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根火柴


他的口袋裡總是放著一個銀灰色的煙盒。
裡面有一根煙。
總是只有一根。
他的口袋裡總會有一盒火柴。
儘管他有煙,也有火,他總是不抽。
他不抽煙,也不會抽。
雖然他喜歡的人常常吐霧吞雲。

那根煙,是他從他喜歡的人雙唇中取下的。
既然他沒辦法勸他戒煙,此後,總是隨身攜帶著火柴盒,用裡面一支支的短薪,計算他點燃的煙數,然後再小心收起那熄滅的過去,刻劃著他與他難得的會面。
他偶爾會把那根煙輕輕貼唇,描繪著那人抽煙時的模樣,也試著幻想吞雲吐霧的滋味。

他喜歡的人曾經問他。
「為什麼不抽?」
「我不抽,才有資格叫你別抽。」
「你不知道,嘗過的人,講出來的話才有說服力。」
他笑了笑。仍是不曾嚐過那軟白的煙體的吻。

因為他的火柴是留給他的。

他從來不去數他為他劃去了多少火柴。
因為他不敢去算,他錯失了多少次,多少次
向他表明心意的機會。
因此他仍是一直為他點煙,而那人每每在殘下蒂時離去。他喜歡的人從不在他面前抽第二根。

每回只燃一根,無形中已成為僅存在他們兩之間的默契。

替他點煙的時候,看著那雙低垂的眼簾,他總覺得他的勇氣隨著那火柴而點燃,卻又
隨之熄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enasi 的頭像
menasi

日光小巷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