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患站在岸上,送曹子曦上船。
臨要發船,談笑間,離患徒地神色黯然。曹子曦微笑,再次向他道別。離患睜著那船越行越遠,舉起手揮了揮,送別的話語怎地、一個字兒也說不出口。

他內心不禁自嘲道,又不是見不著了?卻不知─
何時方能見面?

相思本無意,別離方知味。

縱是書信到的了,滿腔愁思又向誰?
歸途走的虛幻不實,彷彿三魂裡七魄跟了離人
滿腔亂絮,便是惆?便是悵?

無論腦中興了何種想法,顯現卻是他的笑他的聲他的形,那麼真實,好像真的經歷過
但他知的,他深知那只是思念形成,卻暗自希望,思念久了
就成真了?
※※※

直到夜夜夢中相會,他才知了、信了,
那人其實沒離去。他其實是在身邊?
眸子就算睜了,卻又闔上,一再、一再
重遊
迴想那攜手出遊

那景色無論如何
也 無法澄清
但他的神情,牽過自己的手,卻依稀殘著
餘溫

提筆作書,卻見他笑,道:你想太多。
卻不知,如何能停下?如何能不想?
在曹子曦身邊訴不出的,和說出的
可難有一刻讓離患悠閒。

※※※


與其說曹子曦像鳥一般自由自在、無拘無束,
倒不如說他希望曹子曦是風箏,希望他們倆的情如絲般綿長。
他飛的再高再遠,風再強再亂,終有回到他身邊安棲的時候。
他不禁苦澀地
笑,自己的自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enasi 的頭像
menasi

日光小巷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