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續著白先勇先生一貫的的風格,臺北人中一幅福的場景都是大時代劇變之下,從現實社會慌奔隊伍中脫落,耽緬於過去繁華的一楨楨的靜像。

雖然對於七年級前段的我不太能理解、想像對岸曾經的舊日輝煌,但透過作者運用其獨特的華麗筆觸所作的描寫,那種極盡輝煌繁富艷麗所印照出來的,卻是曲終人散無邊的落寞,在在突顯出環境劇變下,小人物的滄涼與無奈。

那因種種緣故,屬於渡過海峽,恐終生踏不上家土的人們共同分享的滄涼。

書中小說多以軍官、軍官夫人、酒小姐、好人家子女與下人做切入,軍官緬懷於舊日的榮光,但現實卻是政府撤退來台的挫敗;軍官夫人舊日的奢華氣派,與旅居的新土卻巍巍方起步、於繁榮還有段距離,還有年華老去、或配偶死去、或千金散去的無奈;酒小姐舊日的場子囂熱、眾星拱月、青春揮霍的年代,與渡台後普遍社會的窘困造成生存上的衝擊、與注定的人老珠黃;舊時代的階級與忠誠,也隨著時代汰換成一落落聲響不起的無奈。

那些曾經看似輝煌燦爛的人物,都被時空掏洗的微渺,只餘下凐漫空中久久不散的無奈遺憾。

隨著舊日落幕而起的,是在方學步的社會中,最陰暗最遠僻的角落,在邊緣求生的人們的甘苦與悲哀。

除了白大對於時代變遷的解讀與切入獨到之外,於人物心態的描寫除了寫實的獨白,更彰顯在場景情境的映射,可說是文學小說中,繼寂寞的十七歲、孽子之後相當不錯的進階讀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enasi 的頭像
menasi

日光小巷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