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定決心是很容易的。待到要執行時,真正的考驗也才開始而已。

諾林人熱愛、重視朋友,但部落觀念極深厚,Shaxfer儘管年輕,儘管也只是緊急推任的首領,時間再怎麼短,所擔負的權責也是分毫不可忽卸。何況除非必要,族人們決不輕易脫離部落單獨遠遊。

本來部族裡選任繼任者與交接職務,要花不少功夫,幸好Shaxna在韜略上不讓鬚眉,早先與兄長的那份絕佳默契,佈局了那場奇襲,不但迎回了藍天,也順利將Shaxfer帶回。族人一致認可了Shaxna的領導權。

由於想要更加了解Leax的種族,Shaxfer先從族內的資源開始著手詢問。然諾林本身既以歌傳史,不立文字,隨營攜帶的外語典籍有限,也只能勉強湊合著用。

待諸事就緒,Shaxfer與藍天Lin-Rōshe整裝待發時,仰頭所迎的已是初遇Iān後第四個破曉。


跨上諾林族獨有輕便結實的馬鞍,Shaxfer回身向送行的族人們道別:
“Naque Sha I le! ”(好運隨我,即祝我好運之意)

“Naque Sha Hady le! ”

好運隨你、 好運隨你──眾人同聲祝賀著,有的眼中泛了珠淚,有的已然哽咽。這次的分離,路遙土闊,什麼時候才能夠再見得到面?




Shaxna縱馬伴在身旁,一路上沒有任何言語,直到秋天金黃色的晨曦撲跌了Shaxfer的旅途才開口。

“Samai nunwa Saman, ohen svwa, nunmai Saman ohin leh.”

(哥哥沒有妻子,族裡可多得是女孩子等著,可別到時候取了個外頭的老婆回來啊! )

“Nunwa svwa, nunwa’y. Truinh I he, Nun-xif Saman. Hady xif wa.”

(才沒人等著! 我還年輕,不需要妻子。倒是你才需要個丈夫勒!)

“Na e Qua’in! Hady efla!”

(快點走開啦!你這驢子!)

Shaxna揮打笑罵,綻開一朵燦爛的弧,弧上方的眼裡著了點點瑩光。

紅髮的青年報以同樣的燦爛,高舉馬刀連鞘一揚,Lin-Rōshe隨即撒開長腿奔向旅途。


Samai……
Naque Sha……

Samai, Naque Sha……


那如歌的嗓音隱約,如同送行一般,隨著秋風遠颯。




***



離別只是下一段旅程的起始,Shaxfer的追蹤才正要展開。他所擁有的線索顯然沒有他的願望那般堅強、那般自信。

旅人的蹤跡在季節的吹拂下難以久存,風向更似作對一般站在Leax那方,四處遊蕩卻又吝於將任何消息遞送過來。

但他依然緊握著手。
他還擁有Lin-Rōshe優異的嗅覺。還擁有遠行者永遠渴望更多的,幸運與祝福。

Iān Ceros的祝福在胸口。熨著心膛而暖。包袱裡,有著以溫煦他人為使命的斗篷。憑著感受這樣的意念,他有自信,有希望,而且他並不孤獨。


載於馬上的諾林人是沉默的,因為最初始的語言,來自於無聲,來自於與馬最親密的互動。單靠感受Lin-Rōshe肌肉收縮鬆弛的變化,Shaxfer可以輕易知道夥伴的意向與心情,反之亦是如此。

於是,當Lin-Rōshe回頭輕嘶,彷彿說著路還長著呢,他知道對方感受到自己些微的焦急,他笑了笑,挪動肢體調整坐姿,全心放鬆,好跟隨夥伴的步伐。




入夜了。

有句話是這麼說的吧?
旅人的篝火再怎麼旺盛,也難比族人遞上的美酒暖人。


Shaxfer似說給在一旁啣草的夥伴聽,又似自言自語地呢喃。伸手輕撩一根柴枝,原本微緲的火光彷彿靈命降生一般蛇竄了起來。這麼簡單的一個動作,卻讓他想起了月前的種種奇遇。


他的部族本來很平凡,儘管歷經無數戰火波及,人們與諾林邇依然能夠如火焰般重新燦爛,於飛紅的髮絲下再展爽朗的笑靨,於翠艷的茵芽上飛蹄。戰火後的復建艱困而耗時費心,人們甘之如飴,然而,就在這人們好不容易可以稍稍放鬆享受成果之際,卻遇上了由殘兵敗降與兇殘座狼組成的黑衣強盜,不但殺害了勇敢捍衛親族的前首領,也就是他的父母,摧殘了他許多部族,更劫掠了無數諾林邇與婦女。

於是他集結了存活下來的牧人與騎者,掩去一切可供辨識的特徵,組成一支馬賊團,用盡手段,沿途將散失的親族與諾林邇奪回。本來征途將近尾聲,一時大意讓他重傷落馬,緊急撤退時隊伍又遭遇傭兵,要不是Leax,他根本沒指望能夠活到今日。

他那時受傷沒有心情想到,現在卻不禁疑惑,單獨遠遊的一人,怎麼有勇氣深入是非之地,進而發現昏迷的自己呢?

還有那一夜夜自秋意中溫暖他的火堆。那分明是經由一雙於柴薪生疏的手,歷經無數失敗才好不容易燃起的稚嫩火苗。

這樣的一雙手,要如何熬過沒有牆簷的夜晚、曠野的冬天?
是什麼樣的理由,讓他堅持踏遍整個西疆,進而東去?


Shaxfer揪了揪放有斗篷的包袱,Iān當時說過的話又回到耳邊。

『……族弟Leax將屆成年,按照習俗,將會得到親長織就的新衣,然而我既向族父承諾過不能打擾Leax的歷旅,我便無法親手將祝福交給他……』


什麼樣的歷旅,卻是親族無法前去相伴探訪的呢?


“Trumai, Nunwa Norling Xif Naque itulu. Nunwa dybe’Lin.”

(老弟,沒有任何諾林人需要一個人旅行。天底下的任何人皆是如此。)

Shaxfer向Lin-Rōshe低聲說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enasi 的頭像
menasi

日光小巷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