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家鄉同樣的葉,聽說
長埋在此處
本該是他的骨
覆過多少恨
夜頂著一張臉蒼白的囂張
因為他知道
最孤寂的
是萬家燈火
眨呀眨的旅人的心
迷亂了

春天裡緋花的櫻
多情的
就此絕跡
旅人只能依著飛蛾殘下的璘粉
投向無盡黑夜裡
橘氲的一點溫暖
這不是最後一站?
不,我只是疲憊
再沒有重華之樹可以棲身

何不長棲於此?
讓我用早已停格的記憶
溫暖他的骸

全站熱搜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