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魯斯偉恩闔上雙眼進入夢鄉之前正為早餐順延到八點而由衷感激同時又心懷僥倖地認為自己闖關成功鬆了口氣。然而這個世界上最偉大的花花公子顯然沒有發現,第一,當他親耳聽到阿福這麼說的時候,全高譚的時鐘指針都已經悄悄地爬到七點的位置了;第二,這世界上總有那麼幾件事是,說起來很簡單,但實際去做就是天殺的難


  準時起床顯然就是其中一個活生生血淋淋的例子。




  因此,當布魯斯一身光鮮亮麗的西服連滾帶爬不、是迅捷俐落又不失從容優雅的出現在廚房時,迎接他的是由古董白磁盛裝時令鮮花盤繞的──那高雅配色甚至可以榮登國際花藝雜誌或者無論什麼設計雜誌封面──一個黃銅古董座鐘

  纖細慵懶的鏤花指針無情地提醒著睡過頭的布魯斯遠在四小時之前就跟美味營養又充滿愛心的早餐──現在是連同午餐在內──失之交臂。

  片刻之後,阿福使出前特工經年累月歷經無數生死交鋒所換得來、琢磨得光華圓融卻又冷血無情、連MI6的雙零等級探員都要肅然起敬的無比乾淨俐落,將使出渾身解數求情討饒裝無辜裝可憐的布魯斯少爺整包捆好塞上禮車,目的地偉恩大樓,費時不過兩分鐘。

  同樣兩分鐘的時間換成蝙蝠俠來使用,絕對會浪費在隱匿於黑暗之中、時不時以各種手段驚嚇他可憐獵物上面,而且那還不到他前戲的十分之一。

  這或許可以聊為說明蝙蝠俠之所以信譽破產的廣大眾多原因之一。




  然後,在寬廣會議室那名義上在九點準時就要敞開的豪華玻璃雙門,魯休斯無比耐心等待企業家到臨之後才召集會議。

  其他與會的高層人員、股東監事難道不會有怨言?
  
  不,當大家接到體貼的管家通知那偉恩家的天之驕子現在才出門並將於十分鐘後抵達,他們才十分有默契地從從容容從果嶺離開、或者從餐廳出發到會議室。

  這使得布魯斯首次體認到,由失望到絕望顯然還有長足的進展空間──尤其當失去了供給他一整天活力來源的早餐這深重打擊之後,兵敗如山倒,緊接著是那例行又無聊到彷彿永無止境的會議竟然等他到了才開,理所當然名正言順地剔掉他溜去吃午餐的藉口──鑑於他遲到這麼久才現身,再怎麼厚臉皮──或者再怎麼有錢布魯斯也得識識好歹──而貼心擺在他面前理應如救命稻草般重要的咖啡卻又如同高級社區錯過傾倒時機而放了整週的餿水時。


  魯休斯在投影機前為了偉恩集團上半年財報及會計數字與各單位主管針鋒相對、與股東為股利分配唇腔舌戰時,那無良的天之驕子內心只想著一件犧牲自己解救眾生於水火但全然與維持高譚和平、社會正義無關的芝麻小事──該死天殺的一等這個會議結束我就把那號稱道地義大利經典餐廳卻煮出這杯餿水的連鎖店面全買下來關掉然後隨便怎麼用反正免得殘害生靈──什麼之類的怨念才免於自己好不容易拔開的腦袋再次粘上對於連日睡眠不足的腦袋太過柔軟舒適到太過不義的皮革椅背上。

  然後當他無意間回神注意到會議室裡還有魯休斯這個人時──該魯休斯不曉得在偉恩先生面前打了幾次響指打到手快抽筋、而近太陽穴的地方顯然已經浮現不少條青筋──他大方地忽略掉那黑到不能再黑的神色想到,他也許可以請魯休斯發明一種可以完美複製阿福沖炮出來堪稱飲食文明中登峰造極、藝術般的咖啡的機器,專門生產咖啡隨身含片什麼的,好支應蝙蝠俠漫漫長夜與邪惡的抗戰。

  他承認他或許有那麼點誇大其詞──好吧更像是濫用職權,但,鑑於他剛剛經歷過那杯慘絕人寰的,所謂的──老天作證、那竟然可以稱之為咖啡──的荼毒之後,理應為自己受創的味蕾與末梢神經找點補償。
  

  然而會議一結束,當他一反剛才病貓懶鬼齊附一身的慘敗模樣精神奕奕地跳起來要跟魯休斯分享方才的撲滅餿水──不、是投資計畫時,魯休斯,同時身為布魯斯與蝙蝠俠那低調、可靠又足以性命相託的好戰友,給了他一個窩心又溫暖的微笑──撇開那在頰側上緣隱隱跳動的青筋──將他肩膀一扳,布魯斯兩眼一花又回到禮車上,莫名其妙地被載往下一個……嗯,或許是哪個國家大使生日會會場?

