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衛18


霧氣因現實冰冷凝結,又因希望的重量墜落。

夢想禁不起青春燃燒,就連灰燼也無法攢握。
矇揚的不是塵埃,是南柯。是黃樑。滄海盡,便桑田。

西去。我向著落日。
曦去,希去,我生來走過太多破散,是否註定見不到家國興盛?
或許當初真該堅持主母取個好名。



我性實欠師匠鄙夷的所謂瀟灑。

馬行一步之距,刃心一劃之長。歸去,我不過一介武夫,何德何能力挽狂瀾?
先皇去的快活,當真留下一筆爛帳。

勒彊巍巍翻下馬背,面東落膝,撮土為香,叩首頂禮。


老天爺,我這輩子沒求過什麼,一生只一個願望,王座誰人都好,就別為難老百姓了……



坐跪黃土,已乏力再起。我揮刀連鞘驅走座騎,靜待日盡,殼漸夜冷。想想,地棺天蓋也無甚不好。
墓碑?


去他的墓碑……


困倦息短,壽妃死生,沙校安否,也無力設想了。


早望不見鐵軌,索性,閉目吧,絕去所有塵世紛擾,舒筋展骨,靜一片心地長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enasi 的頭像
menasi

日光小巷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