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的膝蓋往內靠攏!水牛狂奔都比你優雅了!」
「那你來示範嗷嗚--


布魯斯在第一時間用力拽住那即將摔得四仰八扠的女孩。


「親愛的我真的很好奇當急診室裡的醫護人員聽到你是因為穿高跟鞋摔倒才骨折是什麼表情。你的平衡感都上哪去了!」
「你不能要求我邊墊著腳還要在那鋼絲一樣細的鞋跟上保持平衡!」克拉克死命扒著布魯斯,將自己撐到沙發裡才撒手坐倒。
布魯斯深深吸氣,再用力吐出來。
「你看清楚那鞋跟幾乎和你的手腕一樣粗!」

「你這是性別歧視!誰規定女生一定要穿高跟鞋!」
「你不要因為胸部看起來發育不全就當你自己未成年好嗎?在高譚女孩兒十幾歲就開始穿高跟鞋了!」

「我家鄉那裡可不是這樣!」

「那你是打算騎馬進城是嗎?我還可以幫你準備索套!我的老天爺!你想想,高跟鞋是幾個世紀前的發明了、你竟然搞不定它!」

「那一點必要也沒有。」黑髮女孩氣嘟著嘴雙手抱胸。
「你別忘了這雙鞋是誰精心為你挑選的。」

「你、我警告你別拿潘尼渥斯先生來威脅我!」

「我已經看到阿福在傷心拭淚了。你竟然嫌棄他送你的靴子。」
「不是、我們就不能夠穿帆布鞋嗎?」


「孩子,當你的身份是個人類時,就算是阿福他也會告訴你:去理解人類為了追求美感而激發出來的潛能是一件多麼重要的事情。」



這真是鬼扯、鬼扯、鬼扯!

克拉克扯著布魯斯伸過來的手臂重新站起來時忍不住在內心怒吼。



***


「非常感謝您願意撥空見我們,」佩里不大的辦公室裡同時擠進兩人後變得更小了。再加上外面還有一堆人想盡辦法要透過百葉窗的縫隙刺探談話內容,這讓他非常煩躁,後悔沒有將壞掉的百葉窗換新。

眼前的男人左手被吊巾與綁帶固定在胸前,身著手染藍色直紋襯衫搭配鐵灰牛仔褲,帶著一副金邊細框眼鏡,黑髮梳得整齊,儘管打扮並非那麼正式,與時髦更沾不上邊,但那雕刻般的五官上肅穆的神情令人不敢稍有輕忽怠慢;一旁綠色格紋襯衫與牛仔及膝裙的黑髮女孩從進門打過招呼後就開始臉紅,剩下的時間都用來低著頭絞著手,光那舉動看上去就跟克拉克一樣,血緣關係總是會在微妙的地方作用,佩里心想。

「不論是不是為了閃開那頭牛,或者天況多麼惡劣,到底開車的是我,忘了留神他沒綁上安全帶的也是我,克拉克的傷我難辭其咎。」一旁的女孩畏縮地抖了一下,良心狠很地糾結成一團。
不明內情的佩里見狀只覺得那可愛的女孩受過太大的驚嚇,鐵石心腸再也撐不下去,腔調裡久違的柔軟湧出來;殊不知同樣的一句話在不同人耳裡聽到的是多麼隱諱而諷刺
「我明白,威利斯*先生,我相信任何人都不會去責怪你。」
「感謝你的理解。先生,但最讓我愧疚的是,為了讓克拉克能夠復原到最好的情況下我們必須將他留在肯薩斯州好一陣子,我由衷地希望您可以准許他在健康狀況改善到能工作之後,還能夠讓他以傳真交稿的方式繼續工作。」
「我們現在用網路了。」黑髮女孩嚅囁,說完這句話她顯得更加局促不安。
「肯特小姐說的沒錯,只要他能夠透過Email交稿,我不介意他在哪裡養病。畢竟記者是個終年四處奔走、漂泊不定的工作。」

「能得到你們的體諒真的是太好了。」威利斯先生鄭重道,他轉頭要肯特小姐遞上一疊資料,「由於需要向您請病假,您看看這些診斷證明什麼的,哪些用得上?」

「不用、不用,」佩里連忙搖頭,「還讓你們專程跑這麼一趟,克拉克有你們這樣負責任又重感情的親戚是他的福氣。」

「不,這是我們該做的。我們有他這樣的親戚,才是我們的榮幸!」

克拉克、不現在是克拉拉,將頭低到可以單憑肉眼將牛仔布紡線纖維看到根根分明的地步,深深領會到東方人那句「君子報仇、三年不晚」是怎麼回事。



離開報社來到大街上,克拉克終於鬆了口氣,隨即抓住布魯斯的右臂低聲吼叫。

「你怎麼會毫不易容改扮就去見佩里?嚇都嚇死我了、要是他認出來你是布魯斯偉恩怎麼辦!」

那還帶著金邊眼鏡的布魯斯一改方才嚴峻的面容,唇邊綻了朵邪氣的微笑。

「這就是為什麼我只告訴他我姓威利斯。就算你當著他的面叫我的名字,他也不會有任何往正確方向的聯想。不然你告訴我,就憑你那副黑框眼鏡是怎麼在他眼皮底下混過這麼多年的?更別提你不論是那個身份,笑起來都一樣傻,天曉得為什麼他們看不出來?這就是人性,好好學著點。」

才說著,就看到一名男子從大樓裡衝出來,左右張望,隨即向他們跑來。

「克拉拉肯特小姐!」
克拉克立刻緊張到心跳加速腎上腺素分泌。


「方便借一步說話嗎?」男子瞥了眼布魯斯道。


一待布魯斯退開,男子立刻道,「真抱歉忘了自我介紹,我是威廉鄧司特,克拉克的同事,克拉拉小姐,你跟那位威利先生,沒有任何關係吧?」



「呃--沒、沒有--?」克拉克結結巴巴道,某種程度,這也算事實。


「這是我的名片,如果你有任何我可以幫上忙得地方,請與我聯絡,再見。」他自動地握了克拉克的手,還比禮貌上必要的久了一點。他記得這位同事,儘管隸屬不同單位,偶爾也會接觸,但實在沒什麼稱得上融洽的地方。


等鄧司特再三回頭、依依不捨離開後,克拉克拿著那張名片困惑不已地望布魯斯求解。


後者先是忙著把弄手機,片刻後揚開燦爛而萬惡的笑容。



「成功了,你被搭訕了、阿福一定很得意!」還卑劣地高舉右手來個『太棒了、萬歲』手勢。

等克拉拉反應過來要搶手機時,那大大的螢幕上只顯示「檔案傳輸完成」,以及滴滴兩聲、阿福回傳的簡訊:


『請代我向克拉拉小姐致意,恭喜她初次出手就得到的勝利!b(>v<)d


克拉克瞬間悲哀地發現這世界上的人都不可以相信;或者,有其祖必有其孫反之亦然?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enasi 的頭像
menasi

日光小巷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