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白爛班長阿亮〈AKA:毛不Q阿亮〉假借了解新兵心理狀況的神聖名義老摸到輔導室吹冷氣。

阿亮二郎腿翹得半天高晃啊晃。
「跟你講喔,有個菜鳥的外號叫塔勒胖打(Panda),超白目超搞笑的!」「嗯、嗯,很搞笑。」手中檔案又翻過一頁,我仔細檢查當中有無錯漏。
阿亮自問自答道:「我就奇怪Panda就Panda,沒事幹麻加什麼塔勒,結果你知道嗎?超白的!」「嗯、嗯,很白很白。」

阿亮素來練有一身絕技──他能完全忽略週遭聽、觀眾空前絕後團結一致的噓聲,白目程度絕不落任何嫩B之下,之所以沒有人爲他江湖蜚號冠上白目或類似字眼,乃是阿亮的言行舉止能夠激發那現代社會早已流失的高貴情操──同情,其人最大貢獻乃將『人性本善』在現今作了完美的提引與詮釋。

「塔勒胖打一天到晚都在屁,說3小每次聯誼時女生看到他都很高興的叫他胖打。明明就是因為胖嘛!還說什麼是他太可愛太幽默,洨勒,真沒看過這麼喇賽的人!啊其他同梯的當然就譙下去啦,說他根本就是長的像靈骨塔、太胖惹人打!」
後接笑聲約六十分貝左右,(就是夜深人靜時電話在距離耳邊不到一公分、大聲響起的那種感覺)持續97秒,我忍不住按碼表之前起碼還有一、二十秒尚未計入。不要以為很短,試試看就知道了。附帶一提,就在如此噪音侵擾下,我又完成了一本厚達83頁的檔案校正。

他終於笑累了、停止發癲、捶桌子之後,我趁他喘氣的空檔,抬起頭,用最嚴肅的表情鄭重告訴他。
「真的很好笑,嗯。」

阿亮整個人又開始抽抽抖抖。
「嘻嘻嘿哈哈哈哈!看吧,我就說好笑吧!你看,連你都笑了!」
你他老師的捫心自問一下,你哪隻眼看我嘴角上升一豪微米以上?我幫你記錄一下轉送軍醫!
冷靜、冷靜、再冷靜!輔導守則告誡昭然若現!(輔導長守則二:絕對冷靜,冷靜,再冷靜,以免白目攻擊化解不開而淤積、內傷。)

奮然用唸力弭平額間竄起的青筋,我連忙轉移注意,道:「什麼叫做連我都笑了?」
阿亮聽到這句話、倏地站起,力道大得連椅子都摔到地上,臉色青得彷彿我不知道當今總統叫阿扁般,而企圖將我的十惡不赦傳達給我。
「你…你、你真的不知道嗎?」
Kau!不然我幹麻問你?心裡譙歸譙,我仍然盡責竭力克制眼部條件反射,廢話,你以為輔導長這麼好混喔?(詳參輔導長守則三:絕對不可以任何方式,包含面部表情、以鼻嗤之、掀桌怒吼、折凳毆打……等等,摧殘受輔導者脆弱不堪的自尊,乃是輔導長的專業與道德操守)

我咬牙道:「不知道。」
「話說……我們營地自95年六月以來…就開始了一個淒美的傳言。傳說,在這猶如人間地獄般的營地中,有一個不為人知、遺世獨立的人間淨土……」阿亮人現在一腳踩在雙抽鐵櫃,一腳跨上更高的櫃子,手裡還用我辛苦建成的學員檔案搧著,好一個「桃花庵」--


他M的給我滾下來、汙辱星爺之仇不共戴天!


輔導長守則、輔導長守則……
終於奮力降下血壓,我道:「六月,這麼巧?我怎麼沒聽過?」不就我剛當輔導長的時候嘛?
不,X!主題差點被他拖走。
「這跟我有什麼關係?」
阿亮用一種他自以為很陶醉但其實很吟見(淫賤)的表情作出遠目貌,一邊還無恥的揮手叫我不要打斷他的吟(淫)思。
「你不懂低、你不懂低。我問你,蓬萊仙島上住什麼人?」他以那賤到死的口氣問。
我挑眉,敢考我?敢挑戰我?叫你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enasi 的頭像
menasi

日光小巷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