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俺的鼠窩被書侵占從來不是新聞。

如果說我的床鋪上多了一本小說或漫畫,該消息的重要程度就跟美國多了一個非法移民一樣了無新意。


但現在,我不得不多瞥了幾眼我床上躺著的東西。

《Dual to the Death》,《the five people you meet in heaven》, 《interpreter of maladies》,……

鼠窩,現在被外文書入侵了。




在通勤時看英文小說的緣故,搞得有時候作夢內容也變成英文。

日記,也出現英文。
小說筆記,還是英文。



我只能說,一切,都是因為愛。
為了跟心上人溝通,一切都有可能。





好啦,不耍智障了,再講下去會被女人開刀。

是友情的力量。



女人,你再不跟我說八卦,小心我移情別戀喔。(被揍)


2.
服務業是很高尚的職業。

當你被盧到很煩時,依然要對所有不知情的第三者們擺出和善客氣的態度,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所以請給笑臉迎人的我們掌聲鼓勵,謝謝。



3.

胃痛,一切從簡。


4.

有人可以及時地分享喜悅,真的是很棒的事情。
尤其是不容易感到「快樂」的我而言。

那一個人在身邊,你可以確實地知道他懂得你的喜悅,懂得你為何喜悅,彷彿那種感受當下加乘,膨脹而明確,你可以十分確定的將之定義為快樂,而不再像以往那般難以捉摸,倏忽即逝。

快樂因而不再那麼困難。




5.

相見容易別時難。


雖然早就知道你要來,確切的時間,卻難得知,我只得趕緊準備,免得錯過。


你來的如此突然。倉皇地我只好偷偷掩飾我源於生活的疲憊與狼狽。


我出發時,你尚在沉睡。
你在夢中,我行於途旅,一車顛簸著我因何而起的想念。




你離開的時候,我恰巧無法道別。

追逐空落的房門,燈光筑亮,人早已離去。


留下我借托伴你的書。沒有攢下餘溫。


想想,我們從來沒有好好道別。
昨晚,我向你說的最後一句話是,晚安。


如果我好好向你道別,我又該如何說出,再見,而不在心裡落下眼淚?



誰又來一傾我決泛的思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enasi 的頭像
menasi

日光小巷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