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正在桌前看書,藉由啜著口中甘芳的水仙忽略掉窗外傳進來轟隆隆的噪音,注意力隨著字裡行間高潮迭起。

一會兒,細小的腳步聲響起,來人──確切來說,來偶,正大光明將紗窗挖開一個等高的洞,從容不迫地走了進來。

D挑挑眉,注意力又回到書上。

「我一直以為你是住在塞滿模型導致整個地下室空間像個垃圾窟的怪咖,沒想到你住的地方這麼普通。」
「很榮幸能騙過您的犯罪側寫員。什麼風把你吹來的?」D隨手將緞帶別入方才看的書裡,望向艾克哈版的哈維。

「不猜猜我怎麼來的?」
「讓我想想──麻雀──噢不,可惜我們沒有拇指姑娘──」
「去你的童話故事!」哈維正常的那半邊臉扭曲了一下,用個粗魯的手勢打斷對方的話,「不,聽著,我有個生意──」

兩個哈維都安靜下來,又等了一會,正常的哈維小心翼翼地四處張望,D直覺道,「別擔心那個黑衣長著尖耳朵的朋友會突然冒出來。據我放出的風聲,他恐怕短時間不敢接近這裡。」

「你為什麼這麼有把握?」

「就憑我正在做的事。」
根據前一回在某寫手家辯控雙方可歌可泣的攻訐對質之後所引發深不可測廣難以度的不良影響後,哈維對於一個寫手隱藏在言詞之末的絃外之音變得有點心理陰影。

「我聽說過你,」他儘可能克制自己檢察官追根究底的本性不要問下去。律師般的嗓音這時偏向低沉,隱隱散發著一種危險氛子。

「X大人嗎?真是我的榮幸──噢不,希望他不是在跟你抱怨我拖稿的惡行。」

「他*確實*是因此提過你,但那不是我這次來的主因。」
他似乎迷上了西片裡大魔頭喜歡吊人胃口的說話習慣。然而這無法轉移注意力,D隨口應一聲,翻開書本思緒又掉了進去。

「我發現你這裡沒有人偶。」
「嗯──你覺得我該要有個幾隻?」
「至少,蝙蝠崽──」說到這個字眼哈維燒傷的一面抽搐了下,「或者大超什麼的。」哈維扁扁嘴認命的說完。
「我承認我想過。但你知道的,官方版本近期研發的最新韌體,會讓這兩個人的相處模式以某種微妙型式超乎某種族群的期待,造成一定程度上的購後失調。」

「你這話他──的是什麼意思?」哈維奮力轉頭,健康的與失去眼瞼的雙眼瞬也不瞬地盯著D,彷彿要透過這麼一個動作將刀槍劍匕投射過來。
「根據人性,什麼都不穿不會比輕攏羅紗若隱若現更具吸引力;同樣的道理,一個官方玩的越清水越純情的配對,萌價值──也就是引人遐想的程度──就更高。
但所謂的引人遐想,也只是腦內補足而已,並非真實發生。當消費者買下人偶──尤其是兩隻以上的人偶時,消費的動機有七成以上是為了實現想像,但你知道,官方的韌體倘若沒有破解,根據初始設定,大超跟蝙蝠,永遠不可能走向,那個鬼狼老是因而道德消音的字眼。如此一來沒有花大錢去破解的消費者是註定要失望的。」

哈維先是一愣,才鄙夷地瞪向D。

「我以為你是*正*人君子。」
「我是的話,你還會來找我嗎?」D幾乎大笑,「那只是一小部分的理由。其實我真正想要得到的人偶,早在電影上映之前聯邦政府就嚴令禁止研發人偶AI了。」

「什麼!有這種事?佛萊迪跟傑森、異型系列甚至連AVP都出了──」哈維嚥下口水,「不,難道是小丑嘛?」

D揭開筆記型電腦,在火狐狸的鼻子底下輸入關鍵字,沒三兩下便搜尋到小丑人偶官方網頁。

「你瞧。喔喔,連小丑大戰蝙蝠俠(諾蘭版NC17)都有耶。」
那彷彿美洲水牛被擎天柱撞到般淒厲的吼叫以炸碎斗室般的聲勢爆開來。

你給我關掉──!」

「好吧抱歉我忘了你還是處男。」
「該死的我不是!」
「我沒興趣知道你以前是不是但我相信你後面是。」
「你什麼意思?」
「不,當我沒說,忘了這件事吧。」
「讓你見鬼的腦袋給酒精燒掉吧!」
哈維抓起D桌上的50ml酒瓶往那顆腦袋砸過去,只可惜人偶驚天動地的力道依然被無良的擋下來。
「相信我,在半夜裡死拖活磨的想稿時,酒精總能發揮畫龍點睛的妙用。」甚至邪惡的眨了左眼。

「我承認踏進這天殺的窗檻就是我犯下最大的錯誤。」哈維一手扶著窗櫺,用那刻滿血絲的眼白瞪D說道。

「你還沒猜出來我最想要擁有的人偶呢。」

「反正不是什麼好東西。」
「沒差,料你也想不到。」
「該死的,告訴我是什麼!」
D打開撥放軟體,霍華蕭詭譎陰森的音樂令斗室溫度瞬間陡降。
片刻,男性低沉而磁性的嗓音流洩出來,語調睿智,言詞字句不祥。


「漢尼拔醫生!」
哈維損傷的那半邊臉嘴角彷彿滿意微笑,但完好的那半邊卻又像在哭。

「該死的你們這些寫文的都應該通通抓起來關亞克漢!」
「那倒是個不錯的選擇,至少我每天工作的時候沒有人吵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enasi 的頭像
menasi

日光小巷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