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蝙蝠俠想喊出「滾遠點」時已經來不及了。

一陣震耳欲聾的爆炸聲響起,他從隱匿處縱身一跳,子彈般射向那隨著大樓倒塌、水泥與玻璃粉碎成的蕈狀雲。

「B--我想我需要--」
「支援,我知道,在你呼叫之前。」
蝙蝠俠將展開的翼翅盡可能貼近身體減少阻力,以人體能達到最高的極速趕赴超人墜落的方向。



風刺耳的刮刷著超人的鼓膜,能在這時候聽見他好戰友諷刺的聲音多少給了他點希望。
只要他不要一直下墜。



他看著藍天白雲悠閒的飄動,若不是自己正以重力加速度往地表貼近他還真會好好欣賞一下。
太陽變得太刺眼。身體不斷地被碎散的鋼筋水泥劃過,疼痛。

隨即、視線變得一暗,他掉入蕈狀雲中。

超人心想,他這回真的完了。
他開始懷念每一個戰友的聲音,但耳機只傳來尖銳電子雜訊,而他不認為在落個不停的水泥雨中有任何人聽得到他的呼喊。


這時候視線已經起不了任何作用,聲納搜索也難以在無數奇形怪狀的建築殘塊中快速找到相對微小的外星人,蝙蝠俠只能夠憑藉著那彷彿烙印在視網膜中、超人落下的方位去推斷,並竭盡所能忽略掉那人在墜落途中撞上某個碎塊改變方向的可能性。

神啊--
墜落的可是超人哪、求祢救救他!




超人開始不斷地回想起以往作戰的每一刻--那不一定美好,他的身後的陰影卻總是藏著足以性命交託的戰友--儘管他不一定那麼需要擔心背後,但,那黑影,該怎麼說呢?光只僅是存在著,就能夠令他感到安心。更何況他總會在諷刺中揭開他的盲點、並在最佳時機協助他。


他彷彿能看到蝙蝠俠的面容,僵硬的嘴角、刀般的線條,光一個眼神就足夠說太多事了。

是的,B,我後悔了。後悔沒聽你的話。
這次,真的很抱歉。


然後,他再也看不見任何東西。





那黑影自上方箝住他的手。
超人吃痛地低喊一聲、他從未有機會體驗蝙蝠俠的力道是如此之大--蝙蝠俠的降落傘在截住超人的瞬間繃開全展、就算不用超級聽力,他也聽得到突來的阻力對筋骨扯出的刺耳聲響,更不用說被捉住的臂膀有多疼。


蝙蝠俠聽到了超人的哀嚎,但他沒時間感到抱歉,因為降落傘很快地就被碎片割破,而鋼爪毫無用處,他只能祈禱他們倆能在不會粉身碎骨的高度下才來個自由落體。



該來的還是來了。



蝙蝠俠用力勒住超人在空中一翻、雙雙墜入殘垣斷瓦與尖礫雨中。





***



超人首次因全身疼痛而睜開眼睛,但他看不見任何東西,這裡沒有絲毫的光線。

「B!你在哪!」他吼,但因滿嘴的砂粒與滿腔的恐懼完全變調。

前臂一緊,他才注意到那人從未放開過他的手。

「閉嘴。」那聲音很微弱,間雜著喘息,更不妙的是,他聞到血腥味。


失去超級聽力、X光視線,超人陷入前所未有的恐慌。他無法知道他最佳戰友身體目前的狀況、沒有辦法聽到他的心跳、骨頭是否都乖乖待在定位、還有沒有哪裡受傷--

「B、我看不見你!告訴我你怎麼樣了!」聲音失控而尖銳。

「閉嘴。」
冰冷堅決的命令讓超人稍微冷靜下來,他聽見蝙蝠俠費力地調整呼息,想靠近,卻僵硬地不敢稍動。他怕,他怕碰到溫暖濕膩、他怕他一動就會遺漏掉他朋友的聲息--那很可能是最後一次。

