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blog.pixnet.net/wallpasser2007/post/8877658

那個填對白活動中的其中幾個迴響,我看的心裡挺酸的。

我乾姐是先天性的重度聽力障礙,因為這樣,所以一開始挺排斥電子耳的。配戴電子耳,並不是我們想像的那麼容易。首先,重度聽障者所配戴的類型,造價高昂,動輒上萬,新型體內電子耳,更是要數十萬。現在有沒有降價我不大清楚,不過幾年前所聽到的價位,真是貴到吒舌。此外,電子耳是個相當精密的儀器,長時間佩掛的型號,需要依照個人特別訂製,取模,翻模,調整音頻,等成品來到手中,也需要日常清潔與定期保養,那又是一筆費用。

我們所需要記住的是,電子耳畢竟跟人體構造不同,許多我們習以為常的中度噪音,對他們來說都是一種突發的驚嚇。尤其是才剛開始配戴電子耳的朋友。並且,他們裝配電子耳不是因為要聆聽音樂,而是融入社會,減少生活中可能的危險,或說,在我看來,是要讓我們了解對方。要知道,他們隨時都可以扳下開關,隔絕掉那些令他們緊張的來源。不要以為聽得到就可以囂張喔~~他們大可以不理你。(笑)

除了調整音量之外,就只能去適應那些噪音,這對他們來說,是一個相當困難的時期。



其實生活上的一切都還好,就是在溝通上面,其他非聽障的朋友們,要學習如何放慢速度,用明顯的嘴型說話。幫助他們適應聽力輔助器,並輔以唇語。

我已經習慣了誇大唇形的說話方式,雖然大多都是比手畫腳的多。

是有點不習慣那種慢速溝通,但是,我常常看到姊姊們鍥而不捨的重複他們想說的話語,伸出手寫著我不懂的字,我真是深感慚愧。他們都願意不嫌麻煩的告訴我,跟我溝通,我怎麼能夠嫌麻煩呢?

現在啊,才覺得我乾姊夫也挺厲害的,但我大乾姊姊更厲害。她為了跟姊夫在一起,很認真的學習發音,剛開始也因為發不清楚,因挫折流淚,常常因為不習慣有聲環境而受到驚嚇。看著她不肯放棄,真是心疼極了,因此我更要求自己,改變小時候養成的無聲交談習慣,大聲又光明正大的跟她聊天,傾聽她近日的趣聞,並且轉述周遭親友聊天的笑點。

我覺得跟他們相處,我們才是該學習調整的一方。尤其是我那兩位乾姊姊,他們樂觀活潑,親切可愛的個性,總是令我感到敬佩。我可以說,這輩子能有他們作為朋友,是我的榮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enasi 的頭像
menasi

日光小巷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