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望著Anil一雙黑瞳裡溫厚的堅持,只好繼續叉起美味的馬鈴薯塊送入口中。Anil則是替自己倒了一杯咖啡,垂下眼簾緩緩品啜,姿態端整卻又輕鬆自然。他不再說話,看似暫時也不打算回答我更多問題,若大的廚房只剩下徐風和光共塵輕柔起舞。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