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清水無配對!!!!(這種事情不需要警告好嘛!)
真正需要警告的:布魯斯形‧象‧全‧滅。
部分梗延續前篇:阿福爺爺的專訪,片段滅文,無特定背景,歡迎使用貝爾蝙蝠帶入。

再一次地,本篇的靈感來自於鬼狼,請讓我們一起向他獻上我們最誠摯的熱吻!(臉部被踐踏)




「少爺,請您將冰箱下層打開之後由上數下來第三層的右側拿一個紅底帶有黃色塊、大小約您的掌心的物體。」
「阿福!」少爺兩眼一翻,「我知道蘋果長什麼樣子好嘛!」

「好吧。那,請問這是什麼?」
「還不簡單,是青蘋果。」


阿福深深地吸氣,慢慢吐出來,彷彿深怕再用力一點或再急一點會把脆弱地有如朝露般地少爺的自信心擊墜。
「我的好少爺,這是西洋梨...」

某種程度上可稱之為爺孫的溫情對視片刻。


「鑑於您費時七年的專業訓練──」
阿福!相信我,我知道我這七年裡所涉足的區域並未涵蓋西洋梨的產地。」
要不是擁有前英國情治特工的裡身分,阿福覺得剛剛那犯規地動用到蝙蝠俠式嘶吼的那一聲肯定會驚嚇到自己。
「所以您也沒有到過超市──」
「當然沒有。」
「或者傳統市集──」布魯斯偏頭,「噢,這倒是有。」
「但您依然無法辨別西洋梨與蘋果的差異我相信您這七年如何存活下來的經驗絕對非常寶貴是而必須提供給天然災害應變暨防治中心讓他們編入救災人員訓練教材以及宣導手冊。我由衷懇切地相信這對於當前過度現代化的都市人而言絕對是攸關必要的救命知識。」
阿福臉不紅氣不喘地將這長串的話語以媲美歌劇般地高調與法庭上哈維卯起來廝殺的速度一口氣說完,依然保有英國人素有的嚴謹與清晰。
布魯斯就這麼張著嘴,好半天才擠出話來。

「阿福,請讓我們的焦點回到午餐上。我相信我的胃是當前最需要急難救助的對象。」



***
「我不懂西洋梨與蘋果之間的差別,但我知道如何生吞活剝一條蜥蜴,忍者大師教我的*。」布魯斯認真說道。
「我親愛的少爺,請容我提醒您這菜單很糟糕。您不能夠輕易地獵殺鴿子、蜥蜴、兔子甚至是鱷魚,畢竟在現代化的都市裡這麼做您很可能會在法庭上見到丹特先生因為您將為虐殺動物的行為遭控告違反動物保護條款然後我會接到非常多張的罰單您或許要說錢不是問題但這跟金額大小無關而是名譽我們寶貴的名譽!」


*這句出自鬼狼。請讓我們感謝鬼狼大天外飛來一筆所創造出來的笑點。(拜倒)
***


同樣的情況在丹特家:
「親愛的請你幫我打開冰箱右邊的門,從上面數第四層拿一個紅色底帶黃的圓形水果。」
哈維聞言隨即到家裡那充滿現代感的超大冰箱翻找。
一分鐘之後。

「親愛的你說這個嗎?」

吉爾達看著丈夫一手拿著南瓜一手拿著青椒忍不住歎氣。

「親愛的,這兩個都是蔬菜。」


***


在偉恩大宅絕對不可能發生的事:
「阿福,你需要我幫你買菜嗎?」
「少爺,雖然您身上有衛星定位裝置,但我真正擔心的是盧修斯到時候發現您的位置是在救難人員無法到達的地方。」



***




今天是個很棒的一天。

阿福靠在高背椅上無比舒適且心滿意足地啜了口少爺送的頂級英國花果茶。

高譚難得地風和日麗。


這原本是完美的夜晚,直到接近午夜通訊燈以一種要燒斷燈絲的氣勢十萬火急地亮起。
阿福從容不迫地起身按下通訊鍵,一陣音爆夾雜著嘶啞地怒吼自電腦喇叭彈炸出來。
「── BLACK! I can NOT believe that it's BLACK!!!」
「請容我解──」
「那竟然是黑的而我就這麼相信你你真的太令我失望了──」
「我必須要說、」
「我真不敢相信你就這麼野蠻、這麼魯莽、逕自地傷害了我!我到底做了什麼我都已經在情況許可下盡可能早點回家了你竟然還這樣子──」
「少爺,那不是黑的。」
「他是!他當然是!他黑的可以燒了我的喉嚨!」


阿福忍不住非常克制地緩慢嘆了口氣。
「少爺請容我向您陳述一件事實。在您的保溫杯裡盛裝的確實是咖啡與牛奶比例1:3而鑑於我使用的是不含咖啡因的豆子以及含脂量50%的鮮奶,我相信再怎麼烈那口感也不該淪為用燒灼形容。」

「但那喝起來根本就是黑的!」
「既然這麼高的含脂量所能達成的效果依然如此,為了您的下半身著想我覺得我們還是直接換成黑咖啡更為經濟更為理想···」

「等等!阿福我再喝一口之後我確定是Brown了抱歉請原諒我剛剛沒有專心品味你精心為我調製的咖啡我現在就要回家了不用擔心ETA24:40** Batman Out──」



關掉通訊器,阿福拿起瓷杯,欣賞了一下在骨瓷的潔白映襯下相得益彰的清澈橘紅色液體,他覺得今天真得是再也不能更美好了。

**ETA:預計到達時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enasi 的頭像
menasi

日光小巷

menas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