我們之間有太多理由,告訴我兩人的發展不可能。
你問現在還喜歡?
我說,我早已放棄這種無聊的想望。
所以才會變成在也想不起來那曾經流利撥出的他手機幾號。
你安慰我說,乖乖,總會有對的時候,總會有人對、時間對,我說,只是,喜不喜歡,對我來說已經無足輕重了
對這種事情,倒沒抱著什麼期望。要說有的,只不過希望找個合作夥伴,在日常生活中,互助互持對方、共度人生的合作夥伴。

你老實地告訴我,你沒有想過那麼多,忽然有一種我好複雜的感覺。
我笑,你沒想到也很正常。正常人都不會這麼想吧?
你說你心虛,彷彿到現在還不瞭解我的感覺。
我忍不住笑了。
這不是你的問題。
只是我從來沒向任何人提過。

不要擔心。我的思緒看似滿腔飄蕩,但,人在傾吐的時候,多多少少,也會更正式自己的問題。
像是藉由訴說的同時理出頭緒。

就算我沒有什麼夢想期待,但我現在,沒有悲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enasi 的頭像
menasi

日光小巷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