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靜了幾天,我由衷相信菜鳥告白的蠢事已經完美解決。

 

 

我正在整理文件,耳邊響起敲門聲。

「進來。」

「輔導長。」

嚇!怎麼又來了!

不過,他這回表情冷靜許多,為配合他,我面上故作鎮靜,道:「要請假請找連長。」

「輔導長,你上次說的理由我無法接受!男生本來就沒有辦法生孩子,輔導長這麼說有性別歧視之嫌,所以我再給你一次機會──我,喜歡你。」

 

 

白痴!那話的意思是說我喜歡的是女人好不好,你國民中學敢情是肄業嗎?

被男人喜歡我才無法接受哩!這事關我男性尊嚴與人格建設!

冷下臉,努力克制怒氣,我道:「我有無數個理由可以拒絕你,這只是其中一個。你不喜歡的話,我可以換。」

那菜鳥臉色明顯一白。

 

 

你還可以更誇張一點全套演出,再退後一步,作西施捧心狀。

 

 

x!菜鳥還真的這麼做了……

菜鳥手撫心口,顫巍巍退了一步、垂頭搖首道:「我愛你的心是不會就這麼被你冷言冷語退敗的!」

Z的,你瓊瑤什麼啊你!

「你喜歡我哪點?一一說出來,我會竭盡畢生所能盡量改去。」

他又是那副受傷純情小鹿班比貌。

噁!真夠傷眼睛的!

「為什麼!我喜歡你的全部啊!」

你知道你這是變相叫我去死你知道嗎?

我搖搖頭,腦中浮現的軍中定理喚回了我的理智:

菜鳥,等於天兵;天兵,等於白目,故,你,等於白目;而,能跟白目吵架,也等於白目。

原諒我一介俗人無法爲渡化眾生紆尊降貴屈居白目之列。

「聽好,好話不說第二回──我,只喜歡女‧人!」

 

 

他瞪大眼睛,又哭著跑了。

 

 

M的,你敢再來亂一次你試試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enasi 的頭像
menasi

日光小巷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