「你的聲音連三百尺外的暴龍都能引來。」蝙蝠俠低聲道,他放開了超人的手,這讓後者感到恐慌。

超人一暈,等他回神時,已經跌撞在什麼東西之上。

「別動。」那聲音微弱、卻聽起來共鳴著、迴響著,他意識到他的臉頰貼在蝙蝠俠胸口,而後者正用力按著他的頸項。

他聽到了。


蝙蝠俠的心跳,比平時快了太多、但至少呼息在努力下逐漸穩定。


「B,你在流血,快告訴我該怎麼做!」


「別擔心那個。我左臂骨碎,頭昏腦脹但意識清晰,只要你別亂動,我甚至可以說我感覺很好。別讓我再說一次。」

「你不能讓我什麼都不做看你流血!」

「如果你有辦法不踢到我的手、不動到我的身體之下找到你的披風和雜誌還是什麼,歡迎你替我止血、固定住我的手。」說完、蝙蝠俠難以抑止得喘息。


「那我們該怎麼辦?」

「閉嘴等吧。」


「你有沒有手電筒什麼的,讓我看看你?」
那人嘆了一口氣。無言地抱怨他的不死心。
「腰帶,中左六。」

超人還在納悶為什麼蝙蝠俠不主動拿出來,直到肩膀被推動,才意識到自己整個人趴在對方身上,一時雙頰發熱,連忙坐起。他小心地伸出手探詢著。

「看在老天的份上,我說的是腰帶,不是那裡。」

超人覺得此刻自己的臉肯定連蛋也能蒸熟而且以拉奧之名發誓他一點也不想知道他摸到哪個部位。

蝙蝠俠認命地抓住超人的手,探向幾乎被壓在左側身下的第六格腰帶口,隨後力竭地歪倒。
「按一下,往上抽。」超人照做了,拿出一個金屬質感的盒子,他仔細摸索,感覺手中的東西有著類似手榴彈般的形體,但畢竟出自蝙蝠俠身上,他不敢亂扳。

「B,我沒摸到開關。」超人疑惑而且感到挫折。

「那不是現在用的。」

「這是什麼?」
「閃光蜂鳴器。等時機一到,你先塞住耳朵,再拔開插梢。」

「我記得我說的是手電筒。」超人重申。
「你可以搜我的身。」這句話成功讓某人閉嘴。


感謝現在的昏天黑地,超人可以紅著臉生悶氣而不會被恥笑。


「差不多了。聽著,你先拿我的披風裹住身體,塞住耳朵,然後拔開插梢,丟出去。」蝙蝠俠的聲音低到幾乎耳語的地步。

「為什麼?」

「天殺的你能不能就是照做?」蝙蝠俠用盡力氣低狺。

「我不明白。」
「該死的那個部分?」
「你叫我裹住身體。受傷的是你,你有失溫的危險!」
是錯覺嗎?超人心底發冷,他好像聽到蝙蝠俠在呻吟?
「我想你平常裸露習慣了所以沒注意到﹍﹍」蝙蝠俠亦發微弱的聲音也掩不住濃濃的諷刺,「你的衣服幾乎都破了。」


「你知道我--」超人及時的把那個「並不在意」吞回去。畢竟身前那人剛剛諷刺他是暴露狂。



「披.上.去。」即使蝙蝠俠越來越衰弱,但聲音依然足夠威脅。衣服戰損是常有的事,蝙蝠俠也從來不會拿這芝麻蒜皮的小事來挖苦他,但在此時卻異常堅持?

「到底是為什麼?」超人毫不費力將遞過來的披風推回去,這令他感到更加憂急。

「願上帝詛咒你該死的靈魔防。你失去所有超能力,難道連末稍神經都一起沒了嗎?」要不是他現在的身體狀況,他真想狂揍超人一頓然後讓那天然呆埋入此地長眠。

超人僅只沈默地堅持。他相信蝙蝠俠知道自己在瞪他。
「聽著,我得碰你一下,」蝙蝠俠深吸一口氣,萬般不情願,彷彿為解救世界唯有去親吻小丑的臉頰一般惱怒痛苦,「請你注意,這裡隨時會垮,不准尖叫。死都給我咬住你的舌頭。」

超人更加困惑。蝙蝠俠要真怒起來直接揮拳揍了哪次碰他還得他的同意?

「準備好了沒?」
超人點頭。他相信蝙蝠俠看得到。

隨即,他感覺到蝙蝠俠的皮革手套擦過胸側。



「謝謝你讓我知道我胸前的衣服破了。」超人生氣的說。

蝙蝠俠覺得自己氣得快要腦溢血,於是用力一抓。
「啊--、」「不准叫!」

超人疼的飆淚,當然還有還有另一半原因難以啟齒。


「你看得到我--?」
「他媽的一清二楚!





他默默抓過蝙蝠俠揮過來的披風將自己裹得死緊,而不要去感受那突然出現的兩個乳房。

全站熱搜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