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既然你都來了,就看看我們可以了解到什麼地步。」
「呃,你的意思是?」
「能不能先告訴我,你們對這條街是什麼樣的看法?」
「嗯,根據我們所查到的檔案與資料,這裡原本是個小城鎮,在五十年前因為黑道滲入的關係,使得原本的居民陸續遷出,直到整個城鎮只剩黑道份子,終於因為不事生產致難以生活,而自食惡果,只好移到其他地方去寄生的地步。」
「資料上是這麼寫的嗎?」他臉上的微笑,令我頗感莫名奇妙。
「這是我整理出來的結論。」
「整理的很好啊。」他以指節輕敲下頜,說道。
「啊,這……謝謝。」終於理解他方才的微笑是嘉許的意思,我既得意,又有些不好意思。
Anil緩緩靠向椅背,桌面上的纖長手指輕輕撫弄深綠底白色花紋的古董茶杯。


「表面上看起來,這麼說也沒錯。」
「耶?」
「容我確認一下,貴社的出版物,是專門報導世界奇聞軼事的雜誌吧?」
我點頭。
「這事說來,真有點複雜呢。啊,瞧我都忘了,真是的。你還沒吃早餐吧?」
「呃,嗯。不過,這並不重要吧?」比起來,我更渴望知道這條街一切外界不得而知的秘辛。
他笑著搖頭。
「年輕人啊……別仗著年輕就這麼說。廚房裡還有些燉馬鈴薯泥,就請你將就將就吧。」
他不等回應隨即離席,我連忙跟上。
他對於我的跟隨並沒有說什麼,逕自在迷宮間拐了幾個彎,似乎是因為傢飾擺放的位置與數量,很容易讓人產生一種店內空間忽大忽小的錯覺。繞過日本屏風,撩開珠簾,後頭是個天花板有些低矮,但十分寬敞的歐洲鄉間風格廚房,同樣沒有電燈,不同的是流理台數個小窗擦得十分透亮,讓日光輕易就鑽了進來,整個廚房顯得十分明亮潔淨。
「請坐。」他隨手拉開當中寬大餐桌旁的高腳椅,轉身翻找容器、餐具。
餐桌上有一個銀製相框,銀灰色的花藤靜靜將泛黃的歲月陳封在玻璃底下。
那是有著些許東方血統的美麗女性,在回眸的瞬間燦笑,使得灰白的相片彷彿也閃耀著色彩。
Anil將騰著熱氣的馬鈴薯泥端到我面前。
「謝謝。這位是你的祖母嗎?非常美麗呢!」
他在一旁坐下,笑得同樣燦爛。
「謝謝,那是先母。」
「咦?啊啊,我很遺憾。」
我得說,這很怪異。
那位女性年約三十初,對於推估相片的年代,我雖不是專家,卻也頗有信心,那張相片保養再好,三十年的歷史絕對少不了。
轉念一想,也許他母親很晚才生下Anil,那也說不定吧?
看來Anil身上那種特異的氣質,跟他東方人血統也有關。
Anil撫著相框,輕輕嘆口氣。
「我總以為她會活更久,她連一點福都沒享受到。我幫我母親拍這張照片時,我才11歲,想不到才沒幾年而已……」

叉起一塊馬鈴薯,我決定還是效法前輩,絕不放過任何一個細節。
「冒昧問一下……」
「我母親得年41歲。」
「咦!等等,你怎麼知道我要問什麼?不對、這張照片怎麼來的?這起碼三十幾年了吧?你現在也不過二十出頭,如果這照片是真的,那你也該是個七老八十的老伯伯了!」與其說是他母親,還不如說這張照片被動過手腳的可能性還比較高。但,誰會吃飽閑著把照片弄舊?
Anil飛快眨了眨眼睛。
「這張照片,保存的比你的估計還久喔。」
「喂!別開玩笑了!」
「你們怎麼會想要訪問小店?」他將支頤的手放下,正坐看我。
「別轉移話題!」
他用那幽黑的瞳眸凝視我,迫得我不得不回答。
「因為你們古董店所有人(Owner)的那個傳說。」我抓抓頭,對於提問權被搶走十分著惱。
「什麼傳說?」
我遲疑了一陣,才道:「你也知道,在這種地方,什麼光怪陸離的傳說都有……」不是因為我臉皮沒有前輩們厚,實在是因為毫無科學根據的話,大大違反我的處事原則,要我說出來實在很痛苦,因此為難。
「什麼傳說?」他仍是面無表情。
「……就是……傳說,你們這間古董店的店長,是個咳咳──
是個精靈……」



「你相信嗎?」Anil一問完又笑了。倒顯得連他也不相信的樣子。
我瞠目瞪他。

「不‧相‧信!」
Anil興味十足說道:「來這裡啊,如果沒有豐富的想像力與開闊的胸襟,會很辛苦的喔!尤其……」他頓了頓,臉上笑意更深,「你還是在T雜誌社,這種性質的地方工作呢……」
我十分不服氣,立刻大聲反駁。
「我就是要用客觀公正的角度,以科學方法來解開這一切光怪離奇的迷思、為世人帶來真相!我就是抱持著這樣的想法才加入T雜誌社的!」

他輕輕嘆口氣,笑道:「早知道你執意要來,就該要求醫生或科學家什麼的陪同了。現在,教你第二課──科學可以解釋很多東西,但很多東西,是不能用科學解釋的。因為,科學奠基於人類的智識,而人類既不能全知全能,科學亦是如此。」
他拿起相框,翻轉過來遞給我,又是另一張泛黃黑白照──一男一女親密的摟抱,女子便是先前所見,只不過面孔稍老一些,而男子除了衣飾不同,簡直就是眼前的Anil!

但這相片老舊技術與氧化的程度?

「我不信,這你爺爺吧?」
「你說呢?」他沒有生氣,反而笑了。似乎早已習慣別人的懷疑。
「要不是打開怕會風化掉,要不然真想給你看看這照片背後當時寫下的日期。」
「咦?」
「距離現在,應該也超過半個世紀了吧?」
發現我瞪著他,又笑。
「姑且不論這個人是不是我,你不覺得長得這麼像,也是一種奇蹟嗎?」
他這話說得我雞皮疙瘩爬滿了整個手臂。
不是長得像,是根本一模一樣!孫子像爺爺像到這種地步,還真算得上奇人異事……
「如果在這裡就打退堂鼓了,你打算要怎麼繼續你的訪談工作呢?」
「這……這,好吧,這照片姑且就先當作是你了。那麼,關於店主的事情,你能告訴我嗎?」

Anil笑道:「當然可以,不過……」他指指盤中還攢著大半的馬鈴薯,「你得先把早餐吃完才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enasi 的頭像
menasi

日光小巷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