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霧錯綜的歷史寓言──《穿條紋衣的男孩》
The Boy In The Striped Pajamas

By John Boyne


預計四月28日發行

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套句阿九九說的話,本篇大綱就是──




這是兩個死小孩的愛情故事,最後兩個人一起──(防腐)──了。






Fin。(屁)



────以上鬼扯,洗心革面之後開始認真分隔線────





似乎是依照從格林兄弟就留下來的傳統,一個標榜著寓言、號稱著童書的故事,就是要這樣在字裡行間充滿遠較英國倫敦還要濃鬱的迷霧(笑)。

因為是透過七歲大、家世良好、講究文明教養的男孩的視野來看待這納粹主義與猶太人之間的關係。在資訊嚴重不足、本人又難於自覺與發堀的情況下,讀者很難從中得到評判的基礎。

倘若是讓一個從未了解二戰德國歷史背景的成人或者孩子來看這本書,這適切性就變得非常微妙,也可說,線索藏的頗為細膩。也不妨將本書當作是一個客觀的平台,甚至或許可以當成一個對真相渴求的啟發。

剛放下書本的時候,其實為書本的結束有那麼點氣餒,彷彿作者什麼話語都還沒交代,戲碼就這麼落幕了,還沒有解會到什麼重點,就這麼草率結斷。然而,待思緒沉澱過後,反而覺得,作者該說的、想說的,其實並未遺漏啊!


我們長於取得的,多半是以第三人的角度,來看待納粹與猶太人之間的關係。其中不乏譴責、激憤、傷痛、不解與悲情。

本書卻是以德國人,尤其是軍方執行者家屬的角度來看待這件事,因為是幼童的關係,在理解整件事之前就身陷其中,同時,也隔離掉許多成見。因為消除了預設立場,整個故事,反而更有空間讓讀者自我發堀,自由探索。

一個嚴肅但熱情、忠誠、又極具上進心的德國司令,他的上進心除了為國,同時也應了父親的期待、對家庭的責任感。他錯了嗎?

一個切實執行納粹種族清洗任務的司令官,都是我們所想的十惡不赦嗎?

還是,事實就像主角的祖母說的那樣,他只是一個世俗眼光中成就偉卓,其實卻也普通平凡得、同樣也被洗腦,欠缺智慧的人呢?

引用書中某一段,令我感到十分快暢,細思卻也頗為心酸的一段內文:

爺爺看見兒子一身的新制服得意的不得了,可是唯獨奶奶沒有什麼高興的模樣……
『我真想不透──難道是我教錯了嗎,洛夫?』她說。『難道是你小時後我讓你表演的東西讓你變成了今天這樣?穿得像個繩子栓著的木偶。』」


這是書中祖母見到家人為兒子升官而換上的新制服歡慶時所說的話。


不論在哪個國家、哪塊土地、何朝何代,翻開歷史,我們總是會看到亂世之始,浮聲而出一套似是而非的謬論,偏偏慷慨激昂,總是為眾所信之。獨留清醒者惶慮而說,勸危奔走,終究──抑鬱而終。



這全是納粹的錯嗎?

全是煽動者的錯嗎?







看過這本書之後,我想,這是大時代淘嘯來去,留給家國,留給後世,餘寒難消我們的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enasi 的頭像
menasi

日光小巷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