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望著Anil一雙黑瞳裡溫厚的堅持,只好繼續叉起美味的馬鈴薯塊送入口中。Anil則是替自己倒了一杯咖啡,垂下眼簾緩緩品啜,姿態端整卻又輕鬆自然。他不再說話,看似暫時也不打算回答我更多問題,若大的廚房只剩下徐風和光共塵輕柔起舞。



對方嫻靜的神態,將那常使人感到壓力的沉默,輕輕篩減成為一種安寧閒適的靜謐。

這真的是一個自稱耆老、可能是個騙子,所能擁有的氛圍嗎?





「叮呤──」一陣輕響,我還未尋到聲源,卻見陰影晃動,桌上赫然多了隻渾身寶石藍色澤的貓!



那頭貓先是打量我,隨即便靠向Anil身上撒嬌。

Anil愉悅地笑起來。

「啊啊,C-Romanza你回來啦?要不要喝牛奶?」

藍貓輕輕叫著,推測是肯定回答。Anil將盛有溫熱牛奶的骨磁淺盤放上桌面,藍貓撇頭看看我,才開始飲用。

「這是你養的貓嗎?毛色相當稀奇啊,一定是很珍貴的品種吧?這在外面應該賣得了不少錢吧?」

Anil還沒回答,藍貓昂首叫了一陣,他連忙伸手攔著貓低聲道:「噓──,你應該知道,他是我的客人,只是一個人類……」

聞言,我忍不住蹙眉。

「什麼叫做我只是個人類?我當然是個人類!你為什麼要跟貓講這些?」



藍貓對著我正要發兇,卻被Anil一把抱起來摁入懷裡,不停掙扎著。

「C-Romanza不是我養的,基本上,應該算是沒有任何人類有本事養得起……冒昧問一下,你聽過英國的Waltz家族嗎?」

我放下叉子,以紙巾擦嘴後才道:「你是指那個歷史悠久的英國皇家快遞家族嘛?」

「是的,太好了你知道這個!C-Romanza,是Waltz的成員喔。」Anil笑著解釋。

「你說這一隻貓是快遞家族的成員?這家族也真是奇怪,熱愛歸熱愛,寵物還是寵物啊,為什麼還要這般擬人化?」



「啊──啊!真是太無禮了!愚蠢的人類拇嗯──」



Anil驚愕地回望著我,懷裡藍貓的雙腳在空中不停踢踹掙扎。



我瞪著Anil,實在難以相信。

「你剛剛說什麼?Anil Senge先生?」我的口氣忍不住僵硬。



「呃,這有點難以說明,不過,我想你會願意聽我解釋吧?」他苦笑了一下。

「什麼東西嘛!一個菜鳥怎麼隨便叫名字啊,真不懂禮貌!」



我霍然站起,然而看見對方訝異的表情,只得壓下怒氣低聲道:「謝謝您的招待,我吃完了,請讓我收拾碗盤!」



Anil微一點頭,隨即寧定。

「那麼,我到前面等你。」





我忍不住為自己的沉不住氣懊惱。

然而,論資歷,我的確是菜鳥,可總不會見面就這麼一直叫著吧?到底是誰沒有禮貌!而且,也不能就因為我是菜鳥,就百般耍弄啊!

我恨恨刷淨了碗,卻發現這流理台的水槽沒有一般常見的水龍頭,取而代之的是個難以名狀的金屬器具……



「那裡,有一根長桿,提起來再壓到底,連續這個動作就會出水了。那是早期的地下水汲水器。」果然,又是個古董。Anil的聲音遠遠傳來,主動解釋用法。



等等,這麼體貼的舉動,那方才的腹語又是怎麼回事?

傳說中東方民俗技藝的單口相聲?那也要貓聽得懂、且願意配合人類的指示吧?



我拖著滿腹疑惑回到前頭店面。





「……啊──啊,我不管啦!Aner是大壞蛋、黑心鬼!那個沒良心的菜鳥如此羞辱我,你卻替他說話!」



呃?

誰?這個少年的聲音,到底是誰?



「C,你該知道的,沒有任何人有權利可以買賣你,你的家族亦然。總之,你先冷靜下來吧?我不是跟你說過,他是個什麼也不知道的人類嗎?他跟我不一樣啊,他只是個普通人類……」

「枉費我將他平平安安的護送到這裡來,他竟然這麼沒有良心、而且還這麼沒禮貌,那個人類叫你名字耶!你都沒有罵他,Aner是個偏心鬼、偏心鬼、偏心鬼!」



「你們在說誰啊?」我探頭。







Anil坐在早先的座位上,對面空無一人。







他望我露出苦笑。

「抱歉,原本想要向你介紹一下Waltz家族美國區負責人的,不過,他似乎對你有些誤會。」

「咦?這麼樣的大人物也來了嗎?可以讓我見見他嗎?」對於出現了事先未料、難得接受訪談的對象,我感到十分興奮,先前的不滿一掃而空,連聲調也忍不住提高。



「本來就有這個打算了。」Anil轉頭叫道:「C,拜託你出來一下吧,拜託了。有什麼誤會,總得當面說明白吧?何況你不出來我怎麼解釋啊?」

回應他的,只有古董老爺鐘的滴答聲。



「呼,算了。還是一樣的衝動啊。」Anil扶著額頭,望著走道深處說道。

「我說,你該不會在說相聲吧?我是很認真的想要採訪的。」我肅然瞪著他。

聽到我的質疑,他只輕輕嘆氣。

「如果我只是想騙你,我就不用像現在這麼辛苦了。」他低下頭,輕輕掩過無奈的微笑。

「無論如何,請先坐下來吧,Bailey先生。就現在的情況而言,我想你也大概知道,我為什麼要拒絕貴社的訪問了。」

我依言落坐,仍是早先的位子。

「Senge先生,請你說明白一點。」

「有些事情,縱使親眼看到了,也很難說服自己去相信。所謂的事實真實與否,其實不在於眼前所見所聞,反倒在於人心,接不接受?承不承認?遇到這樣的情況時,請問你會怎麼做呢?」

我憑直覺立刻脫口而出:「那麼,先不要講,把那個人拖到事實面前,讓他張大眼睛看清楚了。」

Anil笑道:「我也是這麼想。可是,如果這個事實如同綠葉上的露珠一般,只有特定時機才出現,你又要如何讓他明白呢?」

「當然只有等啦!」

「是的。所以,在等到事實出現之前,我勢必得繼續當個騙子。那麼,請你注意,接下來我要說的話,你盡可以不要當真,但,卻得麻煩你清楚地記著,並盡可能的保持冷靜……」他說些句話時,很難得的,臉上並沒有笑容。

我點頭說道:「只是這樣的話,並不困難。」



「我剛剛談話的對象,就是你在廚房看到的那隻藍貓……是的,他會說話。而且,他還是我想要為你引見的Waltz美國區負責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enasi 的頭像
menasi

日光小巷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