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本篇含有嚴重偏向JOKER的言論,不喜者請按右上方小叉,我能理解,謝謝!



為了表示我是很認真的寫文,所以我來打後記(因果關係係數趨近於零)

以往我不常寫衍生同人,這次會一口氣一萬以上搞這麼大(單就這個廢柴而言),純粹是因為怨念爆發。
我喜歡上蝙蝠俠跟廣大網民的理由一樣──源自蝙蝠俠五跟六的電影。

不大確定這兩部電影我先看的是哪一集──鑒於歷史方面我所能理解的頂多中國歷代王朝順序,而其他所有關於個別史實排序這種東西,我的能力僅只有兩兩相比誰先誰後而已,悲劇性地悽慘。所以儘管很喜歡這次的版本,記憶體不賞臉我也就送他啦。(┐=v=lllb┌)

我的重點是,TDK對我的影響真的很大。
沒有看過任何DC出版的刊物、動畫,對於電影也僅存有小時候蝙蝠跟羅賓兩個老是被壞蛋打好玩、整很慘(笑)的影集記憶。那時只覺得這兩個怎麼那麼遜啊、不會先這樣那樣喔難怪被那樣這樣。現在回想起來自己真的很有反派潛質

估計如果我真的嘎進劇裡並且完全腹黑化,就算不是幕後黑手只是當個小嘍嘍(也只能藏身幕後,我的實體攻擊力僅有拿筆捅人這樣而已)只怕原本長達N季、二十集以上的英雄連續劇本都會因為主角太快被我搞掛迫不得已改成英雄身殉的悲劇。

可想而知,好的反派可以完美地襯托出光亮的一方,好的反派也是整齣戲劇裡最吸引我的地方。

一旦看過TDK裡希斯萊傑的JOKER之後,我的胃口被養刁,無法滿足於那些真的小丑化、盡玩些小打小鬧、根本是在跟蝙蝠俠撒嬌的JOKER衍生。

Nolan創造出來的JOKER,爆發力絕對不僅因為無聊而出場搞搞爆炸、引出蝙蝠俠一陣親暱撒嬌熟人打鬧之後被整綑包起來退回亞克漢而已;他的犯罪動機更加充分、簡單卻又深沉,嚴重的反社會情結活脫脫便是為世人所無法理解但實乃高譚現狀下極端但可能的產物。

別於以往其他版本的小丑,個人對此處的JOKER的解讀是,一切瘋狂行徑並非針對蝙蝠俠,他反背、試圖顛覆的是蝙蝠俠背後所代表的高譚薄弱的正義,以及對於拚命守護卻被社會大眾標上犯罪標籤、成為對於己身無力顛覆現狀進而以其為代罪羔羊的軟弱人性。

劇中,他在表明自己的犯罪動機語對蝙蝠俠的嘲諷時,某種程度上,我覺得那隱含著對於蝙蝠俠立場的一種歪曲的憐憫。
只是基於這種心態,他所表現出來的是扭曲至極的犯罪行為。

JOKER某種程度上理解蝙蝠俠之所以願為蝙蝠俠的動機,他為蝙蝠俠的付出與回報之顯著不公感到不值,也萌生了阻止他的意念。但反社會價值早已取代希望成為他的信仰,因此,為銷止蝙蝠俠毫無意義的行為,除了跟他站在同一側──這自始不在JOKER的選項裡──便是比那脆弱孤獨的義警更強大、一舉消滅對他而言太過稀薄以至更像個玩笑的正義。


早在JOKER出現之前,層出不窮的犯罪與其角色引發出的社會問題(例如那些非預期的模仿貓們)令蝙蝠俠對於自己成為義警的動機懷疑動搖。他其實一直希望能夠卸下蝙蝠俠這個模糊尷尬的立場,阿福也不斷地忠言勸諫,提醒他這麼做很有可能出現的反效果(小說裡屢屢出現這些片段,老人家深深的憂慮看得我真的心都快碎了),竭盡所能地充當少爺的保險。故丹特此時的出現,令他得夙願以償,作出準備急流勇退的決定。

然而,JOKER的出現崩解了因蝙蝠俠而達成的恐怖平衡。
JOKER對於高譚人人性的預測與玩弄使他的犯罪行為都幾乎告捷,成功地引起大眾的恐慌與不諒解,使蝙蝠俠的處境堪稱急轉直下。
為了抵制JOKER的行為,蝙蝠俠不惜一再打破使他保持冷靜清醒的原則、放棄一直以來僅守的善與正的分界;甚至不惜與僅有的戰友盧修斯槓上。當觀眾還以為犧牲之鉅莫過於此,緊接著瑞秋的不幸與丹特令人不忍苛責的棄守,蝙蝠俠被迫對其抉擇與行為做出更深一層的覺悟,一方面今天的局面與他脫不了關係,一方面,只怕再也找不到及他人能夠挑起這個重擔──JOKER的挑釁反而使他更堅定自己的意念,即使社會大眾的價值觀無法容受他、輿論將慘劇歸因於他,一腳踏入黑暗的蝙蝠俠,他身後已準備了足夠的幽暗去吸納一切無知的難堪惡意。近乎悲劇性地轉變。

自深沉幾近絕望的黑暗中扛起一切傷痕累累,向著那晞微的光絲,他踉蹌,但堅定邁去。

Not Alone是感於蝙蝠俠如影隨形、沉鬱濃厚的孤獨;亦是向心目中永遠的JOKER‧希斯萊傑致敬。


PS:相較於電影的虐,TDK電影小說的敘述對我來說較於溫和些,唯一的缺點就是JOKER的台詞跟電影版的經典比起來少很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enasi 的頭像
menasi

日光小巷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