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事件肇因於日前內閣幾位政要毫於預警突然跳樓自殺。


  因懷疑有政治黑幕,於是九課奉命介入,秘密調查。線索指出,幾名政客在自殺前晚,行為舉止迥於往日,異常安靜,於是他們懷疑有駭客入侵導致行為異常。

  一路篩選掉無數煙霧彈,循線追索,終於發現類似病毒的訊號源可能來自貧民區的廢棄大樓一帶,他與巴特奉命前往搜查,發現了一名形跡可疑的少年,在追逐的過程中,他被入侵,毫不猶豫地走向並無圍護的大廈高層邊緣,舉步跳下。幸好巴特及時拉住下墜的他,但強大的衝擊也損傷了彼此的手臂。


  少年沒想到他的──姑且說是「病毒」──會導致德古沙墜樓,驚悔之餘,乖乖隨巴特帶回偵訊。


  



  「我沒有想到裕次會這麼做……我是說傷害無辜,我以為他只想要教訓教訓對方……」德古沙發現少年陳舊破損的裝扮下,有張清秀端正的面孔,此時正籠罩著哀傷。少年約莫十七、八歲,但他的氣質往往讓人有誤判了年齡的錯覺,而那身邋遢,實是他賴以求生的偽裝。

  「我──說出來你們……」男孩是猶豫,但當他看向德古沙,想起了對方曾遭遇的險境,似乎認為以坦承當作贖罪,或者再無隱瞞的必要,下定決心般開口。


  「有一天,我走在路上,無意間聽到裕次的聲音,裕次,就是被你們誤當病毒的,我的朋友。」
  「聽到?」巴特問。
  「就像你們的體內通訊一樣,不過,我從來沒有電腦化,」男孩說著背過身去揭開覆頸的短髮,那除了光滑的肌膚與一個與喉間對稱的圓形傷疤之外,找不到半個接頭插孔。男孩回身時發現眾人眼底的不可思議,無奈地笑笑。
  
  「我跟裕次一樣,因為某種緣故,可以透過觸摸知道對方許多事。不,裕次比我更強,他幾乎可以感受到身邊所有人心底的聲音,甚至潛藏深久的記憶。儘管不願意,但因為能力太過強烈,難以控制,使得他很小的時候就備受注目,最後被政客軟禁起來作為攻陷政敵武器。但政客忌憚他的力量,不知從何時開始對他下藥,使得裕次幾乎沒有清醒的時間。他的生活──不,他根本就沒有生活可言,他的人生都被束縛在病床上。我跟裕次其實從未見過面。我聽到他聲音的時候,他的身體好像已經不能動了。」男孩纖細的眉皺著,彷彿說話的同時,被拘禁的痛苦同樣在他身上作用一般。

  
  「裕次的Ghost是怎麼逃出來的?」少佐問。面對如此不可思議的力量,儘管是見多視廣的九課成員,一時間也難以置喙。反倒是少佐立刻抓住重點。
  「有一次清醒的時候,他看見窗外的電線,這使他有了靈感,如果他是電子的話,是不是就能夠沿著電線跑出去。裕次不斷的思考這個問題,後來,我想也許是念力,或者什麼都好,使得他的意念真的隨著電線逃了出來。」

  「身體的束縛反而造成靈魂的自由嗎?」少佐感到諷刺。但,實在沒有人可以斷言,因此得到更強大的能力的裕次,到底是幸還是不幸。
  男孩哀傷地笑笑。
  「經過幾次練習,對於如何讓自己隨著網路遊走,裕次逐漸變得拿手。到後來,他不但可以在電子腦之間穿梭跳躍,還能夠窺伺一般人的腦。也許是因為這樣,他自己也在人心之間迷惘了,沾染上些什麼,使得性格變得有些扭曲。不過,他的行為並非出於惡意……」

  巴特無法認同。忍不住揮拳,擊向桌面的砰然聲響打斷男孩的話。
  「你難道沒有看到你所謂的朋友,差點讓我們永遠失去一個夥伴嗎!」

  「喂喂,旦那,先冷靜下來聽他說完吧!」德古沙為話鋒突然牽扯上自己感到有些措手不及,他直覺伸手揮阻脾氣火爆的前輩,才發現左手臂不但抬不起來,肩窩處更疼得他冷汗直流,禁不住低吟出聲。

  待疼痛稍緩,抬頭,前輩的眉頭鉗的更加兇擰。不僅巴特,其他夥伴的表情也好看不到哪裡去,斗室內氣氛也因此更加凝重。少年靜默,神情謐然,並未顯現出壓力,或者懊悔。

  


  「……並非出於惡意,他只是希望──不要再有其他人受到同樣遭遇。你們或許很難想像,但,裕次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少年抬頭,凝望天花板,但德古沙下意識覺得少年的視線,恐怕是聚焦在凡人肉眼看不見的天空。



───

我知道這次更新很少,放一個中之一也很欠揍,但,有貼總比沒貼好。(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enasi 的頭像
menasi

日光小巷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