  事後回想起來整個過程猶如鬼打牆一般不可思議,這令布魯斯不由得懷疑,魯休斯該不會憑藉著某種跟阿福同樣頻率、波段的默契進而發展用了某種針對布魯斯、屬於邪惡高科技的暗黑手段?


  理所當然地,無論事實如何,當下布魯斯就是被迫乾淨俐落地跟他的晚餐說掰掰



  以致於他現在只能以對阿福巧手烹調的三餐的無比思念來填飽那空無一物的肚子。



  這個芝麻蒜皮的小導火線間接導致了稍晚,甚至連續幾天一些更為蒜皮芝麻的小事件。




  譬如說,瞭望塔休息室裡,閃電俠剛剛放在桌面上、小心翼翼拆了封正要愛撫、品嚐他心愛的巧克力夾心脆餅時,接到一通緊急呼叫然他不遠千里迢迢前往支援卻撲了個空,打敗仗似地回來時更驚愕地發現,他的餅‧乾‧沒‧了!



  沒了,顧名思義,那張當初他斗膽開拆餅乾包裝的石榴裙的桌子乾淨得連一粒屑都沒有──對,超人已經用不論是超級視線還是X視線找過了。現場並未殘留下任何生物痕跡,說得更白一點,那張桌子乾淨地如同新生兒一般純潔。

  在哭泣的閃電俠面前大家不是沒有想到調閱監視器畫面這個方法。但,鑒於當時在監控室值班的是蝙蝠俠──而且還是臉色臭到發青的蝙蝠俠──沒有任何活體生物膽敢為閃電俠開這個口。



  然而,不知道為什麼,正義聯盟的眾人思緒有志一同地遺略掉那通可疑的呼叫。


  真的,不知道為什麼。


  

  此外,當克拉克半夜一時興起打開電視邊看些綜藝新聞重播邊大啖他最愛的麥片粥宵夜時,毫無意外的看到布魯斯──就是那個布魯斯──在某國大使生日宴會上,公開、大膽卻慵懶、極盡魅惑之能、眼神直勾、電力全開、幾近情色──不,根本就是無比色情地舔著一位美艷高雅的外國大使不小心沾上手的奶油

  這一幕大膽煽情到純情純真的克拉克一不小心就比毫無形象更加慘烈的將滿口還沒來的及吞下的麥片粥了出來。

  鑑於這個克拉克還是個超人,別於人類單純一個根據氣壓與人體構造、神經反射所造成的一個動作,其所顯現出來的效果顯然會有所不同──或說殺傷力不同──某些尚未完全軟化的玉米脆片甚至將他廉價但忠誠地陪伴他多年以致儘管就算是播放新聞依舊能夠產生出早期黑白片那般復古顆粒效果的傳統箱型電視螢幕砸出凹窩,這讓絕對不能夠算是很有錢的克拉克心痛不已。
  
  那攝影師不但無良地拍了個大特寫,導播甚至雪上加霜地重播再重播。這讓克拉克茄紅著快滴出血來的臉,默默將連一口都沒到腹的麥片粥打包好收入冰箱,關掉電視,默默收拾殘局,暗自祈禱他的房東不要留意到電視後牆面上那整片彷彿被瓦斯槍掃射過的兇案現場然後剝削他可憐的血汗錢來做為損害賠償。

  他真的不怪布魯斯。真的

  畢竟,蝙蝠俠需要布魯斯那個風流的形象。



  但,不曉得為什麼,或許真的是因為太過純情的緣故,超人竟然可以忽略掉重播時,布魯斯晶燦美麗、炯炯有神的湛藍眼珠當時的焦點落在哪裡。
  


  附帶一提,克拉克隔天彷彿失憶般,翻遍整間公寓也找不到那碗麥片粥。這成了超人人生中在地球上遭遇到不可解的謎題之一。

  

  或許只因為蝙蝠俠有個小小的危機,而顯然蝙蝠俠的危機理所當然地擴大為整個正義聯盟的危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enasi 的頭像
menasi

日光小巷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