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盤著雙腿,一如往常坐在堤上,距離恰恰三步開外,秋水奔騰,聲勢隆隆正好溶得下我一介碌碌。

眼望穹廬,想著雲雨;垂目原荒,又盼稻盛。

草木唏嗦,男子偉岸,徐行而傍。

我閉目,片刻問。
「大人……如果刺秦真成了,荊軻還會是個英雄嗎?」

「你說呢?」男人背手昂立,一身擎天傲骨。
「不會。輪不到他。」
「哦?」
「一個殺手的資質,最多只能讓人期待為義犧牲,但,卻不能期待他治平戡亂。他推不到這個果,已是凶險,卻要執意如此,那他的仁義也不過是個虛浮表象。」
我頓了頓,忽覺這本是我提出的問題,竟都是我自言自語起來。
「大人……」略窘輕喚,他只是大掌握了握我肩頭,微笑搖頭,示其不在意。

董卓放開手,邁了兩步瀕臨岸堤,默看河水濤滾。我一時心迷,恐他要為水勢吸去,霎時又明白,他是為納百川而來。

「先生想的是社稷大局……

……我還是覺得,他是個英雄。」
我一怔,見董卓神情嚮往,心裡也有個底。
「大人,可是謂那無惘百代千秋、士議史伐,也要堅行不廢的器度?」
董卓笑得甚暢,只覺仰面秋風利冽愁煞,首度開懷。
「知我者,除伯武何人?我道縱使偏磕浮拌,破綻百出,我也能又靠這雙手,靠這裏……」他指指腦袋,指指心臟,「靠這裏,也能彌足,也能勝出。」

笑意在我臉上漾盪開來。
「伯武引頸盼之。」

兩人對望一臉笑盼,隨轉觀千古東流。會心之悅,即刻便足。

仰望你這身霸氣,就是我留下的原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enasi 的頭像
menasi

日光小巷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