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向任何人打聽J的事情,不難。


一點也不難。


那傢伙累了煩了是頂著張臭臉沒錯,但遇上同事熟人,嘴角還是扯揚的。
有的慧黠,有的痞賴,總還帶點傻憨。


記得二月時,那傢伙隨著時日逼近,嚷嚷什麼先說好我那天肚子痛十四號我自動休假的鬼話,但早在上個月排定的班表,他老也沒費神去跟人調班,情人去死去死口號不過就是喊心酸的。

真到了十四號,那天交誼廳總是零亂的玻璃几上多了桶色彩斑斕的糖果,還有一包巧克力。經過的同事們當然沒在客氣,聲聲說哪位善心人士出來大家見見感謝感謝嘴裡沒停那一袋巧克力幾乎瞬間殲滅。

是啊,誰這麼佛心來著在這種時節點布施了應景物給只剩兩隻鞋印在外頭整個人幾乎都躺進去死團的這單位同仁呢?

問遍在場的人都說不知道,就他沒顧著廝殺直個兒湊上前掀了包裝袋,黃色的自黏便條紙掉下來。

那隨意亂撥亂翹的字體不倫不類地寫著"有伴沒伴吃糖過好年,祝大家身體健康平安大吉,瓦倫廷日快樂~J+"。



說是,那天一早,J提前半小時到班,衣服還沒換手裡拽著一袋巧克力糖拉開抽屜櫃一個一個往裡扔,同期的還多附贈幾粒特別。餘下的往桌上一擱,要不是一旁工讀生看得真切喊住他留條子,人就打算這麼帥氣更衣上工了。



這舉措的結果,就是那天J走到哪,少不了相熟的同事向他攔路道謝然後那傢伙嘴上客氣,唇角揚的開心,開心到囂張。


R想,這傢伙不知道是哪根筋接錯掉,出盡風頭還自以為低調。


只不過,當哪位不熟沒講過話的學長向J+搭訕,通了名姓立刻拱手認親兼道謝。

" 嘿你就是那個J+嘛?"
"我就是,怎麼了嗎?"
"沒事沒事,不用緊張,只不過是想知道哪個善心人士請的巧克力,一定要認識一下。謝謝你啊!"
"不敢不敢、就吃吃糖、大家開心嘛學長瓦倫廷日快樂"那事主嚇得一驚一詫支支吾吾還不是假的了的。


他才知道那傢伙看起來聰明,天生不一般的脫線。


這J+腦門頂著關於天兵的註釋標籤恐怕又多了一條。




沒三五年絕對撕不下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enasi 的頭像
menasi

日光小巷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