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春範是一名劍客。

確切來說,是一名詩意的劍客。
他的劍立春泥之地,斬削的,是帶著點料峭的寒意,取歸一片春暖,一如他的名。
他的鞘拄冬雪之原,畫挽的,是帶著點柔軟的惜懷,伴著聲嘆不盡的息,彷彿自己只是夏雨洗不脫,秋黃騰不起的一抹春意孤幽,胸口的煦暖溫不了周遭太過寥落,無限傷心。

就說說他的事兒吧。
他曾經跟斷水劍常照在清明時節的紛雨中比劃鬥招。方式簡單老套,便使兩人分別佇立雨中倚劍獨舞,身不閃體不讓,瞧瞧時至,誰人身上少一點濕印子。

雙刻過去,常照自斜涼縱歸簷下,髮冠不沾半珠水末。
華春範卻不忍拍散那些晶瑩如淚,挽了劍花竟往凌空細隙刺去,時限一至竄回小屋,已烙了滿襟花淚。
勝負已揭,常照冷然一笑。
華春範輕輕將劍還鞘,向作證的徐老、對手常照分別一揖,嘆道:『是在下輸了。』

徐老拈鬚撫髯,笑了笑,也嘆了嘆。只因他覷見了華春範入鞘的瞬間。

劍身,凝滴不附。
『此局,收和。』


常照一驚尋徐老目光逐了自己的寶鞘,連忙抽劍一望,鋒緣光銳,映卻水痕細細蜿蜿。
再借華春範的劍一觀,長刃如月皙淨,雨不附,豈紋水?
『這!』
華春範一愕,踟躕道:『在下只是﹍﹍不忍碎了雨珠,每一劍刺出去,都想辦法讓過﹍﹍』

將劍法舞得滴水不漏,雖非易事,也數見。但招招淨鑽雨隙,那眼力與手法,卻又得另當別論。


常照黯息,還鞘歸主,影晃身轉,沒入雨中。小屋內,兩人只遠遠聽得那嗓幽微,『這局,是我輸了。輸在惜雨劍下。』


此後,斷水劍自江湖杳蹤滅跡,遺下的僅一句讚詞流傳。
『華春範的劍,如月,雨過,更照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enasi 的頭像
menasi

日光小巷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