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無配對,有也是你的幻覺
真實閉嘴,在這裡謊言最大。 V怪客一片中語到: "小說是用謊言敘述真實。" 我想,這就是小說對我的意象。 故事會自己說下去,而我們所能做的,唯獨忠誠地記錄它。

目前分類:Words in silence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男孩很膽小。一點點風吹草動就可以將他嚇得翻身跳起,蹲伏戒備的姿態彷彿隨時都要拔腿竄逃。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養傷本來就是一件無聊至極的差事,尤其傷在腿上動彈不得時,更是無奈到了極點。無處可宣洩的精力,在每當男孩出去尋覓食物柴火回來時,便一股腦兒的發洩出來。

  提斯科向來是個擅長哈拉打屁閒混出名的人,要不是憑恃駕駛技術高超、戰技優良,要被流放邊疆絕對只是早晚的問題。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他幾乎忘記到底是如何說服那男孩自己是如何沒有攻擊力──好吧,有鑒於雙方體型上的差異,至少對他毫無攻擊意圖。他只記得這過程十分疲累,甚至比失血過多的腿傷還要叫他困乏。或許多虧了過度蒼白的臉色、幾近昏迷的慘樣救了自己也說不定。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要墜機了。

  提斯科麻木地想著,眼前一片刺目的亮白,或許應當伴隨著轟隆巨響,但他聽不到半點聲音,就這麼失去意識。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