イチハツ(鳶尾)的明

明不只善舟,對於捕魚也很有辦法。然而他告訴我,這湖水裡的魚人是不能吃的。
我問他為什麼。
「你看那魚鱗,漂亮吧?」
我點頭。
「告訴你喔,在這裡所看到的美麗,都因為披著詛咒。不想被詛咒的話就別吃。」
「我覺得楓樹很漂亮,楓樹也有詛咒嘛?」
「有。」明拾起土壤中半腐的楓葉,十分珍重的捧著。「他美麗過後,就要死了。」

明說,楓樹沒有花,所以向山神祈求,希望能有一天同花一般燦爛。
山神知道楓樹的願望超出了他的本分,憐憫他,卻只能勸慰道:沒有花,是因為不想讓他承受花朵盛開、美麗過後終究會棄他而去的孤寂。
楓樹心裡難過,因為,就算沒有花,他一樣也很孤寂。終於,有一天有個旅人來到樹蔭下,抬頭道:
那一直呢喃著孤寂的樹,是你嗎?那一直吵擾我的,是你嗎?我已經來聽你說話了,請你以後別再呢喃。
楓樹告訴旅人內心的願望。旅人仔細想了想,他說:

我看過一種樹,叫做櫻,雖然會開花,但他總是不滿意自己的花如此蒼白。有天,一個悲傷的武士來到樹下,對櫻說道,如果能把武士的心意傳達給他仰慕的對象,便願意讓櫻花變成美麗的顏色。
櫻樹很高興,二話不說答應了,武士便把自已的血注往樹根,也才有了現在染著粉紅色的櫻花。
美麗的花瓣成功吸引武士的愛人駐足,但櫻太自傲,不願意放棄任何一片花瓣傳達武士的心意,終於使武士仰慕的人黯然離去。武士的願望落空,憤怒地前來找櫻樹。
櫻說:你思慕的對象遠不及我美麗,為什麼你不來愛我,要去愛她?你真不懂美麗,她也不懂,所以我把她趕走了。
武士知道挽回無望,悲憤不已,終於死在樹下。他用最後一口氣詛咒櫻,讓她永遠眼睜睜著自己最盛開的美麗凋零。所以每當風向轉到武士回憶裡的方向,就會用怨毒的氣息將櫻樹的所有花朵推落泥土裡。

旅人說完故事,問楓樹是否還想要開花。
楓樹知道旅人的意思,但他的願望太過強烈,逼使他將旅人殺死,樹根吸了旅人的血,雖然不足以使楓開花,但滿枝的葉也猶如櫻一般染上了豔麗的紅色。楓紅的結局並沒有太大的差別,終究在最美麗的一刻霎時凋零。

因此,幾百年來,楓紅都會在旅人前來的時刻盛開,在旅人飲恨吐出最後一口氣息的時刻飄落。

明說完這個故事,他問我以後還敢不敢走近楓樹。
我說,翠綠的楓葉也一樣美麗。
又說,也許旅人看到滿山紅葉的瞬間,早就原諒楓樹了。


明愣愣的望著我。
先前我就說過,明覆著白面,因此我也無法分辨他當時的表情。

「吶,阿一,你覺得我這張臉怎樣?」他將臉湊上來,那是我第一次仔細端詳他的覆面。

像是未上釉的白磁,脫去冰冷而另人生畏的反光,偶爾會因為角度或種種巧合,或因為對我的寬容,讓我覷到點點螢光。

「很漂亮啊,像是永遠微笑一樣。這裡,你的臉上,還有花耶。」我注意到他面具的額角有細細的紫紋,像花朵嬉巧作弄一般隱隱裊繞。

明哈哈大笑起來。
他的笑聲總令他看似很開懷的樣子。

「這個面具有個名字,叫イチハツ(ichihatsu,鳶尾)。」
他起身,走回湖畔白舟裡,豎篙。

「阿一,你看仔細一點,我的面不是在笑,是在哭。」

我一愕,直到湖面再也找不到霧舟的影子才回神。






我後來問過外婆,才知道鳶尾是種有毒的植物,開著美麗的紫色花朵。



更後來,我有次在晚上偷偷溜到湖邊。
我已經忘記原因了,也許是一時衝動吧?

明坐在他的霧舟上,仰忘天空。也許是星月照映、也許是水面弧光,鳶尾覆面含笑的眼下,匯著瑩著兩道銀河。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