倘若你終將消逝,何以要將
飛鴻雪泥的短暫、平凡易碎的片段
小心拾擷胸藏?


一如那對兄妹天真的信仰,
細蜿的麵包屑跡會忠誠誌標
貴重的行歸方向?


迷途,我說,迷途是耽癡於浪漫的
血淚代價。 』


你道。

我說,

方向,我刻在心裡
遺忘時,銘著的便痛了


遍佈膝肘 舊痕新傷

遺忘時,痛的便銘著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enasi 的頭像
menasi

日光小巷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