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TDK之後
警告:自創角色有;依然清水無配對




1.
  蝙蝠俠不得不承認,小丑是他方啟的短短職涯裡所遇過最為棘手的敵人之一──若小丑排名第二,只怕還沒有哪個罪犯能夠輕易晉升首位。

  小丑再一次地用行動證明蝙蝠俠難以預料他的行動與動機。

  他手持重火在Maupassant餐廳裡亂槍掃射,並非圖求金錢與權力,那些他視之糞土,這麼做不過是為了好玩,由衷享受僅憑隻身一人為高譚蒙上如同瘟疫的恐慌。

  慘劇發生的當晚,高譚綜合醫院的急診室湧進了無數傷患,好幾人到院前便不幸傷重死亡,充斥Maupassant餐廳的血腥味光想像便已令人作嘔。

  儘管如此,這一夜,高譚女神終於在駐院醫護人員齊心的祈禱下施捨了一個單薄的奇蹟──姑且先叫他John Doe,胸前多數彈孔,最致命的那顆正鑲在心臟外緣,以令人透身沁冷的毫釐之差硬生生停住。所有手術房裡的人員莫不使出渾身解數、專注地幾乎要將自己的生命力透過眼神傳遞給那命懸一線的傷患。


  男子令醫護人員視為奇蹟而倍感振奮得生命力,在數日後首度清醒的時刻,意外地讓人心碎。

  醫護人員所不知道的是,那不幸的一晚其實有許多高譚女神垂憐的痕跡。首先,要不是蝙蝠俠,沒有任何人能夠及時發現倒臥在屍體與血泊中的男人其實一息尚存;接者,在沉默中拼湊出所有證據之後,蝙蝠俠會先警方一步知道:若非子彈先穿過那男人身上的那具屍體,男人絕對沒有存活機會。

  是否高譚將這一晚珍貴的幸運都耗盡了,還是真摯的愛意使高譚女神忌妒?男子也意料不到的是,假使他當初沒有輕推開女人的背、拉著她的手轉圈旋出一刻曼妙,而是擁抱著緩緩隨拍踏步的話,那顆子彈會恰巧穿過兩顆緊緊依偎、因柔情暖暖鼓動的心臟,讓這對靈魂能夠在生命最甜蜜美好的一刻,昇華為永誌不渝。

  他的主治醫師不得不冒著極大的風險替剛動完心外手術的男子注射鎮定劑,只因為這樣能夠讓那歇斯底里、有強烈自殺意圖的無名病患至少死得慢點,或者至少能夠在教會墓園預留一小塊長眠之地。

  剛開始眾人還以為那是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病徵,直到警方查清楚所有傷亡者身分時,將一枚戒指請求院方代為轉交,男子的遭遇不言而喻。
  故事立刻在護理站傳開,不少年輕的護士小姐看到必須持續注射鎮定劑才能得到休養的病患依然緊握的左手,都不禁眼眶泛紅。

  她們當中或許會有人偷偷地望著高譚陰霾的天空,問,獨活下來,到底幸或不幸?

  沒有人知道。


  或許有人知道。



  救援一條生命,對蝙蝠俠而言從來不是需要遲疑的選項。

  只是站在病房外,望著那好不容易搶救回來、卻必須藉助鎮定劑以維持生命的男人,蝙蝠俠再一次懷疑自己的抉擇,不由得陷入思考著到底存活──不,遺留下來的人是否幸運的灰色泥沼裡。

  蝙蝠俠痛苦嗎?不,他不痛苦。
  因為那抹黑僅僅是一個孩童從八歲開始便積釀的惡夢所化成的幻影。
  
  幻影不會痛苦不會流淚,他只會冷靜而忠誠地實現那孩童費盡十數年飄泊放逐、讓那足令他瀕臨滅頂的孤獨冷卻滿腔復仇的怒燄、從一無所有的灰燼中所得來的,僅存的願望。

  孤獨地踏入世間,終有一日會孤獨地離去,這是人類的宿命。他花了無數的挫折、懊悔與血淚體會到這點,明白自己終究是幸運的,他曾擁有過比世界上任何人都還要慈愛的雙親,而非高譚底層的孩童背後那拳打腳踢、充滿煙酒穢氣的繼父母,只是命運的編排卻是將如此稚幼的靈魂自親情撕離。

  又,若非他決定踏入冷酷的高譚女神足下的陰影,將黑暗攬上一身,讓他所皈依的正義為他加冕,或許他還有機會讓愛情撿拾他破碎的年輕靈魂、抱在懷裡呵護療癒。但,他選擇的代價既是愛情,他便難以嚐受到寧願相殉不願獨活的那種滋味。

  他不知道這是幸運還是不幸。

  至少他知道愛情對蝙蝠俠來說,是無法輕易涉觸的,風險,賭注,禁忌。

  他在絕望中披荊斬棘。然而劈削其實還是身為布魯斯偉恩一身軟弱的人性。

  他深知人性在他志業上所能輕鑄的災難,他的感知會自動在觸動到情感、感知到傷痛之前自動隔離,但割離人性之後僅存的也不過是一具悲哀的機骸。
  布魯斯原以為他會將他一切懦弱的情感奉獻至高譚足下,但瑞秋,那縷在他決心復仇時睿智地打醒他的高尚靈魂、那絲在大宅院焚毀後、與天真無邪童年最後的牽引,瑞秋的死,彷彿在他心中闢開了一個女神也無法觸及之地,一個寂靜蕭索的墓園,聳立著一幢幢魅影縈繞、名字在他夢裡不斷被吶喊的墓碑。  

  他想,他終究會熬過來。
  至少,他能確定在他短短的人生裡,再無所謂眾叛親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enasi 的頭像
menasi

日光小巷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