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午後,錯過正餐鐘點的布魯斯手裡拿著咬了一半的三明治,悚然立在32吋大的液晶螢幕前,忘了咀嚼。他毅然地與手中的美味道別,披上外套轉身奔向車庫。





  約莫半小時,臨時插播的新聞畫面裡,晃動的鏡頭框著彷彿多頭惡龍般怒吼翻騰的濃煙與火焰,背景還不斷傳出爆炸聲響。
  那趕赴現場的記者勉強握住麥克風惶佈地說道,這也許是新一波的恐怖攻擊。


  
  舊城區,在封鎖線隔出的殘敗裡,高登局長站在堪稱泥濘的柏油路面上,消防水柱悲哀地噴灑著,裹住煙塵餘燼四處流淌,玻璃渣像雪花一般,染上人類骨血化成的灰散落一地,彷彿蓄了滿眶的淚水在午後的陽光下閃動著。

  斜對面的公寓窗口,布魯斯隱在暗處望過去,高登一身土黃色,那彷彿用鉛漿過,畢生致力於將那個男人肩膀往下拖拽的風衣。但那對於慘狀無力回天的疲憊男人毅然地抬起腳步,掌控現場。

  
  四、五十齡的紅磚老舊公寓面上燻黑了大半,爆炸發生的地點在一間義式餐廳外,沿街停放的車龍在其前轟出個缺口。多人輕重傷,死亡人數尚待確認。



  稍晚,高登的組員睜著一雙雙飽受劣質錄像摧殘的眼告訴他,從爆炸往前追溯附近所有的監視影帶,那輛車被停到它粉身碎骨的地方之後,除了三個不幸的被害人──距離太遠,臉面模糊不清,勉強能看出是男人身影,畢竟公家支出,監視器能正常運作已經是謝天謝地──之外再也沒有其他人接近,別說榴彈,持槍攻擊也沒有。
  最年輕的那個眨眨累慘的眸說,他們搞不好在修車廠就被人盯上,要不要去查查?
  明天再說。高登將人揮趕回家。
  天知道這輛車進了高譚哪一家修車廠?

  鑑識組回傳的報告,那轎車所剩不多的殘骸裡面有好幾組人類的DNA遺留,身份尚待確認,高登耐著性子不要對那些科學家吼那裡面起碼有三組DNA;等天更深夜更藍時,桌前正翻著報告書的高登因為螢幕上閃現一封沒有主旨、沒有發信人的電子郵件目光一亮,某個不具名的朋友在空白的畫面中,為他填上三個名字,與一個影音檔。


  蝙蝠俠先一步確定那場爆炸當中實際喪生的人身份。一個是義大利籍、勢力龐大、惡貫滿盈的幫派大老,另外兩個雖不熟悉,但多半為背後黏上無數罪名的前科犯。以爆炸地點來看,高登對這幾個男子名的出現並不意外。


  高登拔下眼鏡用力揉揉眉心,然後拉起一擺隨意擦擦反光嚴重的鏡片,點開影音檔。

  沒有聲音,居高臨下的角度,畫質清晰,私人監視器畫面,因為高登確定市政府並不打算在這種地方用上如此高規格的手筆。播放軟體下方的控制面板顯示檔案長度四十五分三十七秒。

  畫面先是框在骯髒的人行道上,接著緩緩捲動,對街兩個魁梧、身著淺色西裝的男人在車身兩側站著,抽煙聊天,對彼此揮劃雙手,接著鏡頭來到義大利餐館門口,畫面來回持續了幾分鐘,高登按下快轉。

  儘管畫面沒有拍出,但據那餐廳與蝙蝠俠發來的人名推測,那條街從頭到尾恐怕佈了不少保鏢打手。
  當時間軸刻度接近五分鐘時一個不斷晃動的黑影從鏡頭下方迅速放大,高登連忙恢復正常播放速度。

  一個頂著毛線帽,駝背、步履闌珊,裹著破舊鋪棉大衣的老人艱辛地抱著一大紙袋的食物雜什緩慢前進。  那紙袋已經綻開了一條縫,裡頭的麵包、蘋果與罐頭隨著步伐搖搖欲墜。

  鏡頭轉到對街,那兩個男人聊的興致高昂,看那下流的手勢顯然是什麼粗鄙的話題;鏡頭又帶到餐廳門口,好幾秒的空洞,緩慢地轉回來。

  高登說服自己耐心看下去。

  鏡頭轉道路面,只見蔬果麵包灑一地,罐頭一個個開心地滾了老遠。
  可憐的紙袋終於鞠躬盡瘁,老人矗在那裡,大概嚇呆了,畫面移開。
  
  隔好一會,老人又出現在畫面上,困難地彎腰試圖探向掉落罐頭與水果,但他老半天搆不到,還一不小心將之踢飛。畫面移開。  

  畫面繞回來時,那兩個穿西裝的男人一個滿臉怒容揮槍喝趕,另一個邊抽著煙邊冷笑將滾至腳邊的洋蔥踐踏碎爛。而老人無助地探出手試圖攔阻,一瘸一拐緩慢跨越街道,高登冷冷哼出一聲,畫面移開。



  接著,回到對街,老人摔倒在路中央,顯然挨了西裝男用力一推,差點被後面的車撞上。

  高登手掌一緊,忍住垂桌子的衝動。


  老人半攀半爬地起身,估計是在那台車喇叭聲催促下,遺憾地回顧那一地的蔬果後離開了。

  之後,畫面不斷來回,那兩個西裝男依然在車旁,聊天,或者發呆。高登大膽地按下快轉,皆是如此。

  當影片快轉接近尾聲時,第三名死者從餐廳出來,靠人行道的那名西裝男為他拉開車門,另一名則進入駕駛座。


  車門關上,鏡頭移開。


  隨即,整個畫面被煙霧與火光填滿

文章標籤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