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wretch.cc/album/show.php?i=menasi&b=2&f=1117554249&p=8
悄悄地,將CD放入

大提琴微微哽咽輕顫,只好由鋼琴代為開場,低迴那場青春,羽翼未脫的少年的夢。



青春,大提琴正掙扎著壓抑。

我說,現我在壓抑中掙扎。



鋼琴什麼也不語,輕輕黯啞再輕輕昂揚,又提引了大提琴的悲傷。

他說,他渾身顫抖地說

愛是悲劇,愛情真是場悲劇

我說,青春的始末,更是悲劇



鋼琴轉身離去,不忍睹,卻又讓腳步聲,在我倆身後響起



他柔柔地唱道,如果能落淚

還不是悲劇。

玻璃般清透的

心還不會就此碎裂

於是,大提琴演繹開李青那迷茫的憂鬱,讓鋼琴奮不顧身的追隨,成就一場溫柔的壯烈。

激慟落淚吧,大提琴

讓我撿拾你遺落的青春。





-------------------------------------

本來是想寫孽子原聲帶的聽後感,但,聽著聽著,正如同Hugo Marsan所說的,"將悲情研成金粉",在胸口澎湃的青春想望;吉他與鋼琴要在悲情裡輕快起舞作樂;大提琴若是勾起微笑,恐怕又要振鳴腹內所有回憶的柔情,讓雙簧管細戲催淚。



這麼複雜的情緒,都描摹著原著裡的文學氣蘊,電視劇裡的鮮明深刻;然而仔細傾聽著,又將情緒獨立出來,彷彿說著另一個相仿的,卻又完全不同的,刻在人文歷史裡的悲情與衝突、掙扎,早期台北人的美麗迷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enasi 的頭像
menasi

日光小巷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