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牛奶濃湯
隔天,Leax從尼若恩所帶來的醫生口中得知,原來座狼所造成的傷口損及內臟。雖然為了Shaxfer受傷這點他並不在意,不過想到往後幾天就都要躺在床上度過就有些煩躁。這表示,他必須在這裡呆上一陣子,而且必須跟人類接觸,他的內心霎時被自己的血統與種族陰影所籠罩。
所以當Shaxfer來看他時,他第一句話就是「我想離開」。
Shaxfer很不以為然,他甚至差點要對如此堅持的Leax開口大罵!
「你說個好理由我就讓你離開!」
Leax苦思一陣,確實也找不到好理由,只好伸手,重申:「我想離開,我的行李。」
Shaxfer轉念一想,也不忙生氣:「你站起來試試。」
Leax支起上身,蹙著眉緩緩挪動,當雙腳著地時,痛楚確確實實從腹部衝撞到太陽穴,Leax瑟縮一下,卻無法阻止他的決心。當要站起來時眼前忽然一片黑,硬生生將他整個身子拖墜。好在Shaxfer及時撐住對方,將之推回床上。
「看看你! 唉喲,你不願說,我又不會逼你。但我警告在先,你痊癒之前,我絕對不會讓任何人提供你車馬或任何援助,你只能靠你的雙腳離開。」Shaxfer難得擺出首領氣魄,Leax只撇過頭,不再言語。
看著Leax閃避的綠眸,他突然明白了。
「你在擔心你的金髮?擔心你的樣貌?」Leax聞言變色。
一猜中的,Shaxfer咧嘴而笑,拍拍對方肩膀:「放心! 有你爺爺在,誰敢給你臉色,爺爺賞他拳頭!」Leax不以為然,斜睨他道:「你又打得了全天下的人? 」
Shaxfer笑得更放肆:「不可能全天下的人都看你不爽,除非你先看你自己不順眼。喂,不是我在講,你又不是妖魔鬼怪,怕什麼?」
Leax撇過頭,遲疑一陣,終於咬牙道:「我是Aerogonien與人類的混血。」
「那又怎樣?」
Leax沉痛地吼道:「你不明白嗎? 混血!打破禁忌的混種、不該存在、受詛咒的東西!」
Shaxfer被對方惹毛了,開罵道:「混他媽的混! 混血了不起,打破禁忌又怎樣?不該存在,他奶奶的不然是誰在我面前亂吼亂叫! 他媽的誰怕誰! 你還不是照樣活的好好的? 管其他人去…? 明明就你自己怕得要死,你管人家說什麼?」
「說得容易!你又怎麼明白我的感受!」Leax想起幼時種種無父無母、無所依靠而備受欺凌冷落的不安與痛苦,激動得眼眶泛紅。
「我他媽的不明白,可若換成是我,誰敢瞧不起我一個一個揍回去! 上天既然讓我活著,我為什麼要抹煞自己存在的意義?我告訴你,我會叫全天下放亮罩子看清楚,我是什麼樣的角色!他媽的你這膽小鬼!」
Leax一拳狠辣揮來、擊中對方的眼眶!
「你又知道我是怎麼過來的!」
Shaxfer不甘示弱,硬拳掃翻對方下巴:「你那懦弱我不會懂,我只知道我會怎麼過! 我只知道我比你勇敢!」
兩個人就這麼糾打起來,期間不乏挑釁叫囂、怒吼、拳掌紛飛,毫無退意,最後兩名顯無自覺的傷患終於不支倒下。整個房裡只剩狼狽的喘息。

