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說過出去就別再進來!」


現在是點心時間!」黑髮女孩鼓起勇氣大喊以忽視那握在某人手中威力恆等於蝙蝠標的湯匙,並再三提醒自己向蝙蝠俠探病時一定要徹底棄守環保規章第一條--不使用塑膠餐具。


「你是被魔法變成哈比人嗎?還是你打算將自己吃回原來的體型?」

布魯斯嫌惡地瞪著那個黑髮女孩伸長雙臂勉強地抱著幾乎其將視線淹沒的一堆零食

黑髮女孩沒有回應他的尖刻,只是非常罕見地板著臉抬腿踢過椅子,雙臂一展,花花綠綠的包裝唰一聲崩灑在布魯斯腿上,才用力將自己摔進坐墊裡。



布魯斯是很想吼什麼表明一下自己的身份、並「心理諮商請找火星人」,但,看看眼前這渺小的傢伙?


「幹嘛?誰惹你了?」


「我知道大家都急著為我解開魔法,但是、我不曉得怎麼形容﹍﹍大家看我的表情很奇怪。」尤其是某些人,克拉克肘著床沿粗魯地搓自己的臉。
「你得讓他們適應一下你的造型真的改善太多。」這句話成功讓克拉克翻個白眼,噴笑出來。

克拉克為安慰自己,從那堆零食裡面選一包派對洋芋片,但那冥頑不靈的包裝讓她半天扯不開,最後,洩氣地倒向椅背。

太棒了,失去能力之後,連區區一包洋芋片也要欺負自己。

布魯斯向她勾勾手指。

克拉克望那打上石膏的手臂搖頭,結果錚地眼刀掃過來,那個失去超能力的可憐超人縮著肩膀將洋芋片卑屈地雙手奉上。

只見布魯斯接去,張口咬住包裝袋的一角,扭頭一扯,全然掠食者的狠野囂張,而那包裝袋開的口不但大小適中,半點碎屑也沒灑出來。

「謝謝喔!」克拉克對著那炫耀過度的冷笑嘴角訕訕地說。

女孩悶悶地將洋芋片塞進嘴裡,一片接著一片,忽然停了下來。
他發現床上那人用著幾乎是斷層掃瞄般的眼神刮著自己只差沒切片採樣,忍不住渾身一顫。

「幹嘛!」
「你叫Wally進來,你,出去。」

「為什麼?」
她得到了個優雅的『請』手勢。

鑑於蝙蝠俠之所以躺在病床上是因為自己,超人雙肩一塌認命走出去。


克拉克在餐廳裡找到閃電俠,並再次確認,單獨面對即使已經躺在病床上還打上石膏的蝙蝠俠於閃電俠而言依舊具有極大的壓力。
由於自己依然不會說謊、蝙蝠俠也沒有給出任何理由,他費盡唇舌,閃電俠也依然百般藉口推拖拉遲。

他眨眨眼,告訴他「裡面的是布魯斯」。

那永遠躁動的閃電俠盯著她下巴脫落兩頰緋紅瞬間暈傻,嚇得克拉克連忙湊上去在對方面前揮手,但紅影一晃,人影已從眼前消失。


克拉克只好專心地替自己調一杯奶昔、並為蝙蝠俠找份報紙好暫時忽略這個謎團。


***


「你到底是對小閃說了什麼?」黑髮女孩雙手插腰氣勢十足地站在病床旁。

「報紙。」然而眼前那人只是理所當然掌心向上,頤指氣使。

「我看見小閃哭著跑出去!」
「你?看見?」還過份地挑眉。
「我聽到他的哭聲了!」雖然接近音速但根據杜卜勒效應與那顯著的分貝也足以辨識了。

「坐下來喝你的奶昔。」

聽到這句話用那種彷彿裹上白蘭地咖啡酒慕司般濃烈絲滑又醉人的口氣說出,克拉克不由自主地拉開椅子坐下洗耳恭聽,還搞不清楚哪隻手這麼沒節操地將報紙遞上。

「我只是讓小閃的耳朵脫離處男之身而已。」
噗--
布魯斯手腕一翻報紙俐落地將克拉克噴出來的奶昔全數擋下來。

「你到底對他做了什麼!」鑑於那花花公子火力全開之後的攻擊性,克拉克幾乎抓狂,之所以沒第一時間撲過去揪布魯斯的領子,單純只因太矮翻不上病床。

只見那人忍俊不住,向她招手。
他在她耳邊輕呵,暖熱的呼息吹在她柔軟的耳殼上--




「我只是這樣跟他說--魔法只影響了上半身,你還帶著把--」


克拉克將腦袋用力栽進床單裡,心裡第一次這麼痛恨自己沒有辦法打個地洞鑽下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enasi 的頭像
menasi

日光小巷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