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我想,我手頭上有些東西你們會感興趣。」
  女法醫Tina Farey持著牛皮紙袋,隔著一大片晨曦也無法破除的陰暗,幽森地笑。
  清晨時分,辦公區到勤的人不多,通往大廳的廊道黯淡無光,披著白袍的剪影悄無聲息的出現在那裡,更別提法醫明明足蹬細跟涼鞋腳步依然能絲毫不引起眾人的注意。縱使現在是白日、對方還是個美女,乍見之下依然嚇人。
  Trestone試著掩飾自己的抽氣時禁不住想,必定是同組的哪個混蛋把實驗室牌子塗改之後樑子就結大了。

  「結論在裡面。」
  「第一現場是不是在Postton家?」
  「……而且我推測死者與兇手相識。」法醫豔色的嘴唇一勾,略過問題。
  「這是怎麼回事?」
  Farey並不急著解釋,反向年輕警探招手。
  然而Trestone一靠近到適切距離,隨即被法醫一肘子推抵上牆,才要掙扎,法醫便將某種充當凶器的物體捅進他肚子裡,以一種緩慢折磨的速度。

  「你現在應該要痛到腿軟坐下去,」Farey噙著笑,年輕警探一臉不甘願,終於在Gospel的瞪視下妥協,依言照做。模仿被害人臨死前的舉動,背抵著牆將自己滑坐在地,法醫蹲下身,抓起他的雙手拇指俐落地用塑膠電線整理繩束起來。

  「我再隨便找塊抹布塞進你嘴裡,你就可以坐著等死了。」

  法醫拍拍年輕警探的臉頰,握著口紅的手輕抵著唇,悠閒地退到一旁欣賞她的傑作。

  Trestone意識到,他剛剛是被口紅給捅死了,而且堂皇地棄屍在走廊。



    ***


  偵訊室。

  Carper從沒浪費精神去數計他使用過的次數。
  只不過自公特課籌備、成立以來,好些年沒有踏足這狹隘又極其陰冷的區域。

  陰冷,還不只心理作用,這裡的空調常年下來保持在令人坐沒幾分鐘便身寒齒顫的地步。
  這種技巧在他的訓練與經歷裡不過雕蟲小技。他暗自嗤笑,但心底某一處毅然地向他呼嘯著荒謬--這不該發生、不該發生,只不過音量被理智決絕摁啞、關掉。


  Carper拿著Gospel硬塞給他的檔案夾走進去。以自己慣然的步調拉開簡陋的鐵製折疊椅,一邊捲起滑落的袖子,直到自己坐定調整好姿勢之前,不打算開口。
  菜鳥的臉色明顯蒼白,若換作Keelson在這裡,肯定會搧對方巴掌只為了讓他看起來有生氣一點,或者停下對方那細微卻又彷無止息的顫抖。



  那雙青色的瞳孔焦點鎖著他。
  不用抬頭也可以感覺到。

  安心期待放鬆隨即又起的另一種緊張,太多情緒透過一個眼神砸過來。疲勞與輕微的失溫在那年輕臉上塗抹濃厚的光影對比。
  緊握的手放開,沒一會又下意識地絞緊。


  不禁讓他想到書桌上給家庭經理人安上去的那小盆栽。脆弱地不堪拗折,但一有機會在土裡扎下根,無謂風雨莖幹一個勁兒挺拔。

  Carper打開卷宗,快速地瀏覽過一遍,Trestone整理出來的疑點與需確認的幾個要項寫在裡面。





  「為什麼打破鏡子?」




  然而問出口的卷宗裡沒列,想也知道單向鏡後的人肯定在那裏跳腳。
  只是,對面那人愣住了。




  他瞠著綠瞳,半晌收轉視線看著自己纏著繃帶坑坑疤疤的手,或是桌面,一聲不吭。


  Carper於是斜立起卷宗,將Trestone標住的疑問乾巴巴地念出來。


  「你昨天返回租屋處之後做了些什麼?」

  聞言Postton不太甘願地,吞下口水後回答。

  「我發現被闖空門,先察看有沒有人潛伏在裡面,確定沒有,接著我清點損失……」
  「然後呢?」
  「我去買了單眼相機、術用手套、封口袋、炭筆那些東西。我相信你們有看到收據。」最後一句話他轉望單向鏡說。
  「為什麼不立即報案?」

  「我覺得這闖空門的人很奇怪。而且我沒有丟掉什麼東西。沒必要這麼麻煩,浪費公家資源。」最後幾個字夾著濃濃的嘲諷。

  「為什麼想要保留現場?」

  「這個人在我的冰箱裡面用我之前弄丟的皮夾壓了一張百鈔。房間床上地上鋪滿了近期我穿過的衣服,而且外套、上衣褲子搭配幾乎都是正確的。我相信這人不是單純闖空門,而是在傳遞某種訊息。」

  「你還沒搞清楚狀況。有一個人死了,你被懷疑是兇手,證據也對你極為不利,」Carper拿下眼鏡,雙手交握放在桌上,傾身向前,「而你不打算告訴我鏡子上那句話代表什麼意義?」

  「不是現在。」
  菜鳥神情語多未竟,卻又堅決不答。

  Carper望著他,菜鳥則是藉著滿腔的不平與憤怒看回去。但那雙藍瞳沒有一絲嘲諷與刺探,只有容易被錯視為冷血的冷靜與堅持。


  「你或許想要保護某個人。但你要想清楚,被關在偵訊室的,不是別人,是你自己。


  「你知道嗎?這一切看起來根本就是你自導自演的鬧劇。為了誤導我們而拋出的煙霧彈。你封裝起來的現場證物除了浪費我們的時間力氣外不會有什麼幫助。


  「我再說一次,不管有什麼未知的危機或你想保護誰,弄清楚,現在被困在這裡動彈不得的,是你。」

全站熱搜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