「…如你所說,我的確是膽小鬼。對不起,打了你。」Leax嘴唇破裂,聲音有些嘶啞。
「你白癡啊!我罵你你還道歉,啊,不小心又罵了一句…不過,說真的,你的態度他媽的太悲觀太欠罵了。」Shaxfer大剌剌攤在床側一手撫著眼眶傷處,一手還不客氣的壓在對方身上。
Leax聞言,忍不住笑出來,偏偏一笑又扯到腹側傷口,好半天才擠出話:「你說的很對。不過你他媽的出手也真狠…」他略抬起手,看到少量仍刺眼的殷紅,立即在身上胡亂擦去。
Shaxfer得意道:「知道你爺爺厲害啦? 早點說你不能沒有我就對了嘛!這樣爺爺還捨得使狠教訓你嗎?告訴你,絕對毫不保留傾囊相授!」他隨口胡謅,反正多繞個彎,還是要揍就對了。
「你這話…咳、咳、真蠢,哈哈」Leax大笑著,可到後來卻被咳嗽佔據。Shaxfer趕緊將對方身體扳成側臥,長臂輕拍後背幫忙順氣,然而,後者捂著嘴指縫竟滲出紅珠。
Shaxfer扯開Leax的手,臉色瞬間刷白!
「他媽的!Shaxna、快叫醫生!」

事隔三日,晚餐時間,才見到那頭囂張的熟悉紅髮。
Shaxfer端著香味四溢的牛奶濃湯撐撐拐拐進了房。Leax睡眠尚淺,聽聞聲響隨即睜眼,不意發現對方臉上增添許多慘遭毆打的青紫痕跡。他愣了一下,然後笑起來。
Shaxfer在床邊方桌重重放下食物,恨恨瞪著對方。縱想罵對方幾句,但令救命恩人傷上加傷,怎麼說都是錯在自己,憤然道:「笑、笑、笑,都你啦,我的好運都跟你糾在一起啦!沒事裝什麼憂鬱,害我堂堂一個首領竟然被屬下圍毆!」
回想當時幾個小時後,Shaxna及其他尼若恩知道首領竟然只因一言不合將Leax打到傷口裂開,無一不義憤填膺、不顧身分衝上來教訓,眾人直吼著「你真是太誇張了」或「沒見過像你這樣的白痴」。為此,他還被Shaxna關在房裡兩天面壁思過,順便防止他再度干擾Leax的恢復。
Leax眼光流轉,笑道:「回頭幫我跟Shaxna道謝。」
「謝個頭!她打得最兇!」Shaxfer將湯碗塞到對方懷裡,然後拉過椅子坐下。「說真的,咱們之間真是恩怨難清啊!」
「你還敢說,真要算… 你吃了沒?」Leax突然改口。他覺得自己幫忙本就出於心甘情願,若說對方欠自己,反而像是自己在圖謀什麼,大大不該,且他並不希望對方惦記這件事。
Shaxfer沒料到對方這麼回答,愣愣說道:「吃了…喂,你是不是都不吃肉啊? 」
「對。」
「為什麼?你這樣還活的下去喔?」
Leax不禁好笑:「不然你以為現在在跟誰講話? 我族僅須蔬果不需食肉,也不喜歡藉由殺生維生。所以謝謝你,沒有讓我為難。」他指指手中剩下一半、由蔬菜熬煮的牛奶濃湯。「你怎麼知道?」
「我後來才發現你的氣息、味道,很明顯與一般人不一樣。」Shaxfer搔搔頭,不好意思的笑。
「啊。是呀。但,你不認為這是種族差異?」Leax沒想到他觀察這麼仔細。
「好笑、什麼種族爺爺我沒見識過!別忘了咱們諾林族可是標標準準、大名鼎鼎的遊牧民族。這當然與飲食習慣關係最大:吃的血、肉、乳、油越多,腥臊味就會越濃重,相反的就越淡薄,這是不變的道理、哪個種族都差不多。而你身上的氣息沒有腥羶,卻有植物的清香…」
「喔,大哥真是博學多聞。」Leax喝掉最後一口濃湯。
Shaxfer瞪著對方的嘻皮笑臉,威脅道:「對啦對啦! 反正不要再給我聽到你煩惱什麼種族的事,想都不准想!要不,到時候可沒這麼客氣!」
Leax老實地舉雙手投降。Shaxfer一看到對方腹間繃帶就頭痛地將臉埋進手中。他實在太衝動、太過頭了。
「真是冤家…」Shaxfer忍不住喃喃咒罵起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enasi 的頭像
menasi

日光小巷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