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桑琪絲新拍的大頭貼啊──」

  「你再叫下去我就把你本人直接變成遺照!」
  
  為了避免那殭屍被我一不小心扯出氣管、順便轉移怒火的焦點我堅持要利爾將桃樂絲的嘴巴用膠布纏好並隨同監視,好讓我挑出召書的同時可以冷靜平安地思考該如何銷毀紙頁。

  但那隻蠢殭屍一再堅持什麼殭屍應該受到人道對待。在我被迫用台灣霹靂火台詞對峙的同時,我已經將這個圖書室可以挖出來的邪惡紙頁通通抓在手中,代替利爾的脖子被我狠狠撕扯再揉成一團,完全無視人類幹員在後頭驚呼尖叫什麼骨董不應該受到如此殘暴的虐待。

  「虐待個人!真正的地獄召書根本就撕不爛!」轉頭我繼續向已然置身異次元的殭屍喊話,「我發現跟你完全無法溝通──不,你跟木乃伊的差異只在於衣著而已!都什麼年代了你穿那什麼格子襯衫!」
  殭屍分很多類型,而木乃伊,尤其是《神鬼傳奇》裡印和闐取回力量之前只會咿咿喔喔發出些怪聲彷彿長年受到胃酸過多所苦的那模樣最能說明利爾目前的狀況。
  
  被我這麼一說利爾除了一臉心碎抱著手機殘骸蜷在地上當個路障之外,戰鬥力已經因為智力影響直接歸零。顯然桑琪絲不過是留言用的便條對我們形成空前強大的咒縛。然而,既是無心插柳,我也無法期待桑琪絲有絲毫關於解開咒術的概念方法。

  我動動手指讓影子拿出利爾公務用航鈦金屬殼衛星無線電話,請求支援。

  『這裡是雅安‧沙利榭爾‧達‧維昂 ,你寂寞嗎──?我是個兼差神父,目前單身,歡迎可愛的小羊兒尋求夜間告解,我的三圍是──」那神經病錄製的待接語音答鈴彷彿要透過話筒將那水果腐敗的甜香渡過來一般,闇啞的男中音邊講邊呻吟。幸好在我理智瀕臨臨界之前那老鴇已將電話接起來,語音輕快。

  「維昂~」
  「我打的是應召專線嗎?兼差神父?
  「嗯──某種程度上算是吧我想~~」認出我的聲音後,那渾蛋換回慵懶黏膩調子說道。
  「我被詛咒了。」
  「親愛的小羊兒~~我一‧點‧也不懷疑。」要不是有求於這瘋子,我真想摔他電話。
  「或者換個說法,你右眼的主人被詛咒成廢柴了。如果你不想要你的右腦受到波及的話──」
  「喔,喔──真是糟糕,好吧,這開始讓我有興趣了。」

  我將桑琪絲寫在3M便利貼上的內文譯成英文告知。
  「真不愧是我們美麗的道友、親切可人的桑琪絲小姐,言靈的力量真強。嗯──相親相愛的話──如果詛咒當初本意只定得這麼簡單的話,根據六百六十六條惡魔與人訂約的原則,只要契約內容沒有明文詳盡列出,各種形式的情感表意性肢體語言都算是符合條件。」
  「請‧說‧英‧文。」
  「像是摟摟抱抱啦─親親摸摸啦──說些甜言蜜語逗他開心、喔聲音要低要沙啞──」
  「你以為我們在渡蜜月嗎?啊?」
  「好嘛──那你給他一個就好了。道地的,有如岩漿噴發般的熱情濃烈、難分難捨的法式熱吻──」說著聽筒傳來忘情而淫蕩的波嘖聲響。我連忙將話筒拉開,不願去想單憑他一個人是怎麼辦到的。

  吸氣、吐氣──我努力調整將偏高的收縮壓降下來。
  「──我寧可接受太陽光的熱情親吻我也不要讓那殭屍靠近我。」

  「很遺憾聽到你這麼說~~我是很想代替你,但這樣沒有用,對吧?」
  「我真懷疑你的處子之身,維昂神父。」
  「嗯~我的下半身隨時恭候大駕啊──」

  「有沒有更好的方法?」
  「請原諒我這麼說──砍掉重練吧,孩子。上帝愛你喔~」



  喀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enasi 的頭像
menasi

日光小巷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