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人一但乖乖照蝙蝠俠的話做,接下來的事情就簡單了。

他投出閃光蜂鳴器,那不斷閃爍的強光與尖銳刺耳的聲響持續沒幾分鐘,周身的瓦礫便被綠光安全地抬起。
然後,他注意到,隨著陽光刺眼的灑下來的,還有頂上烏黑的長捲髮。


這場戰鬥在兩人受困的時候結束,而他將蝙蝠俠的披風延展性發揮到極致將自己裹成一棵粽子,然後在黛安娜的協助下,與蝙蝠俠在最短的時間內傳送回瞭望塔,還被黛安娜壓在推床上送進醫護室。
蝙蝠俠則一直堅持到他確定超人除了皮肉傷之外無恙後才闔上眼睛。




當蝙蝠俠醒來時,他看到一張陌生又熟悉的臉孔,頂著黑上一圈的紅眼睛,身上還包著那件熟悉、沾滿灰泥的黑披風。
「你又要幹嘛?」乾啞的擠出聲。

「你能不能先關心你自己一下?你的左上臂粉碎性骨折、肋骨斷了三根、有腦震盪、內臟損傷的可能、還有--」

那激昂而自責的女聲兀地中斷。

因為蝙蝠俠在瞪她。

「黛安娜沒給你衣服穿嗎?」那溫柔低語裹著濃烈到化不開的譴責

「她的、呃,你知道、我的、那個、」越說聲音越低,那女孩直接將臉埋進蝙蝠俠手邊的床裡。


蝙蝠俠用力闔上雙眼。不願意去想她話裡未竟的是太貼身還是布料太少

「你可以拿我的衣服去穿。」幾乎是壯士斷腕的口吻。
「真的嗎!?」超人興奮地雙手一撐湊在邊上,大狗般的神態是一點也沒變,只是,原先那隻大狗,沒這麼,該怎麼說?


該死的一覽無遺的.儘管不大但形狀美好的,呃,波濤洶湧?

更別提其中一個還有自己的爪印。
蝙蝠俠撇開頭去。

快.滾.出.去!」



***


蝙蝠俠再次醒來,是因為那個失去能力的超人用細嫩的雙手捧著個大餐盤,在竭力保持眾多杯盤平衡的同時撞到門框發出的巨響,以及那極為辜負外表、響亮的呲牙咧嘴。


蝙蝠俠這次精神更加清醒了,他留意到自己的面甲被除下,而會這麼幹的除眼前的混蛋外再沒第二個有此膽量。室內沒有其他人,因此這當口撞上來的就得承受他所有的偏執與怒氣外加起床氣。

「出去。」
「不要。」
而那個克拉克,不管有沒有注意到蝙蝠俠惱怒的原因,都會毅然堅持下去。

「我不吃。」
「那你看我吃。」

穿著襯衫的克拉克盛氣凌人地將餐盤不甚優雅地敲在桌上,湯水灑岀不少。沒捲好的袖口因這個粗魯的動作再加上質地太過細滑,直接溜下來將那本就纖小的手掌蓋得只剩指尖。
那為布魯斯量身訂做的絲質襯衫套在目前的克拉克身上實在太過寬大,下擺幾乎蓋到那雙線條優雅的大腿的一半。然而礙於角度,布魯斯無法看清病床底下的部分。

「告訴我你有穿褲子、噢不,我不想聽。」躺在病床上的布魯斯用完好的手將臉面掩住。

「我有!我有穿、你的、四角褲!」一臉惡作劇成功,克拉克得意地拉起衣襬,秀出勉強以腰帶打結綁著但依然寬鬆的西褲底下露出的鐵灰色四角褲頭。

「你穿那個走出去?還去餐廳!讓我死了吧!」那個從高空墜落毫無緩衝撞擊到地面也沒哼一聲的人現在哀嚎的要死是怎樣。

「我的衣櫃這麼大,你卻選了這件?你乾脆去向穿丁字褲好了!你天殺的有沒有常識啊!」

布魯斯的反應讓克拉克有點受傷,已經很窄小的肩膀喪氣地垂下,隨即,他意識到--




「你該不會真的有丁字褲吧?嗷嗚!」


幸好是餐包,克拉克摀著鼻暈頭轉向地想,不然這真的會出人命的!


***



「你是什麼時候發現我失去超能力的?」為了緩和氣氛,那鼻頭發紅、滿嘴塞了東西的黑髮女孩口齒不清地問道。

「從你衝動莽撞的飛過來時我就有心理準備,然後,你呼救,我就確定了。」布魯斯毫不掩飾聲調裡的譏刺嘲諷,一臉鄙夷地瞪著克拉克塞進他手裡的燕麥粥。克拉克心虛地想著,如果布魯斯有熱視線,自己的手跟那不幸的碗八成不出幾秒就被他燒成黑炭。

「那--」黑髮女孩尷尬地,用力吞下理應美味的漢堡,「我、我變成、變成、」
「我抓住你的時候。」
「怎麼辦到的?那時候我只看到一片煙霧瀰漫,你應該也--」
「因為你的手腕變得太細,我差點--」布魯斯、不,現在是蝙蝠俠,陰沈地嚥下尚未說出口的話語。

好吧,幹的好克拉克,氣氛又僵掉了。
克拉克打從蝙蝠俠恢復意識以來就一直擔心著,他什麼時候會因為自己的粗心大意而爆發,但沒有。
他也沒有責怪自己的莽撞--好吧,他剛抱怨了一句--與因而失去的能力。

儘管如此,依然不能稍減他的自責。


他害他最好的戰友為了挽救自己受傷,躺在病床上,他還沒說謝謝呢!


「那個、B--」
「閉嘴。」布魯斯完好的那手將湯匙當成大劍捅進惡龍咽喉般戳入不銹鋼碗,竟然沒噴出半點燕麥,克拉克打賭那肯定留下深刻的凹痕。

「對不起,還有,謝謝你。」

「要謝我就把我的電腦拿來。」

「說到這個,我剛剛有打過電話,」提到電話,克拉克振作起來,再度大口咬下漢堡,「安妮握司先生窩,扼腕疑煙,他要央你的煙霧原邀也我。」

這全天下就唯獨偉恩宅裡有史以來最偉大的管家能夠制得住高譚最陰暗最危險的影子。

「天殺的。」
布魯斯為自己不但聽得懂克拉克含滷蛋發言,更因阿福竟然有辦法憑克拉克現在的聲音確認是本人、還就這麼隨便地將監護權移交到該死的還不是誰、是克拉克這等鳥事遭到無情的雙重打擊!

「我聽到了!你不可以在淑女面前講粗話!」
去你的淑女,那個淑女會在嘴裡有東西的時候還說話!」

布魯斯恨恨地按下床畔的操控面板,牆面上緩緩打開、露出42吋螢幕。

前三十秒克拉克還津津有味的看著,直到他發現剛出場沒多久馬上就成為死人、還有隨即而來的經典片頭曲--

「噢天啊B不要!」

既然他現在只能夠吃糜爛的燕麥粥,他就讓CSI New York來折騰那大啖動物性蛋白質的渾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enasi 的頭像
menasi

日光小巷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